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发布:科技 时间:2018-05-18 14:38

对于来自80、90年代的人来说,童年总有那么些共同的记忆难以忘却,比如西瓜泡泡糖,比如“如意神剑,一刀两断”,再比如以学打字为借口,向父母索求的那台小霸王学习机。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西瓜泡泡糖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光能使者》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成龙代言的小霸王学习机

和很多同年代的朋友一样,笔者的游戏“生涯”也是以小霸王学习机为起点。和小伙伴合作通关《魂斗罗》,彻夜沉浸在《重装机兵》的战车世界中,换过多少台游戏机,“打坏”过多少台电视已然记不清楚了,但外星科技、南晶科技,以及成龙的形象始终难以忘怀。

自从中国第一款图形网络游戏《万王之王》开启了中国网游的篇章,经常在假期出入电脑城购买游戏带子的笔者,自然被遍布各大电脑城的《万王之王》广告启蒙“入坑”。说起《万王之王》,可能大部分小伙伴并不熟知,它经由同名MUD(网络文字游戏)改编而来,被定位为中国第一款图形网络游戏,也便是2000年代的网游作品。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万王之王》

就这样,笔者童年中,像同龄人一样,有着西瓜味道的夏天、很多功课、漫画以及不能被任何东西取代的游戏,这些关键词。当然,记忆里也不尽然是美好的事,与开心相伴的是,游戏一再被冠以“恶”的代名词,多年来在主流视野中抬不起头来。

今年,对于国内游戏,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一度将(电子)游戏视为“魔鬼”的环境而言,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玩家、游戏人,都有着自己的体会。

对于玩家来说,电影《头号玩家》的成功有着振奋人心的力量。一部电影在中国取得了13亿人民币的票房,按每张电影票50元计算,在排除其他各类变量之外,大约还有2600万人站在同一个阵营,也就是说,这2600万人接受《头号玩家》号召,在主流文化的高堂之上,齐声读出了玩家宣言。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头号玩家》

对于游戏行业的从业者来说,除了《头号玩家》勾起其关于游戏的记忆外,相继而来的影视作品《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忽而今夏》从另一个角度,讲述了游戏不为人知的故事。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电视剧《忽而今夏》

当“魔鬼”转过身去,当游戏行业从幕后走向台前,也可以稍微的聊聊游戏更深层的那些事儿了。

是不是魔鬼,其实决定权不在游戏

游戏魔鬼、毒品,这样的论调长期以来困扰着国内的玩家、游戏行业。这个问题可能一直都不会出现定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难对一些过激的观点进行谴责。将矛盾外化是人类从精神层面上对自己加以保护的本性。因此在出现某些自己无力承担、不愿承认的问题时,人们常常会选择一个可以进行归责的对象加以控诉、鞭笞。

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在断片集中谈到:“对神来说,万物都是公平、美好而正确的,但人认为某些事物是正确的,某些事物是错误的。”不难想象,某些人让电子游戏变成了“魔鬼”。

好在对于神来说,万物都是公平、美好正确的,这当然也包括电子游戏。既然有让它变成“魔鬼”的一方,就有想让它变成“天使”的一方。

《头号玩家》中,对于游戏的热爱拯救了世界;《忽而今夏》中,对于游戏的热爱成为片中人奋斗之源。

有学者指出,它是基于某种规则对现实世界进行符号化的重构。通俗点理解,电子游戏来源于现实世界,电子游戏具有一定的真实(现实)性。这些在如今的影视作品中,得到了验证。

游戏,就是对现实的承载。它能承载现实中的大部分内容,文化、历史、科学、技术等等,并用一种不干扰社会运行的方式具有普适性的将其表现出来。

还记得雅达利的那款游戏《PONG》吗?这款游戏当时被设计出来,是模拟球类(乒乓球)运动。还记得金山打字通的那款游戏《青蛙过河》吗?这款游戏当时被设计出来,是用于锻炼打字能力。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游戏所承载的教育功能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电子游戏从诞生起,就没有局限于单一的娱乐属性。如今,电子游戏已经能够用于多个行业,来指导人们的实践。正如少有人知道百度能在BAT之列,不仅仅因为它的搜索引擎,同时还有它的人工智能那样,在大众视野之外,游戏也在积极地尝试去改变世界从模拟职业、亲子教育、辅助医疗等方面改变世界。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功能游戏逐渐受到关注

两个世界:从游戏玩家到游戏人

不得不说,《头号玩家》在中国上映的时间比较巧,国内游戏氛围开始改善,玩家群体逐渐走出小角落,当年的“网瘾少年”或已经为人父母,或开始为梦想奋斗,其中相当一部分,可能成为了新一代的游戏人。

虽然主流社会还有所抵触,但已经不再如当年般激烈。玩家首战告捷。

对,是玩家首战告捷,不是游戏。虽然《头号玩家》的两条线,明线是玩家寻找彩蛋的冒险,暗线是作为游戏开发者哈利迪的心路历程。不过可以看的出来,电影对于哈利迪的描写,更多的是作为喜欢游戏的哈利迪,而不是作为游戏人的哈利迪,后者的辛酸,在电影中被对游戏的喜爱所淡化。

走上台前的游戏行业忽而今夏和那些背后的故事

《头号玩家》里少有的对游戏设计工作的展现

游戏通往社会的道路正在明朗,游戏的背后,游戏人和玩家之间可能还有一段路要走。

来自任天堂岩田聪社长的一段话:在我的名片上,我是一个公司的总裁。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一个游戏开发者。但在我心里,我是一个玩家。

这句话触动了很多从业者的内心,游戏行业人也是游戏玩家。曾经怀着对于游戏的热情进入行业的他们,为了当初作为玩家的感动而承担着很多玩家难以看到的担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