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式买房:拎着小马扎怀揣几百万1分半选完房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7-11-25 02:36

约1.5万南京人每人手握几百万元银行存单、拎着小马扎排长队登记摇号,抢购3000多套房子,这就是传说中的“南京式买房”,为何会出现“百万富翁排队抢房”盛大场景?

南京式买房:拎着小马扎怀揣几百万1分半选完房

据了解,蜂拥买房的直接原因是供需失衡以及一二手房价倒挂。

新盘实施限价,一二手房价格倒挂的情况,在南京存在已久。比如,一年多来,河西南新房价格都被严格控制在35000元/平方米,比二手房单价少了近万元。

政府方面也十分清楚情况,于是在年底酝酿了一个大招:十盘齐开、首付八成。

“政府的本意是想低调点:首付八成,就应该不会有那么多人来买了吧?放出十个盘,供应量大了,就应该不会疯抢了吧?结果一切恰恰相反,反弹力太惊人了!”一名南京房地产界资深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在高首付驱离了一部分炒房客的同时,改善型需求的饥饿程度远远超过想象。

从11月12日起,南京江女士一家人的精神状态就像坐过山车。那天,她的女婿突然发现,河西有十个楼盘快要开了。

今年5月开始,江女士有笔卖掉老房子的钱一直静静躺在银行账户里,他们想在河西置换一套学区房。

11月16日,江女士带着匆忙准备好的购房证明、银行本票等材料,排了6小时的队登记上了佳兆业城市广场的摇号资格。

她之后看新闻才知道,竟然有4300多人去登记同一个楼盘,中签率只有8%。

江女士这种匆忙准备的行为,被视为购房者里的“学渣”。

“学霸都已经随身揣着材料等开盘好几个月了。”一名南京房地产业内人士说。

紧张、忐忑,直播摇号的那天,江女士眼睛都看酸了。

但就在不抱希望的时候,她竟成了8%中的一个。

女儿女婿激动得深夜都睡不着觉——第二天,他们将像领大奖一般,去售楼处认购。

开盘时,一名信贷客户经理到处递名片拉客户,却几乎没有收获。“有钱人真多啊,八成首付,也没有人要贷款吗?”他自言自语地感叹。

这句话被旁边一名购房男子听到,他接话道:“你不知道我们都等多久了,钱啊,早就准备好了。”

南京式买房:拎着小马扎怀揣几百万1分半选完房

南京式买房:河西是南京最热门的板块

河西是南京最热门的板块,价格也高,对应的是这座城市里有住房改善需求的购房者。

很多人冲着学区而来,佳兆业城市广场、五矿崇文金城等大热楼盘,其学区是南京外国语学校河西初级中学及其附属小学,这意味着孩子将来能入读南京最好的学校之一。

“河西的改善型项目已经有好久没有推盘了,无论是初级改善型还是高端改善型。这次的河西十盘里,有项目甚至已经被拖成了现房销售。”一名熟悉南京市场的地产内部人士称。

对于这些改善型买家,八成首付不是难事,卖掉旧房子进行置换,资金就有了着落。

既然是供需出了问题,在限价的同时,政府为什么不能早点加快、加大供应?

“楼市整体增长太快会被问责,政府为了稳住全市均价,实行平衡策略,放一个低价盘的同时,放出一个高价盘,当市场上没有那么多低价盘来维持平衡时,高价盘就被压下来了。”上述人士透露。

到底是政府压制了高价盘出货,还是开发商在限价情况下不愿意推盘?一名业内人士解释称,主要原因在于政府的节奏,当然也有楼盘觉得现在价格太便宜了,不愿意卖,即便已经达到了预售条件,却没有出卖的冲动。

他预计,今年全年南京楼市的消化量仅有600多万平方米,仅为去年一半。

南京式买房:拎着小马扎怀揣几百万1分半选完房

南京式买房:投资客、炒房客的身影依然不少

“房住不炒”已成为大基调,但在南京这场盛宴里,投资客、炒房客的身影依然不少。

“一二手倒挂,导致存在足够的套利空间。套利空间必然催生强大的购买力。”前述人士表示,首付八成导致几乎无法利用杠杆,但他认为仍有较高比例的买家在投资投机。

在五矿崇文金城开盘现场,一名中年女士穿着驼色大衣、挎着LV包,在紧张兮兮的众人中显得气质从容。她表示,自己是来买房投资的,想买的就是170平方米的大户型,在幸运地摇到号以后,由于需要在三天内付清八成首付,她马上联系了闺蜜一起合伙投资。

在过去一贯的买房逻辑里,170平方米这么大的户型并不抢手,总价低、容易脱手的小户型,或者布局合理的中等户型,往往是最先售完的。

但现在在南京,越大的户型越抢手,开盘现场,不断有人互相询问:“170平方米的还有吗?”

对于大部分投资客而言,他们不差钱,户型越大意味着“赚”得越多。

“300多万元对于投资客来说,在朋友圈很容易就能筹措到,更何况在开盘前,南京有大量过桥公司在对外借款。”一位业内人士称。

王欢(化名)是记者碰到的一个投机客——他摇到了两个楼盘的认购资格。在此之前,他向父母、姨妈、表妹、公司领导都借了钱,凑足了900万元,登记了三家楼盘。

但高昂的首付、新购房三年内不能出让的规定,却限制了他炒房的步伐。

于是王欢想到了一个新招。他在网上叫卖自己摇到的房号,一口价40万一个;由于房号登记身份不可转让,他便称自己可以帮忙代持三年,找房产中介担保,在持有房产证三年后过户。

王欢做着一个美梦:动用900万资金三四天,卖掉两个房号共计赚80万元。

找他咨询者众,不过由于代持风险巨大,直到两个楼盘临近开盘,王欢还是没能将房号卖出去。

记者碰到的另一个投机客查理(化名),则在到处吆喝他的新生意:帮没有了房票的投资客办理购房证明,每单一万元。

尽管整个购房流程已经被政府管得密不透风,那些想赚快钱的人,在利益诱惑面前,仍在费尽心机寻找缝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