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发生沉船事故:造成至少1人死亡另有约40人失踪 搜救行动面临困难

发布:娱乐资讯 时间:2018-06-24 17:53

印度尼西亚官员18日表示,印尼北苏门答腊省多巴湖当天发生沉船事故,造成至少1人死亡。印尼媒体援引警方消息说另有约40人失踪。

印尼发生沉船事故:造成至少1人死亡另有约40人失踪 搜救行动面临困难

印尼抗灾署发言人苏托波在其官方推特上说,事故发生于18日17时30分左右,当时这艘载有约80名乘客的渡轮正从北苏门答腊省的沙摩西县前往锡马伦温县,在距目的港口约1.6公里时突然沉没。苏托波表示,由当地警方、抗灾署和搜救中心人员组成的救援队伍正紧急搜寻失踪者,但当晚多巴湖水域风急浪高,搜救行动面临困难。据新华社

2017年3月2日讯,今年1月28日,一艘载有28名中国游客的快艇,在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市前往沙巴著名旅游景点环滩岛途中失去联系。当时船上有一对江苏母女。女儿杨曜如毕业于南京财经大学,在平安产险江苏分公司工作。

母女俩是事故中幸免于难的游客中的两位。目前,杨曜如已回到位于南京的公司上班。3月1日晚,现代快报记者随南财老师们一同来到女孩工作单位看望她,听她回忆大马海上那煎熬的33小时。

杨曜如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她今年24岁,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两年。她和妈妈是1月26日从南京禄口机场出发,前往马来西亚。“这是我第一次带妈妈出游,没想到会发生意外。”

她回忆说,1月28日上午9点左右,她们从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市前往沙巴著名旅游景点环滩岛。当时船上有28名中国游客和3名当地船员。船开出去快1个小时,突然就漏水侧翻了。这过程大概就两三分钟。

大家没时间考虑,纷纷跳进海里。“当时感觉海水并不是很凉,因为身上都穿着救生衣,还有5个救生圈。其中一个20多岁船员就把救生圈拴在一起,大家就紧挨着靠在一起。我们以为很快就会获救。”

然而,从上午10点多,到傍晚五六点,太阳下山了,大家始终没有等到救援。“我们一直在自救,特别是其中有一个9岁女孩的妈妈,一直鼓励大家。我们还不停地拨打911、999,但因为地处偏僻,一直没有信号。”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太阳已经下山,天渐渐黑下来。

杨曜如说,那一夜,她永生难忘。“满天的星星,空气特别好,如果是旅行看风景,那一定是非常美丽的画面,可是那时那刻,大家深处大海,周围的海水并不是大家想象的蔚蓝,而是黑色的。夜里海水变凉,海浪很大,还不断有莫名的鱼来咬皮肤。”

杨曜如说,她身边的人,包括年龄最小的9岁女孩妮妮都很努力地控制情绪。“害怕,但是体力有限,不能一直哭,因为一张嘴就会喝到海水。”

大家相互鼓励着坚持到第二天天亮。杨曜如回忆说,第二天上午,黑色的海面上风平浪静,一艘船也没有,也没有浪。“只看到海鸥在头上盘旋。妈妈说海鸥是来救我们的,实际上我们心里清楚,它们是来找海上浮生物的。”

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24小时。大家都已经很疲乏,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心底充满绝望。杨曜如的妈妈悲观得甚至连遗言都跟她说完了。

“因为救生衣质量不好,经过海水长时间泡过后,有些救生衣破了,里面的海绵出来了。第二天中午开始,因为脱水,又不断地呛到海水,有的人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最后就慢慢死去。”

杨曜如说,她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来自广州的一家三口。那位年轻的妈妈因为前一天一直组织大家自救,消耗了太多体力。第二天中午救生衣又坏了,她没有力气支撑下去。她9岁的女儿妮妮虽然一直很坚强,但也没能支撑到最后……

杨曜如说,在大海里不能喝海水,最后就想到一个办法——喝身边男同志的尿来维持体力。“我妈妈从包里摸索出一个口红,就用口红盖子接旁边男人的尿,每人喝3滴。后来有人问,喝尿是不是很恶心,在那时,对我们来说,那尿是很珍贵的,那是别人舍不得喝,省给我们的。”

自觉有点体力,水性还不错的年轻人开始向海岸线游去。“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不可能再撑一夜。如果太阳下山前,还没有获救,大家生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杨曜如和失去妻女的那个年轻爸爸一起并肩游出去找船。“我们往前游时,他突然指着天上两朵云,说那边就是海岸线,就往那边去。”

杨曜如说,游了一段时间后,她突然看到远处有尸体漂过来,以为那是自己妈妈。她边往回游,边狂喊“妈妈!妈妈!”直到听到妈妈的声音,她才放心。

快到傍晚时,很巧,远处有一条大船停下看日落。看到杨曜如后,他们又掉过头去,最终发现了海上聚集在一起的落水者。

“妈妈也得救了。”杨曜如这才松了口气,“上船后,我和其他幸存的人紧紧拥抱。那个失去了妻女的年轻爸爸,哭了很久。”

据新华社2月13日报道,“1·28沉船事件”中,20名游客和2名船员获救,目前已确认4名游客遇难,仍有4名中国游客和1名船员失踪。

杨曜如他们获救后,住进了当地一家医院。正月十五,她和妈妈在爸爸陪同下,返回南京。如今,她已经在公司正常上班了。“我和那些一起在大海里浸泡过33个小时的人,还保持着微信联系。在涉及事故的法庭程序方面,还要并肩作战。”

她表示,后来他们才知道那个码头是非法的,船也是租来的。“那个公司属于非法运营,不过,当地刑事量刑还没结束,赔偿问题大概还要等一段时间。”

一向性格开朗的杨曜如还说,“我觉得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这是一段人生经历,未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更加坚韧坚持,好好走好人生的路。”

编辑:TF00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