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 Mobileye自动驾驶测试车闯红灯事件:无线通讯系统就这么重要?

发布:汽车 时间:2018-07-07 11:47

如果自动驾驶行业真的关心车辆的道路安全性,那么基于专用近程通讯(Dsrc)的 V2X 技术就应该成为下一代联网电动自动驾驶汽车的骨干之一。

不过,事实好像并非如此,至少 ADAS 行业的“老大哥” Mobileye(计算视觉巨头)并不认为 Dsrc 是个不可或缺的技术。

其实前不久英特尔和 Mobileye 决定要在耶路撒冷向公众展示自家自动驾驶汽车时,就提前考虑到了红绿灯的问题。它们在预定的行车路线上部署了基于 LTE 的调制解调器,这是自动驾驶汽车的“备用防护罩”。不过讽刺的是,测试车队中的一辆车却被耶路撒冷当地媒体拍到闯了红灯,场景一度相当尴尬。

Mobileye 将这个黑锅甩给了电磁干扰(EMI),Mobileye 声称电视台的无线相机与交通信号灯的无线发射机应答器起了冲突,让自动驾驶汽车找不着北了。

Mobileye 为什么要抛弃 Dsrc?

这个尴尬的场景一出,成了行业的大笑柄。媒体也开始铺天盖地宣传,Mobileye 也出面进行了合理的解释。不过,这件事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为何英特尔/Mobileye 抛弃了 Dsrc?毕竟,Dsrc 的作用不言而喻,它提供的双向中短程关键任务通讯已经是主动安全应用的中流砥柱。

如果 Mobileye 使用了 Dsrc,它的测试车还会闯红灯吗?为什么最初 Mobileye 不部署 Dsrc 呢?另外,既然车辆的前置摄像头已经可以完美识别红绿灯了,为什么 Mobileye 还要建立车辆与交通信号灯之间的无线通讯呢?

Mobileye 首席通讯官 Dan Galves 表示,Mobileye 放弃 Dsrc 并不是因为 Mobileye 看不起 V2X 技术。相反,他认为红绿灯传来的基于 Wi-Fi 的发射机应答器信号其实也是 V2X“门下一员”。Galves 又解释称,“我们已经在耶路撒冷的红绿灯里安装了自主开发的发射机应答器,使用的就是基于 LTE 的调制解调器。”

可惜,最终 Mobileye 还是放弃了 Dsrc,因为 Mobileye 觉得“没有专门部署一套专用通讯系统的必要。”换句话来说,如果用普通的 LTE 无线网络就能完成信号传输,为什么还要大动干戈专门搭建一套新的 Dsrc 网络呢?

不过说实话,如果当时 Mobileye 选择了 Dsrc,两套无线系统信号相互干扰的问题根本就不会出现。而有了 5.9 GHZ 独立频段,Dsrc 就能消除来自其他设备的干扰,成为车载安全应用的定海神针。同时,现行的 V2X 标准,包括无线电和天线设计,从设计伊始就考虑到了在不同环境中的应用。

以色列芯片制造商 Autotalks(专为自动驾驶联网汽车提供 V2X 技术) CEO Hagai Zyss 在被问到 Mobileye 到底在红绿灯里装了什么类型的无线发射机应答器时,Zyss 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我们只熟悉 Dsrc 技术,而且红绿灯的所有者有权选择使用什么技术。

Zyss 透露称,以色列确实已经开始基于 Dsrc 的 V2X 技术测试,不过据他所知,“耶路撒冷并没有部署类似的设备。”

他还表示,与 Wi-Fi 运行在不同波段的 Dsrc(还独占一个波段)有能力避免尴尬场景的出现。“正是这一原因,才让汽车行业努力说服 FCC 将该波段留给 Dsrc。”Zyss 强调称。

那么以色列的频段现在是什么情况?Zyss 解释称,“在以色列,5 GHz 以上的频段最高才到 5.4 GHz,而且只能在室内使用。因此在以色列现行管理规定下,Dsrc 根本不可能被其他 Wi-Fi 发射机干扰。”

“Dsrc 还专门做了相邻信道干扰的优化,因此即使是非常近的信道也不会影响信号接收。另一个考量是通信协议,由美国汽车工程师协会(SAE)定义的 Dsrc 协议在数据包丢失问题上有自己的优势,与其相比一些正在使用的专用协定稳定度就差了不少。”

为什么还要再加一层防护网?

现在的自动驾驶公司都对自己的产品相当有信心,它们认为满车的传感器就能保证车辆安全,因此再在红绿灯和车辆之间架设一套无线通讯系统好像没什么意义。

关于这个问题,Zyss 说得很清楚,“我们一直在与业界领先的一级供应商和 OEM 合作,目的就是将 V2X 带入它们的自动驾驶传感器阵列,而现在 V2I 技术已经得到了广泛认同,它们能帮助自动驾驶汽车安全地通过十字路口。”

“摄像头在强光下可能会失明,从而认不清红绿灯。如果有其他车辆遮住摄像头的视线,自动驾驶汽车可能也会看不清红绿灯,而且在一些复杂路口,想分清红绿灯对的是哪条线路也非常麻烦。”Zyss 补充。

那么为何 Mobileye 要在自家测试车上搭载一套无线通讯技术?Galves 认为:“自动驾驶汽车每次执行感知任务都少不了冗余,虽然前置摄像头能看到红绿灯的颜色,但其他传感器可不行。”

Galves 表示,红绿灯上的应答机也是一个冗余信息的来源。Mobileye 在这方面是先行者,但在用算法提取语义线索以判断红绿灯状态上,它们的技术依然没能得到充分验证。举例来说,如果与车辆垂直的车流在快速通过路口,那么算法就能判断出现在是红灯。

显然,自动驾驶汽车的软硬件都在不断进步中,不过类似 Dsrc 这样的无线通讯技术依然相当重要。Mobileye 测试车闯红灯时间也给了我们两个教训:首先,车辆与基础设施间的无线通讯至关重要;其次,这样的功能可不是所有无线通讯技术都能提供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