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司长: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 就怪题材不好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5-18 14:40

(原标题:广电总局司长: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 就怪罪题材不好)

5月15日消息,5月15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在中国传媒大学四百人报告厅,以“做新时代记录者、讴歌者、建设者”为题做了专场讲座。

5月15日晚,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受邀中国传媒大学做了题为“做新时代记录者 讴歌者 建设者”的讲座,深入剖析了题材选择、中国故事、媒体融合、政策制定等近几年来总局政策调控的热门话题,并在讲座结束后分享了总局对网生内容监管的诸多新方向、新趋势。

广电总局司长: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 就怪题材不好

以下是高长力司长的发言整理:

文艺创作要抓住时代痛点

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受众

新时代文艺创作重点要关注什么?总书记讲过一句话“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两句话概括一下,叫做“奋斗幸福观”。

我们这几年一直在鼓励现实题材的文艺创作,尤其在纪录片方面,我们一直在抓普通人的奋斗故事。为什么我们要鼓励文艺创作抓这个?任何一个优秀的作品,要想产生影响,好莱坞编剧有一句著名的话,“你要抓住时代的痛点”,就是要像牙医一样,要敲击到痛点。

我们现在也是一样,我们文艺创作也是在找这个时代的痛点也好,敏感点也好,很多普通人的故事可以写。过去我们没有注意到,今天我们才发现普通人的伟大。

很多“艺术家”有一个我认为是错误的观念,简单说就是“题材决定论”,他们认为有些题材不管你写得好坏都能够吸引人,有些题材就不行。

所以他总是埋怨别人,说题材不好,说政府审查太严,不让涉及有些题材。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就怪罪题材不好,你写不出好作品,老怪罪题材不好。

摔跤是个冷门题材,是奥运会的冷门项目。冷门项目门票卖不出去,电视转播收视率低。但是印度拍了一个摔跤的电影,人家就可以有高票房,为什么?人家电影写得好。

下面说一下“三个者”:

第一个“者”,做新时代的记录者——讲好中国故事。

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梦”这个理念。“中国梦”就是一个大故事,总书记是一个最会讲故事的人。你看他的表达,他有两句话,“要让人人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人人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

这与以前的中国梦不同,不仅是国家的梦、民族的梦,同时是每个中国人的梦,这是文艺创作非常好的题材。《出彩中国人》的名字就来源于这句话。

怎么做“中国梦”宣传?上世纪80年代美国有一本书《美国梦》,得了普利策新闻奖,写了100个普通美国人的故事。我们去年也有个电视纪录片《我们这五年》,也是把50个中国人的故事编成了十集纪录片,很受欢迎。

刚才说优秀的节目要像牙医,敲击到时代的痛点。这个“痛点”,不仅仅是痛苦的点,还是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甚至是美,也都是痛点。

《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第六期全部做的都是面点,面点能有多好吃?但蒋露露把面点做成了瓜子,很好看。去年总局扶持了一部纪录片《拉林河畔》,播完前一半发现人们最想看的是妇女主任和她的老公“秀恩爱”,后一半便拍到了老公买貂皮大衣又送玫瑰花的情景。这给我们很大启发,观众也想看美好的,这些普通美好的家庭生活故事最有观众缘。

在这个时代,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这是总书记的原话。

第二个“者”,做新时代的讴歌者——传播中国精神。

前不久,我讲了“小大正”——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小大正”两年前就提出了,业内很多人也都知道,本来指综艺节目,现在也扩展到电视剧、电影界。

为什么要鼓励小大正的创作方向?有一个“破窗理论”,在纽约曾经有一个街区犯罪率特别高,新上任的警察局长采取了一项措施,不是派驻更多警察,而是把这个街区的破玻璃都修好、卫生打扫干净。大家也很困惑,这能解决治安问题吗?结果,犯罪率急剧下降。

社会心理学认为,环境对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常说的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就是这个道理。当我们营造的氛围都是温暖、感动、正能量时,社会自然就正气充足,邪气自动驱逐出去。

媒体人要有自己的社会责任。某个地方的农民同时种两块地,一块是蔬菜大棚猛喷农药化肥,有毒有害但长得很漂亮,卖到北京被我们吃掉了;但他们自己不吃大棚蔬菜,单种一块地有机蔬菜自己家里吃。引申到文化生产,绝不能种两块地,不能生产有毒有害的文化产品拿出去换钱却坑害消费者。所以有的时候说什么节目是好的、什么是差的,有一个很简单的判别方法,就是你可不可以多给你自己的孩子看。

这个时代是伟大的时代,要讴歌这个时代,释放正能量,做到“四个讴歌”。前两天《厉害了,我的国》创了纪录片的票房纪录,纪录片《航拍中国》也让很多人很自豪。

怎么宣传爱国主义?要落实到具体节目上。去年十一期间,东方卫视《唱响中国》请到了来自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外国献礼人,演唱《我爱你中国》,表达对中国的热爱,在网络上热传。节目水平体现在不仅有爱国主义的输送,也有艺术的美,唱到了艺术的极致,央视也把这个节目放到了春晚里。在表达一个主题、宣传诉求时,不要忘记艺术性。

往小了说,电视节目宣推有技巧,要懂得新媒体传播规律。有的节目虽然内容很好,但能不能做到在全媒体平台推出去?要突破传统媒体人广播电视的思维模式。广电思维模式叫做“覆盖”,考虑的主要是覆盖面、频次,可一旦做的不好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无影无踪。新媒体要有话题性、故事性,一讲出来让人感兴趣,一看标题就想点开,一看内容就想转发。

怎样融合发展广播电视媒体是一个大课题。以往我们一些所谓融媒体理念都错了,走了一大段弯路,至今还有人在错误的方向上往下走,比如“中央厨房”。前不久到一些媒体去,对方还在津津乐道领我看中央厨房、融媒体中心——就是拿出一个空间,摆上家具摆上电脑,调集各路人马。我让对方打开一个公众号,把阅读量最高的给我看看,找了半天阅读量两百多。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就两百多有什么意义呢?

中央三台成立总台后,正在大力抓媒体融合。中央厨房很多人认为就是一次采集、多产品生产、多平台分发,想的很好,实现起来不是那么回事。《人民日报》做的最好,我非常同意他们的做法。物理意义上的中央厨房没有意义,互联网是一个伞状的网络,最关键的是生产流程再造,人不一定都在一起,但各种资源要以网络连接起来,发挥最大效益,就可以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