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5-18 14:36

这两年,名字叫“莲”的女人,又出了值得记住的一位。

前面是一个叫“李雪莲”的,她在冯小刚的电影里,使劲想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

最近,又出了一个“李忆莲”。

她所在的这部新片,Sir必须早点提醒你。

没法子,故事虽好,片子太小。

稍一大意,你就真的和它错过了——

《荒城纪》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看准了,是《荒城纪》。

别跟刘恺威演的那部大型特效魔幻真人古装《莽荒纪》搞混了……

这片没那么大口气。

它不是大制作,投资才1000万。

小到什么程度呢——小到在铺天盖地的《复联3》笼罩下,它就如同一粒尘土。

虽然是导演处女作,主演也不是什么大牌,却拉来了斯琴高娃和贾樟柯表弟韩三明加盟配角。

就是在这1000万的小成本里,憋着一口狠劲。

细品品,还有一股反劲。

嘿嘿,别急,人家不是犯禁。

它反的,是一个灰头土脸、黑暗愚昧的诡诞年代......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民国24年(1935年),山西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偏僻小村。

没风波,不战乱,只有一个问题,吃。不。上。饭。

连年旱灾,地里打不出粮食,村民一边闲着一边饿着。

保长把女儿嫁县长家,全村靠着这亲家关系,吃上了国家的救济粮。

每月按时上县城请粮食,本来一切正常。

但唯独这一次,保长没拿到粮。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县长管家一个巧妙的眼色,没有明令,却给了一个暗示:

建一座李忆莲祠堂。

只要开土动工,“上面”就能批下来喂饱全村的救济粮,还有整整30万两银元。

整整30万两啊!全村填饱肚子不说,保长加族长也能吞下一大把油水。

这大项目必须搞,咬着牙也得搞。

但,什么鬼祠堂名啊?

这李忆莲......是哪位神仙啊?

保长没悟出玄机,族长却一拍大腿:

“……李寡妇啊!”

嘿,还别说,村里有一个寡妇,就叫李忆莲。

啥样?老话儿讲:白着呢。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全村老少爷们还有狗,谁见她都乐意瞅。老族长别看年纪大,过过嘴瘾也是要的。

那皮肤白得

馍馍也白不过她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这李妇人本是外姓,几年前丈夫意外,留下她成了寡妇。

可祠堂什么地儿?供祖宗的啊!

她李忆莲哪根葱,凭啥要供她?

按照祖宗家法,妇道人家禁止入祠堂,活人都不行。

那这个外姓,还是个寡妇,为啥被点名跟祖宗们平起平坐?

保长和族长,就此陷入了沉思……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沉思啊,还不如学好普通话。

其实上面让他们盖的是:

礼义廉耻堂(Li Yi LianChiTang)。

压根不是什么李忆莲祠堂(Li Yi Lian Ci Tang)。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你也别笑得太厉害,在那个民国时期的偏僻小村,全员文盲,就是缺个识文断字的。

可字不认识没关系。

认识钱就行。

30万块大洋,财帛红人心,这项目不抓紧落实,指标就让别村抢了。

于是,全村老少团结一心,开始为救济粮献计献策(对了,他们还不知道30万大洋的事)。

保长紧抓实干,拉着神棍一起,为祠堂选个风水宝址。

族长也振奋精神,向村民灌输思想:

“李寡妇进了李家门,就是李家人”,“现在的李忆莲不光是人,是神。”

好了,他们都已经有了觉悟,唯独李寡妇懵了。

“俺......俺咋了?”

这个荒诞劲儿,就像一场没来头的酒局:各怀鬼胎的宾客,喝着文不对题的酒。

可怕的是——

李寡妇不知不觉躺到了碟子里,成了桌上的主菜。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故事说到这,已经显露出它的野心了。

前面说过了,这是处女作,所以节奏和结构上会出现不少缺陷。

但这部充满勇气、野心的处女作,还是尽力做到了瑕不掩瑜。

在上周,Sir搞了两场《荒城纪》毒舌观影团,Sir也混进去跟一些毒饭尝了个鲜。

放映结束后,现场反应热烈。

在后台,毒饭们也评价不俗:

旧社会里的愚昧、势力、小心眼,刻画的淋漓尽致,小人物的命运在旧时代终究扭转不了乾坤。以一人之力抵抗全村还是见利忘义?人吃人的旧时代,我们看到片中的现象,是引起了你的同情还是思考还是无能为力还是愤慨?@来改昵称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电影按部就班地讲述了一场旧中国发生的荒诞闹剧,通过黑色幽默针砭时弊……不错,抢答“像《驴得水》”的同学加5分。

都知道这种荒诞,恰恰是当时民国风气的一角,而《荒城纪》押中了重点。

礼义廉耻。

1934年,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推行的国策之一——“新生活运动”,简称新运。

表面上,新运以”礼义廉耻“为核心价值观,促使人民改掉恶习,具备“国民道德”和“国民知识”。实际目的,是培养国民整齐划一的军事化作风,养出一个“精气神”。

一场运动横跨八年抗战,最终在1949年“暂时停办”。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这一暂时,当然就是永远了。

总之,在那样一个物质困乏的年代,突然旱地拔葱地拔高思想品德建设,确实很难水到渠成。

但上头的命令,确实又要执行,正所谓领导交代的,做不成也得做成。

于是,笑话频出。

时任国民政府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这样点评新生活运动:

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左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左走,那右边留给谁呢?

