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中的武术高手董亚生:习武助我破获要案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5-16 23:29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张蕊)董亚生是北京通州的一名民警,也是中国武协会员、国家武术一级裁判、中国武术七段。说董亚生是武林高手,并不是谦虚。但他并没有电视中“武林高手”的张扬,相反给人的感觉是极其的谦虚和内敛。

习武数十年,不仅锻炼了董亚生的毅力、耐力、反应力以及身体协调性,还对他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习武不仅能让身体好,还能让脑子的反应变快,有助于查找线索,破获各类大要案。”在这一点上,董亚生受益匪浅。

2017年,传统武术,特别是太极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对于这一点,作为中国武术中的珍稀拳种——蛇鹤太极拳的传人,董亚生特别不服气,“太极怎么不能打?正经八百练太极拳的都能实战,不能实战的那是太极操。”

“以前很多镖师练的就是太极拳,你说太极怎么可能不能实战?”采访中,董亚生一再强调,太极拳绝对是“能打”的。

董亚生从小习练传统武术,习武40年来,他先后习练过拳、刀、枪、剑、鞭、流星锤等多种拳械,多次在中国传统武术比赛中获得冠军。2017年11月,在峨眉山举办的第七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上,董亚生一举夺得“男子D组九节鞭一等奖”和“男子D组其他传统太极拳一等奖”两项金牌。这次比赛,有38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武林高手参加,但像董亚生这样夺得“双料冠军”的实属罕见。

用习武方式静心思考助侦察机关破获杀人案

1979年,18岁的董亚生成为了一名侦察兵。5年的军旅生涯,让董亚生的身体里充满了侠义之气。1984年,他来到通县公安局(现通州公安分局),开启了从警之路。之后的34年中,董亚生先后在分局基层单位、机关和看守所工作。

大约是常年习武的缘故,董亚生给人的感觉不仅是神采奕奕,更兼之沉稳、机敏和专注,在担任管教民警期间,他特别善于给在押人员做思想工作。11年的管教生涯,他破获了一大批社会关注度高、人民反映强烈的重、特大案件。

对于董亚生来说,每当工作遇到瓶颈、感觉烦躁不安、无从下手时,董亚生就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静下心来,悉心练武,排除杂念。

“当真正静下心时,再去一幕一幕的回想手中的疑难工作,仿佛突破口就在眼前。”董亚生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董亚生这么说是有原因的。2010年,董亚生和一名在押人员张某进行例行谈话时,从张某的神态和举止中隐约察觉到异常,但几次谈话,始终无法突破。

于是,董亚生索性将案子暂时放下,用习武的方式凝神聚气、静心思考,反复回忆、思考,并分析谈话的细节和对方的情绪变化。

几天之后,董亚生又一次找张某谈话的时候,他有意抓住了张某回答问题时的漏洞,步步紧跟,最终张某检举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为侦查机关破获积案提供了重大线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董亚生获得了很多的荣誉。个人一等功1次、个人二等功2次、个人三等功5次,被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系统特殊人才”“全国公安监管系统深挖犯罪工作先进个人”“北京市政法系统先进个人”“北京市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民警中的武术高手董亚生:习武助我破获要案

摄/记者杨小嘉

传承蛇鹤太极拳教导徒弟练武无捷径

有关资料显示,蛇鹤太极拳是由武当山道士赵吾真始创于明代早期。赵吾真百年后,其曾孙赵振北得到真传,将此拳推向极致。蛇鹤太极拳特点刚柔并济,击法连贯、独特,意、气、力三鼎合一。到明代中晚期,蛇鹤太极拳在湖北、河南、安徽等地流传甚广。

相传赵振北晚年时期曾给自己的弟子立下了“历代单传”、“传男不传女”的门规,每一代只传承一个弟子,且只传男性,不传女性。这种几近苛刻的传承方式使得蛇鹤太极拳传承日渐稀少,严重影响了它的普及,使得世人“只知其名,未见其形”。

建国后,蛇鹤太极拳传人赵玉坤由湖北省麻城县城关移居通州,他没有子女,一身绝技无人传承。一次偶然的机会,年过古稀的赵玉坤在通州西海子遇见董亚生,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人品好、有天分、具有一定武术基础的小伙子,于是将蛇鹤太极拳绝艺倾囊相授。

董亚生早年在部队当过侦察兵,一直爱好武术。学习蛇鹤太极拳后,30多年不曾松懈。2007年,经北京武术协会研究及各界武林同仁的一致认可,董亚生发起成立了北京武协蛇鹤太极拳研究会,使蛇鹤太极拳在北京地区得到传承发展。

不过,董亚生心中始终有一个心结:蛇鹤太极拳在师父那一代就差点失传,千万别在自己这一代断了,所以一定要好好物色一个传人。但蛇鹤太极拳比较有难度,要求习练之人要有基础、悟性高,还要肯勤学苦练。

许多慕名来找董亚生学拳的人,不是年纪太大了,就是天资欠缺。曾有人跟董亚生学过5年之久,最后还是主动放弃。所以董亚生也很发愁,眼看着自己已经年过五旬,徒弟还是没有着落。

机缘巧合,董亚生遇到了中美混血儿李苳娜。李苳娜身材比例匀称,骨骼弹性特别大,而且悟性非常高,“是个练武的坯子”。董亚生动了收徒弟的念头。

虽然祖师爷曾定下“传男不传女”、“宁失传不外传”的门规,但在董亚生看来,这并不是个障碍,“只要蛇鹤太极拳能够流传下去、发扬光大,那破一破老规矩并不算什么。”

事实证明,董亚生的眼光没有错,李苳娜练武刻苦用心,还不会偷懒。2014年,年仅11岁的李苳娜在北京第十届国际武术邀请赛上,斩获蛇鹤太极拳、九节鞭、八卦掌青少年组三块金牌。

如今董亚生又收了一名9岁的中缅混血男孩和一名6岁的中国女孩做徒弟,“都非常有灵气。”不仅如此,蛇鹤太极拳还有了一个五六十人的团体,“大家一起练,传承不成什么问题了。”

“干什么不付出都不成。只有地上有陷阱,没有天上掉馅饼。”董亚生经常告诉自己的徒弟们,练武没有捷径,不能持之以恒,不付出,就练不成。

民警中的武术高手董亚生:习武助我破获要案

摄/记者杨小嘉

太极拳也能“打” 主要用“势”而非“力”

“真正的太极拳是什么?是咱们老祖宗经过千百年的实践感悟到万物发生作用,最主要的是‘势’而不是‘物’,刀可以伤人,锋利不锋利只是一方面,运刀之势才是主因。”董亚生说。

练了30多年的太极拳,关于“太极能不能打”这一点,他体会特别深,“在冷兵器时代,武术都是用来上战场杀敌的,怎么可能会没有杀伤力呢?”

董亚生说,中国的传统武术,有唐朝和清朝两个高峰期。以前杨氏太极拳的创始人杨露禅来北京打擂,被称为打遍京城的“杨无敌”。“从这儿就能看出太极拳有多厉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