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与SHAREit 中国科技企业出海的两种“时差”

发布:科技 时间:2018-05-08 22:42

小米与SHAREit 中国科技企业出海的两种“时差”

文 | 壹观察 宿艺

几乎所有中国科技企业2018年都将目光看向了海外。

首先是智能手机市场,继2017年之后,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加速掉头下滑,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统计数据达到-26.1%。业内预计在2020年5G到来之前,中国手机市场“寒冬”还将不断加剧。提前出海的小米在印度市场已超越三星成为当地份额最高的手机品牌,OPPO和vivo在印度和东南亚主要市场皆进入TOP 5,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启动了“全球化二次创业”,目标未来三年进入全球前5,其中海外市场占比超过50%。

互联网方面,国内市场获取新用户成本高,天花板效应突显,BAT巨头们全球化也在加速,比如阿里继收购或入股印度和东南亚主要电商与支付平台之后,今年3月又向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追加20亿美元的投资,持股比例达83%,随后4月又宣布调任“十八罗汉”之一、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彭蕾出任Lazada董事长,专注推动阿里全球化业务。

“独角兽”企业也在行动,今日头条、滴滴都在全面推动海外市场布局。2017年11月今日头条就连续宣布了直播平台Live.me、新闻聚合平台News Republic、短视频平台Musical.ly三大海外内容投资与收购。而在美团收购摩拜之后,意味着在预估收益降低和风险加剧趋势下,风口和独角兽企业在中国市场越来越“速生速死”,资本越来越急躁并倾向“落袋为安”,创始团队在巨头格局和资本裹挟下已越来越难以把控公司未来。

还有一种是在2015年前后选择“All in海外”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其中不乏成功者,如SHAREit(茄子快传)、猎豹移动等,都已成功“收割”了数亿规模的海外移动互联网用户。SHAREit(茄子快传)更是在过去三年中以200人的团队在海外市场拓展了超过15亿用户,成为印度,印尼、等新兴市场普及度超过80%的“国民应用”,被海外媒体称之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的领军企业”。

关键时刻,选择真的很重要。出海,既是现阶段低成本规模获取新用户的需要,也是决定企业未来市场格局的必然选择。

中国企业出海的两种“时差”选择

互联网行业“时差”最早由软银董事长孙正义提出,发达市场的互联网企业可以利用产品、运营、资本等已有优势,选择恰当时机进入新兴市场,通过“降维时差”获得市场先机和规模优势。实际上,中国互联网的前15年就是美国互联网“时差”的翻版。不过在产品、经验和资本落后的情况下,中国互联网企业通过惊人的学习能力打完小抄,在本土化的各种因素下最终完成了积累和崛起。从智能手机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始,中国企业在产品、运营、资本运作上开始走上自主模式,成为与美国企业并肩的全球移动互联网“两极”,并最终在海外市场实现了正面“短兵相接”。

从中国科技企业目前出海方式来看,大体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时差”模式:

一种是产品和资本的直接输出。这非常类似15年前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降维时差”模式。好处是产品在中国成熟市场残酷竞争环境下得到验证,在小修小改的优化之后可以迅速出海,抢占“时差”先机。这种模式最具代表性的是智能手机和短视频行业。依靠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期屡试不爽的“性价比”模式,小米用了三年时间就掀翻了三星成为印度市场份额第一,其中仅红米5A一款机型出货量就高达350万台,占比当季小米印度整体出货的39%,印度当季整体智能手机出货的12%。短视频APP领域以印尼市场为例,其视频类APP榜单前五名,除了第二名是来自美国的YouTube Go,其他四名分别是来自中国的抖音、快手、小影、火山小视频的海外版本。

当然,此种模式的问题也显而易见:产品和模式照搬意味着门槛较低,很容易受到后进入企业或本土企业的冲击和再次收割。比如在印度市场,荣耀在解除利润硬指标,强调规模增长之后,2018年第一季度很快取代小米成为当地增速最快的手机品牌。同时,海外新兴市场当前整体用户规模、网络基础设施、移动互联网付费习惯等与中国市场实际上差距巨大,往往更早地在当地遇到类似中国市场的“天花板”瓶颈,商业变现也更为困难。

以印尼市场为例,曾有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想复制国内的“一元夺宝”模式,但实际上印尼只有30%的人拥有银行账户,“一元夺宝”目标的中低收入用户群支付体系并未建立,仍需要通过当地电信运营商渠道付款,后者抽成比例高达30%,这让该企业初期发展就困难重重。

另外一种是直接基于海外本土市场需求的“All in”创新模式。这种“时差”是利用的中国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锻炼的敏锐市场嗅觉和产品创新意识,往往在中国市场并没有对标产品,但因贴近新兴市场需求而更受当地用户强烈认同。以SHAREit(茄子快传)为例,在中国市场“SHAREit”和“茄子快传”普通用户知道的并不多,但印度、印尼等海外新兴市场几乎所有手机用户都会安装SHAREit(茄子快传),这完全是用户自发的主动行为,用来弥补当地市场网络及WiFi不足的缺陷。

SHAREit从跨平台的近场传输App,成功切入短视频、电影、音乐、图片、应用的内容领域和社交领域,成为海外新兴市场用户传输量最大的“一站式优质内容分发平台”。在中国市场,你很难理解SHAREit的产品定义和商业模式,但是在缺乏移动网络甚至WiFi环境的广大新兴市场,SHAREit却承担了当地用户80%以上的内容传输,满足了用户对不同类型优质内容的获取——使用——分享完整闭环需求,实际上有些像今日头条+爱奇艺+QQ音乐的混合体APP,成为解决当地用户强烈痛点需求的“国民应用”,口碑和普及度远超过中国、美国和本土的同类产品。时至今日,该创业团队已经从初期的10人发展到200人,业务遍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15亿用户,稳居39个国家Google Play工具类榜单排名第一,64个国家App Store效率榜排名第一,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的领头羊企业。

中国科技企业出海的本土化“启示录”

很长时间以来,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边界就是中国大陆的地理边界,这个由12.8亿移动互联网用户构成的全球最大市场,足以支撑起互联网巨头所需的人口红利。智能手机、高速移动网络、移动支付体系普及,更是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但福兮祸兮,过于依靠国内市场,再加上各种特色的本土化,导致中国互联网巨头们在国际化上相对犹豫和缓慢,不仅与天生国际化的美国企业形成了“隔代时差”,甚至落后于很多All in的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