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志飞与“史上最烂片导演”称号的斗争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2-13 04:21

原标题:毕志飞与“史上最烂片导演”称号的斗争

“当时我就觉得我的职业生涯完蛋了。”1月5日,毕志飞坐在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一家烤串店告诉记者,这是他被封为“豆瓣史上最烂片导演”后的第一反应。时间回到去年的9月22日,这是毕志飞执导的电影《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以下简称《纯洁心灵》)上映的首日。刚过零点,毕志飞就去豆瓣网上搜了下《纯洁心灵》的评分。一个硕大的“2.0”赫然在目。

根据豆瓣的评分规则,2分意味着几乎每位为它打分的网友都给出了一星的最低评价。“豆瓣最烂片”由此诞生。因为口碑太差影响到了票房,《纯洁心灵》上映四天后就紧急撤档。接受记者采访时,这部电影刚刚宣布将在今年大年初一重新上映。

此时的毕志飞对这些骂声早已免疫,“很多网友就是抱着这种凑热闹的心态,他希望你有事,你要没事他就没劲了。”毕志飞喝了一口茶,然后提起茶壶准备给记者倒上一杯。整个采访过程中,他都认真而自信,总能把话题绕到说《纯洁心灵》不好的传言上,然后开始大段大段地辩解。

被豆瓣毁掉的青年导演?

毕志飞与“史上最烂片导演”称号的斗争

《纯洁心灵》讲述了一个表演班17名学生闯荡演艺圈的故事。整部电影有11条线,分别讲述了每个学生以及由毕志飞饰演的班主任的人生经历。故事素材来源于毕志飞本人的硕博生活。2001年,从北方工业大学的工业设计专业毕业后,他去北京电影学院旁听了一年,期间还为了两万元的学费和父母绝食抗议。很快地,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硕士。

2005年毕业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大宋提刑官2》的副导演,但是在开机前被炒了鱿鱼。也正是从这时起,他开始筹备《纯洁心灵》,并同时备考北京大学的影视学博士。两年后,他终于考上北京大学,并在这里认识了家境富裕的妻子。

2012年8月,为了拍《纯洁心灵》,毕志飞向岳父滕威林借了10万元开了家公司。毕志飞的家境并不富裕,母亲是工人,父亲是普通干部,只有经营房地产的岳父滕威林还算有钱。滕威林是金地集团的高级顾问,曾任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目前专注于投资度假养老地产。为了女婿这部电影,滕威林先后投入了一百多万,还利用人脉帮他拉来了不少投资。《纯洁心灵》的拍摄地也是滕威林的地产项目“钻石海岸”赞助的。

2014年春节,《纯洁心灵》在海南三亚正式开机。一个月的拍摄结束后,《纯洁心灵》进入了漫长的后期制作,期间改档三次,终于在2017年9月正式公映。9月22日,当怀抱着满腔电影梦的毕志飞第一次在豆瓣上看到2.0这个分数时,他一下子懵了。那时的他还不清楚2.0究竟有多低,只觉得不敢相信,他赶紧问下了身边的朋友。朋友大惊:“从来没在豆瓣上见过2分,这是最低分啊!”毕志飞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从2005年就开始构思,“花了十二年心血”的电影竟会得到一致的差评。他安慰自己,或许等白天观影人数多了,评分就能上来了呢?

没想到,一直到当天下午四点,《纯洁心灵》的分数依然定格在2.0,且显示有100%的网友打了一星。“我到现在都没研究透。不可能是100%吧,你说呢?它从理论上讲是一个不大可能的分数,你说哪个电影没几个支持者?”毕志飞疑惑地问记者,他觉得电影至少有6到8分。但当记者问他在豆瓣上给《纯洁心灵》打了几颗星时,他立刻回答:“没有打,没什么意义。”

上映第一天,有位投资了电影的沧州股东在股东群里反映,他找人到“沧州最好影响力最大”的影院要求看《纯洁心灵》,结果影院以豆瓣评分太低为由拒不排片。

怒火一下子点燃了整个群的股东,大家都嚷嚷着让毕志飞做出点行动。毕志飞和工作人员一起,写了一篇控诉豆瓣的文章,声称:“一个青年导演花十二年心血认认真真给中国拍电影,被豆瓣一天毁了!”

女主角不敢承认自己演过

毕志飞与“史上最烂片导演”称号的斗争

正是这篇文章激怒了大量网友。“詹姆斯·卡梅隆十年拍出阿凡达,你这12年………跑去挖煤了吗?”“这其实是烂片的一种营销手段!本来默默无闻的2.0烂片,故意把脏水泼到豆瓣身上后就火了!”铺天盖地的差评让毕志飞始料不及。女主角张芷榕甚至“不敢承认自己在电影里出演过”。

张芷榕在《纯洁心灵》中扮演一个为求上位主动要求潜规则的女演员,拍这部戏时正在上海戏剧学院上大三。因为初入行机会不多,所以当毕志飞来学校挑中了她的资料后,她便欣然前往。刚好人物设定是美籍华人,还可以发挥她英文娴熟的优势。

电影中的她浓妆艳抹,表情做作,以至于有网友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得罪了化妆师”。生活中她的喜欢画画和写毛笔字,坚信只有热爱表演才能在这个行业里获得安全感。“之前试映时我看过电影,觉得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现在大家的评价和我当初想的差不多。”在被问到如何评价《纯洁心灵》时,张芷榕先是说“保留意见”,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始吐槽。电影上映后她去广州参加一个活动,一起吃饭的几名不知道她演过这部电影的同事恰好提到这部“绝世烂片”,这让她感到非常尴尬,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头默默吃?饭。

“他就是不管对错,对什么事都很坚持,一定要按自己的想法来。”说起毕志飞,张芷榕的第一反应就是“坚持”。电影中有一场戏是张芷榕饰演的冷成枫讽刺另一个女孩,说她认真学习表演没用,得靠“大哥”和“干爹”。毕志飞觉得她讽刺完后那一回头的眼神太狠,应该带点暧昧和温柔的感觉。张芷榕虽然不同意他的看法,但最后还是妥协了。一个月的拍摄下来,她隐隐觉得这部电影的质量堪忧,“因为很多次我都觉得没演好,但导演却说可以过了。有时候我觉得这样演比较好,他又觉得不对。”

“你不能再这样了!”到了拍摄的倒数第二天,张芷榕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说要罢拍。整个剧组的人都在一旁观看她和毕志飞吵架,面面相觑。为了节省资金,毕志飞请来的演员大多是表演系学生,片酬只有“象征性的两千块钱”。拍摄时正值2014年春节期间,每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大家早已不堪忍受。毕志飞记得,当时因为有几场戏拍到了夜里三点多,甚至有演员经受不住压力偷偷跑掉。“正巧合同也到期了,大家就都不干了,说必须得增加酬金要不然不拍。”毕志飞说。

“大家反应这么大,有没有想过可能是自己的问题?”记者问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