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生申请在母校读博 被要求证明硕士学位是真的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6-29 22:53

(原标题:到母校读博也要学位认证,还要数据库干嘛)

硕士生申请在母校读博 被要求证明硕士学位是真的

据《长江日报》报道,本科和硕士都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的林先生,打算到母校读个在职博士。结果却被告知,他要证明自己的硕士学位是真的才行。林先生觉得很搞笑:“我在母校前后读了七年,学校应该有我的学籍记录。”无奈之下,林先生到指定的一家名为“学位网”的网上,花了200多元办理了学位认证报告。林先生认为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在教育领域的翻版,而学校却认为并非多此一举,一来证书真假不好判定,再说,学校也不可能为每一位申请者查询信息。

学校要求“认证”的理由看似很充分,其实站不住脚。按照这样的逻辑,既然学位证书的真假不好判定,那又凭什么认为学位认证就一定能够相信?以当下造假者的能量,突破这些障碍似乎不成问题。可见,问题的关键并不在“真假”上。

此外,“学校不可能为每一位申请者查询信息”,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校友前来报考本校博士,作为资格审核方,学校为什么不能查询一下学籍记录?何况,这对校友本人以及学校来说,都意味着一种责任。学校工作人员的忙碌,首先就应该体现在这些方面,而不是对报考者颐指气使。

硕士生申请在母校读博 被要求证明硕士学位是真的

其实,当下学历认证大行其道,背后有着更复杂的考量。一方面是逐利性使然。根据提示,学位网证书类中文认证报告180元/项,证书类英文认证报告260元/项,成绩单中文认证报告260元/项,成绩单英文认证报告360元/项,备份认证报告50元/项等。此外,学信网的学历认证每次也要花费95元。全国这么多毕业生,每年将产生数以亿计的认证费用,这显然不是个小数目,去向也令人生疑。

另一方面,学校也好,招人单位也好,要求报考者、应聘者出具学历认证,本质上仍属于一种懒政。以林先生的经历为例,学校甚至连网上检索一下都不愿意,什么事情都要当事人提供,暴露的出不折不扣的行政化思维。如果不能实现便捷的学位学历信息网上查询,则各大学、还有教育部那么多钱建起的数据库还有什么用?

据了解,国内最早推出毕业证认证,是为了防止在国外读“克莱登大学”的假学历拥有者到国内招摇撞骗。而后,则国内高校毕业生也被要求做认证。可见,这个认证本身就是特定需求的不当泛化。而本质上,仍在于其中潜藏的“生意经”。

随着简政放权的深化,学位认证也遭遇越来越多的质疑。面对民意,6月27日,教育部网站发布信息,自2018年7月1日起,全面取消国内高等教育学历学位认证服务收费。教育部表示,下一步将大力推广电子查询认证服务,进一步简化服务流程,提高服务质量,满足对国内高等教育学历学位证明的数据查询等社会需求。应该说,这既是务实之举,也是一种常识回归。

而取消收费之后怎么办?根据教育部表态,已在高校学生学籍学历信息管理系统和学位信息管理系统相关数据库中注册的学历学位,原则上实行网上查询和电子认证。原来,本来就可以实现网上查询和电子认证。既如此,则只能表明,以前走了太多的冤枉路。由此一件小事,也可见教育领域的深化改革,仍任重道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