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叫穷边装修豪宅 网友:老赖们知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吗?

发布:娱乐资讯 时间:2018-07-02 21:58

找朋友借了80万元用于生意周转,坐拥豪宅豪车,就是不还钱。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老赖明知自己的豪宅已被保全冻结,可能会被司法拍卖,仍然重新进行装修。

边叫穷边装修豪宅 网友:老赖们知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吗?

6月30日,江北区法院前往该豪宅强制执行。

江北区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黄泰萌介绍,2014年年初,林某陆续找刘某借款80万元用于生意周转,但钱到手后一直没有归还。刘某无奈,只好把林某夫妇告到法院索还,并把林某夫妇位于渝北区金开大道一处200多平方米的豪宅申请保全。

2015年12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除80万元本金外,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支付。

虽然调解协议达成了,但刘某顾及朋友面子,没有申请强制执行。然而,林某依旧没有还钱的意思,刘某只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刘某又心软,和林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没有要求法院执行林某的房屋等财产,给林某宽限了还款时间。

到2017年年底,林某依旧没有还钱,刘某只好向法院提出恢复执行。

刘某告诉执行法官,执行期间多次找林某还钱,但林某始终找各种理由拖延,实在搪塞不过去,就说暂时没钱,要缓一缓。

让刘某气愤的是,前不久去找林某还钱,连小区大门都没让进。通过打听,林某可能正在对他的豪宅进行重新装修。“林某说没有钱还,却有钱装豪宅,200多个平方米的房子,装修费至少也要100多万元,却赖着不还钱。”刘某立即把这个信息告诉了执行法官。

6月30日上午,执行法官黄泰萌带着执行干警前往渝北区金开大道一处高档小区的林某家执行。在林某名下的临湖通透大平层洋房中,发现确有工人正在装修。

执行法官通过装修工人联系上林某,林某见执行法官都进屋了,而且自己如果不到现场很可能被换锁拍卖,只好答应过来处理。

等待一个多小时后,林某出现。执行法官当面向林某出示搜查令,并对装修工具、人员进行清场,随后对该房屋张贴拍卖裁定和公告,换锁并张贴封条。

此时,林某始终不愿拿钱了结该案,并称自己“压着几百万元货款没收回来”等,继而又提出只有以后分期还款。

刘某和物业还向执行法官提供信息称,林某有多辆豪车出入该小区。

由于林某仍有耍赖嫌疑,需要详细了解实情,林某随后被带回江北区法院进一步调查。

在法院里,林某依旧叫穷。刘某说,林某坐拥豪宅豪车,嫌装修过时,就拆掉原装修重装,却不愿偿还80万元债务,“林某装修房子的费用,甚至不低于他欠我的债务。”

鉴于林某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行为,已触犯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执行法官向林某宣读了司法拘留决定书。

目前,林某已被江北区法院司法拘留15日。

“我不是写了嘛,货物在‘各大电商平台的仓库’,他们在全国各地那么多仓库,我怎么知道他们把我们的货放到哪里去了!你可以去查啊!”被执行人叶某当场拒绝向北京海淀法院前来执行的法官提供货物具体存放地址,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最终被司法拘留15天。

边叫穷边装修豪宅 网友:老赖们知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吗?

叶某是北京申周网络技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该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杨某之妻。经法院主持,申周公司与上海派森网络科技公司的合同纠纷案于前年调解,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申周公司应在前年12月31日前付给派森公司30万元,否则应支付481818元。但申周公司一直未能履行协议内容,派森公司向海淀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向申周公司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责令其报告财产。时任法定代表人杨某表示“原本积极和解”,抱怨派森公司“很不地道”地申请强制执行。杨某请求法院支持双方和解,并称有些货存放在电商平台的仓库,可抵欠款等。

因杨某定的货物价格过高,付款时间较长,双方未能达成一致。之后杨某和叶某到法院,称公司已停业,无力偿还全部欠款,给出“偿还20万、半年内付清”的方案,并表示愿意承担连带责任。由于这一方案和调解结果差距过大,派森公司不同意,要求继续执行。

而杨某以身体有恙为由,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其妻叶某。承办法官要求叶某配合执行,叶某提交了目前货物的清单。但当法官询问货物所在位置时,叶某先说自己是新法定代表人,不知道公司情况,也不知货物在哪里;又说公司欠员工工资,这些货都被员工扣了;后称公司在深圳有官司,没有深圳法院的允许,谁都不能动这些货,可又无法提供相关手续……

法官责令叶某在3天内提供货物的具体存放地点,并告知法律后果。叶某却扬言:“我宁可被拘留,也不会告诉你!” 随后,申周公司员工向法官发短信,称货物已被抵押。法官又将叶某传到法院。叶某一脸自信地称:“其实,进入执行阶段前,我们公司货物就已抵押给我老公了。公司欠了他不少钱,还有他替公司垫付了部分员工的工资和货款,应当先还他。他的欠款还清了,我就把货交给法院。至于他把货放在哪里了,我不知道,你们法院也无权查封!”

叶某有些得意地展示一份抵押合同,“我问过律师了,没问题的。”合同落款时间正是在调解书生效后、执行立案前。该公司以欠杨某工资等为由,将公司所有货物抵押给杨某,并且将杨某的工资定为每月7万多元。

这是赤裸裸地妨碍执行。承办法官对叶某的解释感到既震惊又气愤。“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财产状况在之前的财产报告中没提及?你和杨某是夫妻,他又是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你应该知道货物下落。即使货物抵押了,也不影响法院对货物的查封。上次法院责令你提交货物的具体存放地点,你为何逾期这么久仍不提供?”

叶某却称:“已经告诉你东西在京东和国美了,具体的无法提供。你可以自己去查啊,可以找杨某问啊!”经反复劝告,叶某仍不知悔改,执行法官依法对她实施拘留。叶某仍拒不认错。“要不是他来法院告,要不是你执行,我会那么惨吗?我那么诚信,凭什么拘我!”拿到拘留决定书后,她痛哭流涕地表示现在可查到电商电话,希望法官再等等。但此刻的泪水并不能掩盖其妨碍执行的行为,因违反报告制度,叶某被依法拘留。

编辑:TF00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