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

发布:军事时间:2017-09-27 13:06

【岁岁网摘要】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_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面临矛盾重重的东北亚局势和美国“重返亚太”政策, 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似乎越来越难了。 2017年9月18日,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称,2014年,韩美一致同意今后将作战权(战时作战控制权)移交给韩国军方时,将成立韩国军方担任司令官、美军担...

【原标题】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

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

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面临矛盾重重的东北亚局势和美国“重返亚太”政策,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似乎越来越难了。

2017年9月18日,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称,2014年,韩美一致同意今后将作战权(战时作战控制权)移交给韩国军方时,将成立韩国军方担任司令官、美军担任副司令官的“未来司令部”。

未来司令部是类似于韩美联合体制的指挥机构,但在目前的韩美联合指挥体制下,美军是司令官。

而韩媒近日却获悉,驻韩美军领导班子今年初要求中断关于未来司令部体制的讨论,且目前仍处于中断状态。

来自韩国政府的消息人士17日透露:

“今年以来,驻韩美军司令官文森特·布鲁克斯要求中断关于未来司令部的讨论,因此韩美间移交作战权后的指挥结构相关讨论处于中断状态。”

布鲁克斯的要求,可以理解为是想从原点重新研究移交作战权后的指挥机构。

但也有人预测,韩国军方恐怕很难担任新指挥机构的司令官。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战时作战指挥权”?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

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针对战时作战控制权的问题,韩美2014年在华盛顿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最终商定再次把原定于2015年12月1日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推迟至2020年代中期。

但韩联社援引外界分析认为,这其实等同于移交时期被无限期推延。

据悉,推迟在2015年移交作战权,是因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今年6月,文在寅和特朗普又在两国首脑峰会上就作战权迅速移交合作达成了一致。

因此,在两国总统达成协议之后,经过近3个月仍未能进行关于韩美后续指挥机构的协商非常罕见。

对此有人预测,相较于“未来司令部”,美方可能要求成立更加松散的指挥机构,或是在韩美间建立另外的作战体系。

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

(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

【韩美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回顾】

1950年7月14日 朝鲜战争爆发后,韩国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联合国军。

1978年11月7日 韩美联合司令部成立之后,联合国军司令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美联合司令。

1994年12月1日 驻韩美军向韩国移交平时作战指挥权,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由驻韩美军掌握。

2006年9月14日 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就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达成协议。

2007年2月23日 韩美举行防长会谈,商定美方于2012年4月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2010年6月26日 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决定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

2013年5月 韩国政府向美国政府提议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

2013年6月1日 韩美防长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就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进行了讨论。

2013年7月16日 美国证实韩国提议再次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时间。

2013年10月2日 韩美举行第45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就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和条件继续进行磋商。

2014年10月23日 韩美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商定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且未提出新的移交时间。

感谢您阅读韩军方司令梦破灭:韩军欲收回作战权为何又添变数?,本文可能来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往下拉,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2017 岁岁网 皖ICP备1400560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