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现私家湖泊 湖心惊现3万亩矮围各级政府都拆不掉 谁能如此任性?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6-12 23:24

洞庭湖现私家湖泊,被誉为“长江之肾”的洞庭湖,是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湿地。但最近,“新华视点”的记者调查后却发现,在洞庭湖深处,一道高高垒砌的堤坝似“水中长城”,围出一片面积近3万亩的私人湖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洞庭湖现私家湖泊 湖心惊现3万亩矮围各级政府都拆不掉 谁能如此任性?

5月中旬,“新华视点”的记者从益阳市沅江漉湖芦苇场抵达洞庭湖腹地,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烟波浩渺的洞庭湖中居然有一圈高高的堤坝横亘,一眼看不到尽头,围挡成一个独立的世界。而这一看似私家湖泊的东西,不仅把周围的居民弄得苦不堪言,对于当地的生态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当地群众表示,一道高高垒砌的堤坝等于把国家的湿地变成了自己的“私家湖泊”。他们告诉记者,矮围建起来以后,他们再也无法自由进出捕鱼,芦苇也不能收割。从开始建设算起,“夏氏矮围”已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之久。

洞庭湖现私家湖泊 湖心惊现3万亩矮围各级政府都拆不掉 谁能如此任性?

老百姓更为忧心的是,自从该巨型矮围建起来以后,当地防洪压力加大,鱼类也减少了。当地一位渔民说:“上世纪末,我在这里见过江豚,夏家的矮围建起来之后,江豚就再也没有来过。”那么,这个巨型矮围到底怎么回事?3万亩的私家湖泊又是归谁所有呢?

据悉,这个巨型堤坝是目前洞庭湖中最大私人矮围,其位于洞庭湖的下塞湖区域,横跨岳阳、益阳两市,沅江、湘阴、汨罗三县。这道堤坝是当地一个私企老板夏顺安所建,曾被湖南省、益阳市、沅江市(县级市)等各级政府数次严令拆除,但依旧岿然不动。

洞庭湖现私家湖泊 湖心惊现3万亩矮围各级政府都拆不掉 谁能如此任性?

据漉湖芦苇场有关负责人介绍,洞庭湖涨水为湖,落水为洲,漉湖芦苇场被誉为“江南第一苇场”。上世纪90年代开始,当地政府将芦苇地陆续承包给企业老板。2011年,由于芦苇市场低迷,私营老板夏顺安发现其承包的芦苇地不太挣钱,于是建堤圈地,在里面种树、养鱼。

除了把洞庭湖变成养殖场外,记者沿着矮围还有新的发现。记者发现夏氏矮围的堤坝上多处堆放砂石,还有两处非法砂石码头。就在草尾河漉湖段的河长公示牌对面,大型挖掘机正将堆放在矮围上的砂石往排队的货车里倒。在另一处非法砂石码头附近,有多艘四五层楼高的大型挖沙船停靠,满载砂石的运砂船正往湖中驶去。

对于这样的情况,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长万献军表示,夏某的做法如果属实,那几乎条条都违规,甚至违法。但据可靠消息显示,“夏氏矮围”早已被各级政府部门下令整改多次,但目前却依旧岿然不动。

那么,为何省市县政府都无法拆除夏氏矮围呢?记者发现,其根本原因还是背后复杂的利益纠葛。夏顺安告诉记者,到2014年才有政府部门表示其矮围不合法。那么自己长达13年违法,陆续投入了近2亿元,当地政府怎么才发现?

据此,他认为历史责任不应由自己背负,如果要清除矮围,政府必须进行补贴。可该矮围光拆除费用就要几千万元,谁来出这个钱?随后,记者查看夏顺安与漉湖芦苇场签订的《湖洲租赁承包合同书》,发现上面写着“承包费根据市场行情,价格实行一年一定”。

由此来看,2014年至今,夏顺安承包的下塞湖没有上交过承包费。既然夏顺安拖欠承包费,已经违约,政府为何不终止合同?漉湖官员回复记者称“要人性化操作”,合同执行过程中有具体情况,以前状况好的时候,夏顺安帮助芦苇场做公共事业、场里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出了力。至于他违反了国家的规定,是另外一回事。

洞庭湖现私家湖泊,虽然夏顺安认为自己并没有违法行为,但据记者最新了解,自从媒体曝光后,当地政府已迅速采取措施进行整改。6月上旬,益阳市组织59台大型机械和4艘作业船只,计划20天内拆除全部剩余围堤,并严查该问题背后的“保护伞”和失职渎职行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