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5-14 01:54

原标题: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三张面孔》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

搜狐娱乐讯(编译/麦咪 来源《好莱坞报道者》等)贾法-帕纳西的电影总是擅长讨论伊朗的男性专权与女性地位之间的挑战,《三张面孔》也不例外。本片是帕纳西被伊朗当局禁止导演电影以来拍摄的第四部故事片。正如它的片名“三张面孔”一样简单,它指的是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三位女演员,这是一部预算很低但绝对纯粹的伊朗电影。在崇尚和追寻自由选择和释放心声的时代,《三张面孔》又一次回到了伟大电影的序列中,它很容易让人想起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随风而逝》(1999年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大奖)。在这里,一个来自城市的人来到了一个遥远的山村,他肩负着一项使命,那就是让人们挣脱传统观念的牢笼。

尽管帕纳西的护照已经被伊朗当局没收(戛纳电影节遵循了悲伤的传统,在电影节为他特别留了空位),但帕纳西显然能够在国内四处活动。在这部影片中,他扮演自己,出现在电影中,他驾驶着一辆SUV出现在毗邻土耳其和阿塞拜疆的西北部。影片以一个歇斯底里的女孩拍摄的一个颇具戏剧性的视频开始。她指责著名女演员本纳兹-贾法瑞无视她的求助。她最大愿望是成为一名演员。事实上,她已经被德黑兰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录取,但她的家人拒绝让她离开家去学习。在视频的最后,她在一个洞穴里拍摄了一段视频,她在脖子上放了一根绳子,然后上吊。

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这段令人不安的视频被女孩的朋友送到了帕纳西手上。显然,视频来得太晚了,没有人可以救下女孩。帕纳西找到了本纳兹-贾法瑞(她也扮演自己的角色),两人一起在深夜驱车前往位于高山上的土耳其-阿塞拜疆语区,试图找到那个女孩,看看她是否真的已经死亡。

贾法瑞在帕纳西身旁的座位上辗转反侧,正如帕纳西所猜想的那样,这段视频可能是真实的,那个女孩并不会欺骗任何人。按照一般的故事讲述方式,他们只要一步步揭开视频的神秘真相就可以。但相反,本纳兹-贾法瑞的紧张情绪预示了新的戏剧爆点——一种可怕的黑色幽默揭示了为什么这个女孩的自杀会给她带来麻烦。贾法瑞突然产生了一个质疑:帕纳西最近向她提出了一个关于自杀的剧本。这一切都是她花钱的把戏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她就会做出报复。

影片在汽车里的画面是在一个精心设计的场景中完成拍摄的,它最大程度地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两个人来到了山村,从当地居民那里很难得到确切的消息,但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自杀女孩简陋的家——这个女孩已经失踪三天了,附近也确实有个山洞。

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帕纳西曾是基阿罗斯塔米的助手,但他缺乏大师的幽默天赋,这种幽默会使基阿罗斯塔米的作品看上去非常人性化,令人赏心悦目。在帕纳西的这部电影中,即使是在处理最具戏剧性的谈话时,人物的语气和台词也显得非常乏味。比如,一位农夫堵住了道路,他对牛的繁殖和如何让母牛生产之类的话题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而关于阳刚之气的话题在那天晚上出现,还有一位老者向贾法瑞解释,他在天黑后走进村庄,在一个男孩的包皮被环切之后,她对包皮的问题感到奇怪,而当他告诉她一个男孩的命运取决于他的包皮时,我们才能碰触到那个梗。

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与此相反的是,女性在这部电影中却只能保持容忍和沉默。在自杀女孩梦想成为一名女演员时,年轻的她被强迫订婚,所有人都希望她能尽快安定下来,忘记这一切,因为那里的传统观点认为“没有规则,一切都会分崩离析。”还有一个傲慢的女人也被世道冷落了——前女演员、舞蹈家莎扎娜德独自一人住在村外的一间小房子里。值得注意的是,她从来没有出现在银幕上。如果她注定要成为“第三个面孔”,那么她就是隐形的悲剧人物。她告诉贾法瑞,她对电影导演对待她的方式感到痛苦,宁可过着隐士生活,写诗和画画。村民们最担心的是,她为那些年轻的、令人讨厌的“女性逃亡者”树立了独立的榜样,鼓励女孩们独立思考。

影片中的三个主要人物都是非常生动的素描。帕纳西在汽车里扮演“木偶大师”,这是一个稳定可靠的线索人物。贾法瑞是一个相对入世的女人,她思考自己的境遇,与生活达成和解,可以与人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作为一名有抱负的女演员,莎扎娜德是一个清高又直言不讳的年轻女性,她似乎不太可能被任何人吓倒。说到这里,最后的镜头是一段蜿蜒曲折的道路,这条蜿蜒的道路上有两个单身女人正在行走,载着小母牛的卡车正在进城。这是一个多么巧妙的隐喻。

外媒评《三张面孔》:女性逃亡者的生动素描

《三张面孔》主创亮相发布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