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5-05 15:39

原标题: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离开建川博物馆的那天,我第四次参观了「512-612震撼日记馆」。

建川博物馆是一个博物馆群落,位于成都大邑县的安仁古镇,由民营企业家樊建川买下500亩地建立。十年前,这里是一片河滩地。现今,25座场馆已经建成开放,是国内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的民间博物馆。

汶川地震后一个月,震撼日记馆正式开放。其中展品均为馆方在地震时前往灾区现场收集的物品,展品数量在开馆后仍不断补充。日记馆以震后一个月的时间推进,将2000多件文物以时间顺序排列,试图还原震后初期人们的真实感受。

四次拜访过程中,我与讲解员及博物馆文宣办都进行了交谈,逐渐丰富了对这座博物馆的认知,也知道了更多展品背后的故事。因为一些原因,馆内的文字说明是有限的,但如果有心,参观者能够留意到几乎每一件展品的背后都有远远未尽的故事。

汶川地震十周年回访,我走过许多遗址和纪念地,但没有一处像这里,拥有这样多的细节与情感——关于死难者的、具体而微的故事。残酷与温暖并存,自省与希望并生,让这段痛史有了血肉。

托克维尔说过,「当过去不再照亮未来,人心将在黑暗中徘徊。」庆幸人们能够拥有这样一座博物馆,为那场牵动人心的灾难留下了具体的物证与纪念,如馆方所言,「人走物留,直到永远。」

文|卫诗婕

编辑|刘斌

图|卫诗婕(除署名外)

1

在刘棉村的山头,樊建川曾捡走一块门牌。那是一个依山而建的村庄,地震时爆发泥石流,整个村庄被埋了。

生者捡了门牌匾,用粉笔在上面写「安息吧亲人」,点上香烛后离开了。还没等蜡烛烧完,樊建川带着工作人员赶到了。他一眼望见这个牌子,「马上就捡走了。」震后几天阴雨不断,他怕雨水冲掉上面的粉笔字。现在,这块牌子用相框裱起,挂在博物馆内的墙上。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博物馆里还有许多看起来类似的物品:连接道路、疏松灾民的木头桥,武警喝壮行酒后砸破的酒碗碎片,用于空投物资的降落伞……

物品旁的解说文字通常不会超过60字,但如果对地震了解得更多——以汶川为例,道路没有在第一时间疏通,阻碍了后续的救援——也许会从这些物品本身思考出更多蕴含的意义。

遇难者的小提琴、煤矿里挖出的算盘,以及绵竹年画村(全村被埋)的年画墙碎块,都被带回了博物馆。因为收集废弃物品,馆长樊建川曾一度被大众戏谑为「捡破烂的」。在一次采访中,他这样解释自己收集的标准,「什么东西能够证明这件事的存在和发展,就值得被收藏。」

馆中最令人驻足的物品,可能要数一件新娘婚纱。地震时,一个摄影师带着六个新人在鸳鸯池拍摄婚纱照,一对新人当场遇难。一个月后,樊建川带领工作人员回到现场寻找新人的遗物。因为水源堵死,且有尸体在其中腐化,本来清澈的湖水已经成为一潭死水,人们不得不在湖面铺洒许多层石灰消毒。

最终,樊建川用木棒找到了一截染血的婚纱。这件婚纱连同新娘曾穿戴的花环和高跟鞋一起,被放进了展厅。展品的上方,写有这对新人的爱情故事。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2000多件展品中,一封书信尤为重要。地震发生后,成都市民李培芳给时任市长葛红林写信,呼吁「抗震防灾,以防为主」。她在信中写下几点:1.督促各基层设立抗震防震机构;2.对已建房屋及建筑物,重要的设备设施进行普查,对未设防及未达标的建筑进行加固;3.加强设防管理,把好设计关。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市民李培芳写给时任成都市长葛红林的信

在信纸第一页的顶端,留有市长亲自批复的字迹。

2

5.12地震发生后,樊建川很快就决定成立震撼日记馆。工作人员白天去灾区收集文物,夜晚消毒,次日,前一天收集来的文物就被摆上展台。仅一个月,博物馆就向公众开放了。

这里不同于国内任何一间博物馆的明亮、精致。日记馆的白色水泥墙看起来涂抹不匀,像是一座毛坯楼。地板是钢筋材质的。每隔十米左右墙上就有破洞,洞里是不同震区现场的还原:破碎的瓦砾、废墟、裸砖,和暴露在外的钢筋。参观时,一股夹杂着粉尘、铁锈的气味,偶尔钻进鼻腔,隐隐约约,是废墟的味道。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鸟巢的中方设计者李兴钢也参与了馆内的设计。展品按照自身所代表的时间顺序,密集地陈设了两层楼。每一道门槛上贴着一张日历,从5月12日到6月12日,一间间房的天花板上印着黑色的统计数据:遇难者、伤者和捐赠金额。

设计者们力求还原震后初期的观感,参观者们行走数千米参观路线的同时,走的也是震后30天一个城市的重建,以及六万多人最后的生命历程。

日记馆的门前竖着一块牌子:馆内部分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请未成年人在成年人陪同下观看。正如它的名字一样——「震撼日记」,细细地全程走一遍,确实有不少震撼。

一幅幅影像记录着一张张真实的脸:三位困在大山里三天的灾民,艰难跋涉30多公里终于走出大山,情不自禁地相拥痛哭;穿着粗布、土鞋,将年迈母亲放进竹筐里背离灾区的中年男人正在擦汗;一位母亲哭着呼救,请人尽快救出还埋在废墟内的儿子……

我走过许多地震纪念地,这里拥有最多细节与情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