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 病情恶化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6-27 09:58

(原标题: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病情恶化)

每年六月的高考季都是李明最担心女儿李奕奕的日子。根据医嘱,这是女儿最需要陪护的时候。

两年前,女儿在庆阳六中高三(二)班上学期间,因突发胃病,被安排在宿舍卧床休息时,班主任吴永厚进入宿舍询问女儿病情时,用嘴亲吻了她的额头、脸部和嘴巴等部位。在此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女儿精神恍惚,心理抑郁,在辗转西安、上海、北京等多地就医仍未见好转后,女儿最终退学,无法再参加高考。今年五月中旬的时候,李明带女儿去了一趟北京复查。他想让女儿再一次住院进行封闭式的治疗。

但李奕奕不愿意。她希望等到七月份,弟弟放假了一起去,这样自己在里面,弟弟可以在外面陪着爸爸,这样她住里边才放心。

李明说女儿非常坚持,甚至以“那就不看病了”和“我不吃药了“来和她谈判。最后父女俩决定回庆阳。

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 病情恶化

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 病情恶化

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 病情恶化

6月26日,有庆阳市民自发前往李奕奕坠楼处,悼念年轻生命的消逝。

不起诉

后来李明回忆,女儿情况进一步的恶化和她偷看到那份不起诉决定有关。

今年3月1日,在庆阳市西峰区区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吴永厚决定后,李明到庆阳市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5月18日,市检察院维持西峰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

这个消息李明一直没敢告诉女儿。

直到五月底,李明藏着的文件被女儿翻了出来。“她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都没有告诉我。是之后我发现那个东西被翻出来了,想跟她交流,她不再说话了。”过了几天,女儿突然和他说:“爸爸,两年了。两年了哪有一个公理。你还奔波着啥啊。”

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 病情恶化

正值高考季,这个事情发生后,李明说他更发愁了。

而女儿的状态,看着却显得格外平静,她甚至还在市里的地下商业街上找了一份导购的工作,希望能够减轻李明的负担。

照片

6月20日当天,李奕奕起得挺晚,这对于饱受失眠痛苦的女儿来说,李明觉得是一种欣慰。中午十二点过,李明把儿子女儿侄子侄媳妇喊到一起吃了个饭。午饭后,侄子侄媳妇和女儿一起去了李奕奕姑姑家。两点多,李奕奕起身离开,说自己要去上班。

下午四点多,打扫完家里卫生的李明休息了一会,就看到手机里有个图片——丽晶百货大楼的半空中有个人——虽然图片并不清晰,但从衣服上来看,李明觉得那是女儿李奕奕。

李明一边给女儿打电话,一边骑上电瓶车准备赶往丽晶百货。对方电话始终没有接听。

李明当时就慌了,“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过去的”,有个路口李明冲过去后,才发现当时是红灯。

快到丽晶百货时,道路拥堵了起来。在等待拥堵的时候,李明接到了李奕奕的电话。“我问她在哪,她说我在上班,我说我在附近,就来看看你。她连忙就说我在另一个店,你别来。我说没事我就在附近闲着呢,她就一直说你别来你别来,然后电话就挂了。”

他丢下车就往警戒线跑,确定是半空中的女孩正是李奕奕后,他连忙和警察说,自己是女孩的父亲,“但当时警察还是拦着,劝我冷静一下,他先请示一下领导。”

围观群众一听李明是女孩父亲,一下就围了过来,把李明带上了八楼。

坠楼

坠楼女生父亲:女儿得知不起诉班主任后 病情恶化

“上去到八楼以后,我在电梯出来的小厅室里,警察让我就在那里,不能过去。我几次要求过去,想自己和女儿说,我想我女儿再狠心也不会当着我的面跳下去。警察和我说请示一下,后来一位公安局领导就出来了。”

据李明回忆,当时自己很着急,反复说要过去,这名公安局领导出面安抚他,“他说先别出去,我们消防员尽力地给你营救着,你别出去。”为此,这名领导出来见了李明两次。

过了一会,李明说,警察告诉他消防员们已经坐过去靠近李奕奕了,马上就和她坐一起了。“当时我就问,我女儿跟你们消防员交流吗?他们说好着呢,你女儿好多了,也有回应了,在说话来。还买了那个爆米花上去让她吃了。”

李明想起了那种希望的感觉,“我觉得这时候,很有希望了。这时候我也不敢去闹腾了。”

他几乎没有停顿,眼睛看着前方的某个点像虚焦一般,继续回忆着,“结果刚过一会,我就听到很多人说掉下去掉下去了。”

19时15分许,19岁的李奕奕坠楼死亡。

大家把李明抬到了沙发床,他一下就瘫了,吃下侄子买上来的速效救心丸,他不再记得自己趟了多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