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朱临路正式起诉浅宇 占南弦会相信温暖没泄密吗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5-16 22:19

南弦母亲突然回国 朱临路正式起诉浅宇

占南弦急匆匆地来见回国的母亲周相苓,母亲一提到温暖,就勃然大怒,当年若不是温暖任性分手,南弦也就不会一蹶不振,南弦父亲也就不会在空难中意外身亡!这么多年,周相苓始终无法释怀此事,她一直活在痛苦之中,而且,这七年来,是薄一心不离不弃地陪着南弦,如果南弦就这么和温暖在一起了,怎能对得起一心?周相苓说到激动处,不由得泪流满面,南弦连忙为母亲擦拭泪水。这时,薄一心满面春风地推门而入,周相苓对一心态度和善,还热心地打听一心父亲的病情,看来,薄一心才是她中意的儿媳妇。

南弦准备回公司忙工作,薄一心送他出门,南弦心知肚明,一定是一心在母亲耳边嚼舌根,说了温暖与自己重归于好的事情。一心无法隐瞒,只能坦然承认,南弦板着脸,他知道此事无法隐瞒一辈子,但也不希望母亲一回国就不开心。薄一心只好尽全力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保证会多陪伴南弦的母亲,说着话,她情不自禁挽住了南弦的胳膊。南弦不自然地咳嗽一声,一心才意识到行为不妥,讪讪地松开了手。

薄一心有些失落地回到屋里,周相苓叹了口气,南弦为什么就是对温暖念念不忘呢?薄一心无可奈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周相苓很了解儿子的个性,当年南弦与温暖分手后是那么痛苦,让她几乎以为,快要失去这个心爱的儿子了。所以,周相苓实在没办法原谅温暖,她害怕看见儿子再次落入那样痛苦的境地。事到如今,周相苓认为,唯有跟温暖把话说清楚,让她主动退出,才能让南弦死心。

温柔在家里收拾衣物,朱临路忽然拜访,称自己即将出差,让温柔帮忙盯着代中。温柔几经犹豫,还是开口告诉朱临路,温暖和占南弦在一起了。朱临路并不意外,他已经尽全力向温暖表白,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奔占南弦。而温柔现在最担心的是当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温暖因为当时伤心过度,所以失去了那段记忆,万一占南弦说漏了嘴,让温暖知道父亲的去世不是意外,她一定会崩溃的。

晚上,占南弦回到别墅,温暖贴心地为他按摩,正当两人浓情蜜意时,南弦忽然接到高访的电话,得知代中在英国对浅宇提起了诉讼,正是关于阿尔法的竞购案!占南弦火急火燎赶到公司,高访和管惕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朱临路聘请了最专业的律师团队来告浅宇,这次真的火烧眉毛了!占南弦知道,现在只能见招拆招,几人匆忙连夜赶往英国,南弦给温暖打电话,但温暖睡觉未接听,他只好发短信告诉温暖,公司有事,自己出差一段时间。

浅宇与代中谈判,占南弦希望能够私下和解,而朱临路却拿出了王教授与浅宇签约的合同照片,这份强有力的证明让南弦等人目瞪口呆,很显然,朱临路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和解。高访很不解,不知道朱临路通过什么渠道拿到了合同,占南弦注意到,朱临路拿出的文件只有两页纸。管惕仔细回忆,想起自己曾经弄丢了两页合同,只有丁小岱和温暖经手了,他便赶紧先给小岱打电话。

丁小岱回忆道,就在那天,文件被温暖拿回了家。占南弦听了这番话,只想自己冷静一会儿。管惕和高访离开后,占南弦独自沉思,朱临路得意地坐到他旁边,提起自己曾陪伴温暖七年,如果温暖知晓占南弦做过的手段,不知还愿不愿意重修旧好。占南弦很有信心,不管怎样,温暖最终还是奋不顾身回到自己身边。另一边,温暖一遍又一遍拨打占南弦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薄一心工作后回家,发现潘维宁守在门口,她吓了一跳,迫不及待地要和潘维宁划清界限,潘维宁只好告诉一心,自己有占南弦的消息。

原标题:温暖的弦南弦母亲突然回国 朱临路正式起诉浅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