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玉智藏报馆里 收藏了清末至今5万多种报纸

发布:教育 时间:2018-05-18 14:42

在刘玉智藏报馆里 收藏了清末至今5万多种报纸

如果不到刘玉智的藏报馆,很难想象他的收藏规模大到什么程度。

300平方米的展馆、200平方米的收藏馆和100平方米的仓库,被两米多高的收藏架挤得满满当当,密密麻麻的报纸排列整齐,纸张的味道充斥着每个角落。

这个最高学历只有小学三年级的贵阳老人,用了大半生时间收藏了5万多种50余万份报纸,涵盖了清代、民国、解放初期、新中国成立以来各个时期。

一份份报纸,都是刘玉智一处处“淘”回来的。全国各地旧物市场的地摊上、废品回收站,甚至,收破烂的框子里……

老人说,做这一切只有一个最简单的初衷,“报纸上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图案,都带着每一个时代的气息。藏报,实际是在珍藏一段历史。”

50万份报纸跨越百年

在刘玉智藏报馆里 收藏了清末至今5万多种报纸

刘玉智的藏报馆位于贵阳市南明区永乐乡。10年前,刘玉智在这里买下一块荒地,花了6年时间,一砖一瓦自行修建,终于有了如今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三栋二层小楼:由300平方米的展馆、200平方米的收藏馆和100平方米的仓库组成的藏报馆。2012年起正式对外免费开放。

走在刘玉智的藏报馆,就好像走在往日的旧时光。密密麻麻的报纸整齐地摆在收藏架上,一直延伸到约3米高的屋顶,不少报纸都“历经沧桑”,已经发黄变脆,轻轻一碰就可能裂开。尽管破旧,但大部分报纸都经过了刘玉智的修整,或装上了封面,或套上了透明保护袋。

刘玉智自豪地向记者展示着他的“珍品”。从清末至今的5万多种50余万份报纸,时间跨度100多年,涵盖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商业、工业、体育等各种专题,让人目不暇接。不仅能看到《国民日报》、《救国报》、《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等具有很高收藏价值的报纸,伞报、金报、生肖报、寿报、“中国第一小报”等制作新颖的报纸也陈列其中。

馆藏报纸中最早的报纸,是出版于清朝同治年间的《申报》,已有100多岁“高龄”。而清末第一大报——宣统年间的《政治官报》、1917年1月1日至1927年3月1日的《大公报》合订本等孤品、精品,同样弥足珍贵。

除此之外,丝绸材料的《人民日报》以及大量各类报纸的创刊号、停刊号、复刊号、号外、特刊、特种报等具有特殊节点的报纸,都让刘玉智爱不释手。

在刘玉智藏报馆里 收藏了清末至今5万多种报纸

“这是《今日都市》,就是现在《贵州都市报》的创刊号,它可是全国最早的都市报。”刘玉智用一种对待宝贝般小心翼翼的姿势从柜子里拿出报纸,“创刊号是一家报纸诞生的标志,是它第一声呐喊的历史记录。”

他告诉记者,从1993年8月1日《贵州都市报》刊号开始,他收藏了24年来的《贵州都市报》,几乎一张不差。“包括所有的号外、特刊、纪念刊,连伞报我都有!”

“有时翻看这些旧报纸,可以看出当时社会生活中的小插曲,很有趣。”在刘玉智眼里,《贵州都市报》是本地发行的报纸,不仅记录着本地的社会历史、风土人情,也珍藏着一代人无数的回忆。

从摘抄报纸到集报

生于1943年的刘玉智,上世纪60年代在贵阳市面粉厂担任通讯员。然而,由于仅仅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写作起来相当吃力,经常感觉“书到用时方恨少”。

在那个车马都慢的年代,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大凡爱好写作的人都喜欢报纸和书籍。于是,刘玉智想着可以利用单位每年订阅的《贵州日报》,加强学习。对当时只有20岁的刘玉智来说,没有比“多学点文化”更紧要的事了。

每天报纸一到,他就迫不及待地翻开仔细阅读,把他认为实用的词句、段落分类抄写下来,死死地记在脑子里,然后应用到写作中。“报纸就是一本《百科全书》,什么内容都有,它是今天的新闻,明天的历史,我们可以在其中了解人生百态,学到很多知识。”刘玉智说,今天的人们已经无法想象那时大家读报的热情了。

在刘玉智藏报馆里 收藏了清末至今5万多种报纸

有时在报纸上读到喜欢的内容,抄写几遍还觉得不过瘾,他就小心地剪下来,贴在一个小本子上。后来,光靠人工抄写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刘玉智对知识的渴求,在征得单位领导同意后,他干脆把自己读过的报纸都收集起来。

彼时,没人看重书桌上一摞摞越堆越高的报纸。直到1964年,刘玉智认定自己有了一项重要的事业。

“一天下午,我路过贵阳老旧货市场金沙坡,看到一叠旧报纸,最上面的那张《新黔日报》报头还是套红的,觉得很稀奇。”于是,刘玉智毫不犹豫地花1元2角钱把这叠报纸买了下来,这对于当时每月工资只有31元的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刘玉智还记得,拿回办公室后,时任中央派驻粮食局的四清干部徐作钦拿着这一叠旧报纸翻看:“小刘,这是好东西啊,这可是现在《贵州日报》的创刊号,非常珍贵,很有收藏价值。”

刘玉智这才意识到,报纸不仅有文化属性,还有文物属性,是正在被记录的历史,是未来人们凝视今天世界的窗口。

刘玉智就这样和报纸结缘了。从收藏《贵州日报》开始,逐渐扩大范围,各种类型、多个年代、具有历史意义的报纸都成为他收藏的对象。

妻子说他着了“魔”

在刘玉智藏报馆里 收藏了清末至今5万多种报纸

一份份报纸,都是刘玉智一处处“淘”回来的。省内和贵阳市内机关、学校的资料室、废品回收站,甚至,收破烂的框子里……几年下来,他收藏的报纸已经堆满了一个小屋。

可那是一个多变的年代,一场“文革”,刘玉智成为批斗的对象,被他当做宝贝一样收藏的报纸,也顷刻间化为乌有。“上百份创刊号,几百份‘文革’期间的报纸都没了,当时真是好心痛哦。”刘玉智说。

他并没有就此放弃。1982年,刘玉智打定主意重操“旧业”。

“为了收报纸,他就像一个捡渣渣的人,背上背一个编织袋,满身灰尘和泥土,成天窝在废品垃圾站和废旧书报市场里。”妻子蒋学美说刘玉智像着了“魔”一样,每天除了睡觉,几乎看不到人。

蒋学美嫁过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半桶煤,一个锅。认识刘玉智那会儿,蒋学美喜欢的是他的才华,“写了一手漂亮的字,单位上的墙报都是他在写。”可为了这些报纸,她已经记不清和他吵了多少回,闹了多少次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