嗯……省主席果有大才。

总之,当时政治生态混乱复杂,挤满了各路牛鬼蛇神。

什么是“新生活”,上面的官僚说不清楚,下面猜的就更糊里糊涂。

正因如此,一座“品德学堂”,也能盖成“寡妇祠堂”。

因为有了几千年的官场熏陶,所以中国人有一点很厉害:

就算揣摩错了上意,也能自成一套理论体系。

比如,族长就从“当今天子”的名号中找到了答案——

蒋中正?蒋忠贞?

蒋忠贞(蒋中正) 讲忠贞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哦,明白了——“讲的就是要忠贞!”

李寡妇,就是守忠贞的人!

全村都鼓掌叫好,唯有一个人不服。

林硭。

光棍汉一条,一直憋着想娶李寡妇。

跟村民们不同,林硭从不凑“救济粮”的热闹,从来靠打猎独自营生。

与那帮跪着等饭的男人不同,他有枪。

有了枪,才有了反抗的资本。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本来他也不打算枪口冲“自己人”的,正盘算啥时候拜天地结婚过个小日子。

突然,噩耗传来,保长下令:

1、立即停止二人的不正当关系,李寡妇的高贵贞洁不容玷污!

2、立刻搬家,村里要你那块地,盖祠堂!

逼到这份上,林硭就要动枪了。

那么问题来了?谁该流血呢?

是村民,是保长,还是族长?还是那个真人不露相的县长?

总之。

枪一开,可就再也不是“良民”,再也回不了头了。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影片取名《荒城纪》,这荒字,自然先说的是这物质贫瘠的土地。

但这第二层,说的是精神的荒。

不识字,没受教育,那是面子。

脊梁里弯曲的奴性和愚昧,那是里子。

而压垮这根脊梁的,是咱自己的“老祖宗”。

族规家训,谁反对,谁找死。

尽管祖宗们早已埋在土里,可老封建的族长,新官僚体制下的保长,才不会放过族规家训这份宝贵遗产。

既然“祖宗们”不发话,那他俩就一政一令地为“祖宗”代言。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传统文化的“族规家训”,自然有好的一面。话听起来都是堂堂正正的。

但你懂的,中国人特别擅长在“字里行间”加戏。

戏加的到位,“老话”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强拆你的房子(建祠堂),是响应国民政府的政策大方向。

让你不能嫁人,就是遵守祖训。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再往后呢,如果你执意不听……话还是可以说得“漂亮”。

绑了你,是为了教化,让你无法破坏集体利益。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而火葬烧了你?当然!

那是为了你的贞洁、名声和美德啊。

烧了你,你就成仙了啊。

这样好看的寡妇

烧了还真有点可惜了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烧完一看——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当所有戏唱罢谢幕,你再数一数,剩下了一些什么人?

Sir每想到这,就浑身发毛。

1918年5月15日,正好一百年前。

鲁迅先生在《新青年》上发表了那篇醍醐灌顶的《狂人日记》。

他说,封建礼教,是“吃人”的礼教。

说实话,小时候看到课本上说旧社会“人吃人”,还不知道什么意思。

而这部电影就是在实拍“人吃人”,甚至还拍出了吃完人之后,他们的嘴脸。

都是一副“好人”的嘴脸哦。

淡定从容还要有笑容

“人吃人”那档事竟然被我们拍出来了

是的,“坏人”都吃完了,剩下的,当然都是“好人”。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好年代。

我们看到了公平、和谐、富裕,有法可依,依法办事。

但别怪Sir吓你……即使在好年代,仍然有少量的“好人”,在悄悄吃“坏人”。

他们给“欠债还钱”的老话,加了一点戏。

于是,高利贷们可以放开手脚,对债台高筑的人百般羞辱。

“不还钱,你就是坏人哦。”

他们给“商业名誉不容玷污”的现代社会规则,加了一点戏。

于是,某企业可以借助手段,跨省抓捕医生。

“你敢造谣生事?你是坏人哦。”

……

好的年代有法制,有社会监督,“坏人”还有平冤昭雪的机会。

但哪怕几率再小,谁想遇到那个冤?谁敢遇到那个冤?遇到了不仅遭罪,你还可能变成“坏人”哦。

所以啊,Sir说:

怕什么坏人,遇到坏人你还能报警。

遇到“好人”?

你自求多福。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