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勇事件始末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代购案为什么无罪释放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7-06 18:07

看了《我不是药神》这部影片,现场很多人哭泣着离开,感触很大,我也不例外,剧情的反转跌宕,讲述了一个小混子如何成长为一个药神英雄,法大于情还是情大于天,在这部影片中都能看到了。那么这部电影的原型“陆勇案”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药神为什么要根据陆勇卖假药事件要演绎。

格列卫价格高昂

陆勇卖假药事件完整过程

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随后开启他漫漫寻药之路,为自己的同时也帮助病友。一直觉得自己在做好事的陆勇,2013年竟因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有关部门“撤回起诉”。

我不是药神陆勇代购案为什么无罪释放

尽管最后徐勇因为从印度规模性购入靶向药物格列宁而被起诉“**假药罪”,在北京被捕,可即使这样,最后还是有上千人写信请求对陆勇从轻处理,最后以公捡部门撤诉,陆勇无罪释放。

执法者回忆陆勇事件始末

陆勇最新访谈

无锡是乡镇企业发祥地,涌现了无数的本土创业者,1968年出生的陆勇就是其中之一。陆勇的家在无锡市锡山区,是一个当地比较有代表性的殷实之家。在他创业之前,他的父亲也有自己的工厂,某种意义上说,尽管不是“子承父业”,也算是“传承家业”。

陆勇的创业之路在两年后遇到了一个当时看来几乎迈不过去的“坎”。2002年,他被确诊得了“慢粒细胞白血病”,一种国内普遍认为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办法的“恶疾”。但骨髓移植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在等待的过程中,就靠用药维持。他说,当时主要服用原厂出产的一款瑞士产“格列卫”。但这个药物很贵,且只能自费,一年算下来近30万元,加上各种检查费,一年费用总要在三十四五万元,对财力和精力都是极大的考验。“我们家当时存款现金也就是100万,但是确诊后的两年里,因为我的病,已经花了70多万。”

因为英语好,与国外网友的交流不成问题。2004年,他在欧洲的一个论坛得悉了一条消息,韩国有位病友服用了一种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效果相当不错。之后,一位客户在日本帮他购买了1个月的药量,费用仅4000多元,服用下来效果很不错。他就根据药瓶上的信息,联络仿制药的生产厂家直接购药。“算下来,印度的价格比日本购买的还要便宜,每个月只要3000元,之后我就一直用这个仿制药。”

陆勇帮助病友购买格列卫

因为自己服用效果不错,热心的陆勇于是在群内分享了相关的经历,并贴出了用药的检查数据。有病友联系了陆勇,寻求他的帮助。“包括单子怎么填,购药的量多少等等,我都帮助他们、指导他们,主要是教给他们自己去买药的办法。”陆勇说。

此后的10多年里,陆勇成了国内“慢粒细胞白血病”病友圈的“名人”,也被大家称为“药神”。

2013年底,一位四川的病友,再一次通过网络联系陆勇,寻求买药帮助,但没有收到回复。信息汇总过来,病友们才知道:当年的11月,陆勇因为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后被取保候审。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而病友们通过陆勇的帮助购买到的印度仿制药就属于这一类。

2015年1月10日,取保候审期间,陆勇因“多次传唤不到庭”被警方抓捕,并被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起诉。审理期间,陆勇坚持自己是无罪的。期间,为了帮助陆勇,一份有千名病友签名的求情信被递交到了法院,希望法院能够对陆勇免于刑事处罚。所幸的是,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陆勇避免了“牢狱之灾”。

陆勇被警方带走

“说实话,内心挺受挫的,觉得自己是做好事,结果成了被告!”陆勇说,但来自病友们的那份签名声援,让他非常感动,证明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得人心”的。他还透露说,当时的事情出了后,包括央视的《新闻直播间》、《今日说法》等知名新闻栏目都做了采访和解读,最近资深影评人士还透过新闻报道,从影评的角度进行了更新解读。“我想我的事情,成了一个代表性的事件,促动了某些方面的改变。”

我不是药神原型故事

陆勇7月5日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随着医保等新政策的推广,来找自己寻求仿制药购药方式的人少了很多。谈到热播的电影,他表示其中很多情节都是当年他和病友们亲身经历过的,并曾为电影中的这些片段流下了眼泪。

陆勇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确实“不是药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白血病患者,是一个真实的人。”

责任编辑:柯金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