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持14年仅拿1600万 深圳最牛钉子户拆迁补偿之争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7-11-25 02:36

“僵持14年,仅拿1600万!”深圳最牛钉子户获赔1.3亿谣言背后真相出炉了,被网友称为深圳“拆迁致富”模范的女业主杨美兰跟记者讲起了这14年的经历。

僵持14年仅拿1600万 深圳最牛钉子户拆迁补偿之争

2017年11月16日,“深圳最牛钉子户搞定,2012年2000万都不拆,现在赔偿1.2亿!”的消息刷爆朋友圈。

随后,朋友圈内容被深圳警方证实为虚假信息。

内容发布者为房地产中介工作人员,为吸引客户来附近买房,通过估算被拆楼房的面积和周边商品房的房价,推测赔偿款为1.2亿。

谣言让业主杨美兰叫苦不迭。她担心其他业主误会自己占了便宜,也心烦那些让她替别人还钱的未知来电。

杨美兰告诉记者,她只拿到1600万,一家几口人正挤在一个小房子里,这些天到处看房,随便一个就要七八百万。

她再也回不去曾经的“豪宅”了。几个月前她还有两个邻居,三户人家三栋楼,占据深圳北站附近面积约四万七千多平方米的空地,隔离网环绕。

这三栋楼几乎成了深圳北站的地标风景。空地旁是一个山坡,山坡上有一块大草坪,周末人们三三两两在草坪上闲坐,看坡下的“豪宅”。

每栋住宅楼占地面积120平方米,高7层,外表是红土砖,乍一看像烂尾楼。“豪”在楼房建筑面积近1000平方米,这个地段的房价,一平方米七万到八万。

2017年5月下旬,大草坪上观景的人们发现:三栋楼,少了一栋。

耗时14年的拆迁谈判有了成效。说服业主胡赛徐搬走的,是一纸二审判决书。

5月末,记者采访三栋楼所在辖区的民治街道办,宣传科邓姓科长没有透露谈判过程,但他不乏自信地预计:剩余两栋楼,两三个月内基本可以谈妥。

不到一个月,两栋中的一栋谈妥:7月中旬,业主邱振攀家楼房被拆。

最后一户业主杨美兰对谈判条件并不买账。一审败诉,二审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8月16日,杨美兰去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诉讼立案登记表。

8月17日,民治街道办邓姓科长告诉记者,谈判过程变数很多,预计时间会延长。

5月下旬记者第一次见到53岁的杨美兰时,她把头发高高盘在头顶,底气十足:“我要等到铁树开花水倒流”。

五个多月后的10月31日,杨美兰在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字,11月6日搬离,离开她闭门不出、“警钟长鸣”、鏖战近七年的地方。

僵持14年仅拿1600万 深圳最牛钉子户拆迁补偿之争

(僵持14年仅拿1600万 深圳最牛钉子户拆迁补偿之争)

杨美兰告诉记者,自己在1993年看到深圳宝安区龙华镇民治村刊登广告,吸引外来资金,开发荒地。

据《申请开发村民住宅用地报告书》记载,1993年1月10日,龙华镇民治村委樟坑村向镇人民政府申请:

为“改善本村村民的生活环境和投资环境,鼓励港澳同胞、海外侨胞回归祖国建设,引进更多的外来资金,发展本村经济”,将“樟坑西”的约60亩山地,荒地开发作为本村“华侨居民新村”。申请获批。

杨美兰让做房地产开发的朋友到深圳市国土局、宝安县调查了这块地的红线图、宗地号、规划图。

1995年,在确认土地合法后,杨美兰买下了民治村委会樟坑村华侨新村68号地段,占地120平方米。

她提供的收款收据显示,1995年6月,她先后支付了3万元和15万元,收款单位盖章均为“深圳市福田房地产经营管理公司龙华分公司”财务专用章。

在付款的同时,她拿到了建房所需的“两证一书”(即《村镇住宅建筑许可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宝安县居民(私人)兴建住宅用地批准通知书》)和报建表。

四份材料的落款时间皆为1993年。

“两证”有效期为6个月,“一书”有效期是一年,证件上标注逾期未使用,自行失效。这说明,1995年杨美兰拿到的是早已过期的“两证一书”。

三栋楼业主买地的过程大体相似。他们介绍,当时由于政府没有规划完旁边的留仙路和梅龙路,迟迟不给他们放线,不能及时兴建,直到2003年街道办通知他们可以开工。

杨美兰介绍,她于2003年10月17日去报建,并按程序到相关部门缴交了市政配套费、地方税收、工程质量监督管理费等费用。

她向记者提供的报建表和相关缴费发票复印件显示,报建时间并非2003年,而是1993年7月12日,但缴费时间确为2003年10月17日前后。

僵持14年仅拿1600万 深圳最牛钉子户拆迁补偿之争

(僵持14年仅拿1600万 深圳最牛钉子户拆迁补偿之争)

发票复印件还显示,2003年10月16日,杨美兰向深圳市宝安区龙华镇城镇建设管理办公室缴费14400元,缴费项目为“乡镇基础设施配套费(保证金)”。

次日,她向深圳地税局保安征收分局缴纳“建筑安装”、“城乡维护建设税—地方”等税目,总计8280元。

2003年10月22日,杨美兰向深圳市宝安区龙华镇城镇建设管理办公室缴纳“工程质量监督费”288元,向深圳市宝安区龙华樟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缴纳“华侨新村住宅区68号市政配套费”25000元,“接水开口费” 5000元。

业主们继续把楼建起来,建了7层,近1000平方米。此前报建表和“两证”核准的建筑面积是360平方米,3层高。之所以盖到7层,三户业主称这是政府统一规划的,深圳设计院设计的规划图,并称他们花了2000元买该规划图。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没等贴上外墙,被强制叫停。“你把钱都收走了,你又不准人家建。”杨美兰满腹委屈。那些缴费收据如今并没有成为楼房“合法”的证据。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在2003年建房前没有重新报建,在未取得有效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建设。

此外,“上诉人主张其所持有各项证书都是政府审批发放,都是向政府逐级报建审批办理,房屋施工整个过程都是政府监管,但并不能因此免除上诉人在证书过期作废后建房钱重新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义务。”

业主邱振攀不理解,如果2003年政府认定这些楼房不合法,为什么要收那些费用,为什么要给他们放线施工?

杨美兰不服,用2007年施行的《物权法》为自己辩护。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的,自动续期。”

二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认为上诉人主张房屋报建手续能自动续期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业主胡赛徐告诉记者,2003年这块地已经成为政府规划用地,计划在附近建高铁站,拆迁谈判就从那一年开始。

2007年,深圳北站动工修建,2011年6月起运营至今。

直至2017年5月,谈判双方依然僵持不下,耗时14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