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Cisco Live 2018的最大收获并非产品发布

发布:科技 时间:2018-07-04 16:31

我在Cisco Live 2018的最大收获并非产品发布

思科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罗卓克回答来自行业分析师的自由提问

在第一天主题演讲的结尾,罗卓克谈到了企业社会责任(CSR)方面的内容,在我看来,这也是思科所具备的一项核心差异化优势。但我更喜欢罗卓克的表述方式——他认为 CSR 其实指的是 “公司及其生态系统如何助力解决世界上最严峻的问题。” 让我明确阐述一下,每家大企业都有 CSR 项目,但思科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规模非常大,而且在 CSR 变得酷且流行之前就一直致力其中,其首席执行官也始终全力支持并积极参与。

对教育的坚定承诺

罗卓克提到,科技行业目前还没有足够的技术资源来挖掘技术的全部潜力,从而引出了其演讲的最后部分。他强调了思科面对这一现状所做出的对学习和教育的承诺。罗卓克首先谈到了思科率先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起的一个名为 “SKILLSet” 的项目。随着当前的技术和自动化的增加,许多工作将被取代。SKILLSet 致力于帮助100万名非技术性劳动者重新掌握新的 IT 技能,以抵消这一广泛的工作替代趋势带来的影响。

我在Cisco Live 2018的最大收获并非产品发布

Neopenda 实体设计样机

我很荣幸能与 “全球问题解决专家挑战赛” 的获胜者之一,Neopenda 的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 Teresa Cauvel 见面。 Neopenda 正在研究新生儿、生命体征监测设备,以帮助防止婴儿死亡。新生儿监测设备在美国很常见,但是在乌干达这样的国家却不同,在那里一名护士要奔波在 75 张病床间查看生命体征。Cauvel 讲述了一个触动人心的故事,这发生在去一所乌干达医院的路上——有一天晚上,两三名婴儿死亡,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因为新生儿没有任何监测系统。成本是主要问题,Neopenda 的设想是花费 2500 美元装备一整个病房,其中包括 15 台设备和与一台平板电脑。思科致力于资助有意义的初创企业, “将物联网 / 全数字化整合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并对社会、环境或经济产生积极的影响 ”,Neopenda 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思科宏伟、艰难和大胆的目标——“积极影响” 10 亿人

在前文中,我谈到了思科 CSR 的一个差异化属性,那就是规模。2016 年思科制定了 “到 2025 年对 10 亿人产生积极影响” 的目标,罗卓克表示在制定这一目标的两年后思科就已影响了超过 2.2 亿人。罗卓克谈到,在波多黎各遭遇飓风玛丽亚的现场,充满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绝望和同样不可思议的希望,这激励着思科想去做其在世界范围内所做的事。罗卓克总结道,合作伙伴、投资人、客户都关心思科代表着什么,以及思科和其他公司如何应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分享他们为地球所做的事情。就我本人而言,思科的行动是我所知道的全球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举措。

那么,这有何意义呢?

“公司” 这个词,根据其定义,首先在商业上为股东服务,然后有责任为客户、合作伙伴、社区和员工服务。员工、合作伙伴和客户会越来越希望与能够共享其价值观念的公司进行合作,无论您想称之为 “全球主义” 、 “行动主义” 还是 “千禧年主义” 。从我正在读大学的孩子身上,我的确看到了这一现象。鉴于此,罗卓克表示,思科将开始告诉更多人,这家公司正在做什么,并不再对它正在做的事情保持沉默。这非常有意义,因为 CSR 对业务非常有益。

总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