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上的他们都年薪百万吗?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5-18 14:44

知乎上的他们都年薪百万吗?

原标题:知乎上的他们都年薪百万吗?

「这是你的人生吗?」「你的人生究竟想要什么?」

每当他们面临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时,这两个灵魂拷问般的问题就会回响耳畔,这是「知乎er的基本款人生」。

曾有人以这种形式调侃活跃在知乎的用户们。

在所谓的「基本款人生」里,无论是家境殷实、自小出国留学的「女神」,还是出身贫寒通过自我奋斗考入国内TOP10大学的凤凰男,最后都鸡汤式地以寻找人生意义、梦想为由逆袭,成为「年薪百万的人生赢家」。

去年,当知乎宣布注册用户数超过一亿时,曾有机构随机选取其中300万用户的职业进行分析,真正的「知乎er」形象在大数据下逐渐浮现。目前,知乎上的主力军,主要来自学生、产品经理、自由职业、程序员、工程师、设计师、教师、人力资源、律师等群体。

这是一群分布在天南海北的普通人,是这个时代下的新知青年。通过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击,他们向同样普通也同样渴望求知的同类分享自己的见解、经验和故事,构筑了一个真实得有些残酷的世界。

文|王南

1

以法医职业为主题的热门日剧《Unnatural》里,一名法医劝慰一位难以释怀妻子之死的老人:「人死了,哪会分什么好人坏人,只是碰巧死了,我们也只是碰巧还活着。碰巧还活着的我们,不能把死亡当做不吉利的东西。」

悲恸,恐惧,悔恨,不舍,人们面对死亡的千百种情绪,也是30岁的法医吉驰自选择这一专业以来感知的人间百态。

吉驰是一名法医。初中时,他迷上了国产刑侦剧里那些穿白色工作服提取指纹、骨头与血迹,在实验室里用显微镜做检验的一群人。许多年后,他也穿上了白色工作服,上解剖课、到公安局里实习,像《Unnatural》里的法医们一样,见证着传染疾病致死、过劳死、杀人案、火灾,以及坠楼、自缢等各种死亡现场。

死亡没有给他带来恐惧,反而是一种探索未知的渴望。「法医遇到一个案件,根本不知道事实真相是什么,一切都要依靠自己的专业,自己的细致观察去发现问题,解决事情。」

现在吉驰每天要面对的「死亡」,就在一方简洁的大办公桌上。荧光灯下,来自第一现场的斑驳血迹、呛人气味、目击证词全都浓缩在了由前方法医鉴定整理好的一个个案卷袋里。他与其他六名同事每天要面对的,是标本、尸体照片、尸检报告。他们从一堆素材里抽丝剥茧,一点点推导出「谜底」,再与已有结果进行核对。

来自死亡现场的探索与冒险,触感与气息变得遥远了。吉驰就像一名普通公务员,朝九晚五地上班。但总有些时刻,他的生活有那么一点不同。

几年前的某一天早上,他突然发现手机里涌进了无数条消息提示。

前一晚睡觉前,他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被害人的死状非常惨,家属非要看尸体,该怎么处理?」他趴在床上,用手机写了一千多字:「我也见过坚持要看的家属,我也见过看完之后承受不住嚎啕大哭、瘫软在地的,所以我一直认为相对于死去的人,我更难以面对活着的人……」

他的知乎涌入了数以千计的关注量。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回答了300多个跟死亡有关的问题。「法医开始解剖新鲜尸体的时候会放血吗?」「如果我作为第一发现者在大街上发现一具被害者尸体,我闲的没事干把尸体解剖了的话我犯法么?」许多问题看似天马行空,吉驰每次从法医和法律的角度作出解释,总能在第一时间收获许多点赞与评论。

在知乎上,吉驰叫做「死者代言人」——从死者身上找线索,还原真相。现实中的吉驰背着双肩包,走在北京的雾霾天里,像一个还在实习的大学生。我们在国贸附近一家餐馆见面,聊到关于死亡的种种细节,他热情高涨,全然忘了碗里的面。

翻看他在知乎的回答内容需要一定的勇气。比如在「为什么法医要用手电照射死者的眼睛?」这一问题的回答里,往下滑动几下,就会发现有几只腐化程度不同的眼睛注视着你。那是他在《法医病理学》一书中找到的几张示例图,用以说明法医如何通过眼角膜的浑浊程度判断死亡时间。

如他在知乎上出版的电子书中写的:「出于对法医的热爱,我开始在网络上进行有关法医方面的科普,希望有更多人能了解到真实的法医,从而破解一些不科学、不正确的知识,让这门带有神秘色彩的职业能更真实地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几年的时间里,吉驰认真回答了300多个关于死亡的话题。他喜欢在知乎上回答这一类源于生活观察的问题,往往一千字左右的答案,他会花上一两个小时的工夫准备,翻看论文和专业书籍,把几页几页的专业解释浓缩成几行通俗话语。

学医多年,他深知人类比自己想象中脆弱更多,对死亡也有自己从容的理解。

脆弱感从何而来?他说例如「医生有没有遇到过『这都能死』的病例?」这一问题里,就有一则死亡原因让他印象颇深:因拔鼻毛造成颅内感染而死亡。「有的人会因此悲观,哇,觉得世界好危险,每天就开始担心,我会不会死啊。而我觉得一个人连根本不在意的事情都可能死的话,那也没办法躲,是吧?」

尽管如此,直至看到这则回答之前,我都无法理解吉驰的回答下那些对于法医与死亡源源不断的关注与好奇。

「人体中有没有看起来十分漂亮的细胞?」这个看似轻松的话题让吉驰准备了好几天,搜集了各种各样的细胞图。在答案的最开头,他写下「细胞是真好看啊」,并用了五个感叹号来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

在显微镜下,两面凹、圆饼状的红细胞像一只只多肉的小柿饼;脊髓的切面像一只瘪嘴生怒的圆脸猫;次级卵泡团结在一起,画下一枚轻轻留下的猫爪印,神经细胞与神经纤维在不同色调的处理下形成了一片夕阳下随风摇曳的芦苇荡……

生的轻盈与死的沉重,在法医吉驰的眼中都是科学世界里自然、平常的存在。人们也在他的回答里,一点点推开了认知的大门。

知乎上的他们都年薪百万吗?

吉驰

2

吉驰听过许多人这么形容法医这一职业,每天接触死人,不跟活人打交道。虽然言过其实,但不可否认受职业影响,他更喜欢一个人独处。更多时候,他通过手机关注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听网友们的反馈与不同的想法。

室内设计师SunLau正是吉驰的关注列表里,以另一种方式生活的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