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网科宣告落幕 触网试水终以失败告终 王健林电商梦重启?

发布:互联网 时间:2018-05-31 14:30

万达网科宣告落幕,触网试水终以失败告终,王健林电商梦重启?王健林的万达网科集团自去年10月起大规模裁员,近日已进入收尾阶段。 回看万达进军电商的6年路,探索虽未停止,但“小目标”却难以达成。王健林梦想的背后,是万达基因的缺陷?模式的滞后?还是战略的迷失?是否会续写悲剧呢?

万达网科宣告落幕 触网试水终以失败告终 王健林电商梦重启?

万达网科宣告落幕

2014年8月,王健林与马化腾、李彦宏联手,高调宣布出资200亿元成立万达电子商务公司,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商业模式。其中,万达持股70%,百度和腾讯各持股15%,取名飞凡网。

这一合作也被外界誉为“腾百万”。彼时,多数媒体看好“腾百万”的发展,认为其将成为阿里巴巴电商体系的最强劲对手。

王健林在当时的一次内部会上强调,万达所有的网上资源必须全部统一划给飞凡网,资源要集中,不允许各系统单独搞电商。

可惜的是,三大巨头的合作只持续了两年。2016年8月,万达突然发布声明,称三方未实现投资性合作,飞凡网一直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

万达“独食”,合作失效,一地鸡毛。

“腾百万”宣布瓦解后仅2个月后,万达又成立了网科集团,该集团初始业务从万达金融集团分拆独立。

拆分后,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保险、投资业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等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

万达将此举定义为“第四次转型”。显然,王健林对网科集团给予了厚望,他还要求网科集团在2018年盈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整体上市。

主体多次变更,与巨头“闪婚闪离”,让媒体对万达的电商之路产生了质疑。而万达电商的CEO们以及豪华高管团队,更是失去了耐心。

频繁的高管变动,外界开始重新审视万达电商的理念。外界热议,800万年薪为何留不住个CEO?

在离职一段时间后,第一任CEO龚义涛直指问题所在:管理机制和思维理念不符。

据万达集团公布的2017年业绩显示,在万达的四大集团中,网科集团年收入58.6亿元,完成全年计划的90.1%,仅占万达集团总收入的2.58%,在万达所有业务中排名倒数第一。

目前,网络科技集团已不再作为单独的业务集团存在。万达集团的官网也进行了变更:此前万达分为四大业务集团,分别为金融集团、文化集团、商业集团和网科集团。如今已变为金融集团、文化集团、商管集团和地产集团。

分析人士认为,万达和互联网企业都想为商家附能,但其中存在差异,且实际操作存在难度。具体来说,例如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强调的是可以智能化地推送顾客的需求。

而在万达入驻的商家,多数大品牌都有各自的会员体系,万达只能借助飞凡App(飞凡通)推送信息,再试图利用其打造资金闭环。

飞凡通的官方介绍为集身份认证、支付、储值、积分、权益、理财、信贷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串联用户线上线下行为的唯一数字通行证。

从实际情况中也可看出,飞凡通的用户粘性还相对较低。有媒体曾进行过调查,发现万达内很多商家都未安装飞凡通,商家们还是主推微信和支付宝及美团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