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烫伤求助被指"诈捐" 父母退款:不愿孩子背骂名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7-07 00:58

(原标题:男童被烫伤求助被指“诈捐”,父母退回善款:不愿孩子背骂名)

封面新闻7月6日消息,如果胡彩云知道自己的娃娃会遭这么大的罪,6月25日上午她说什么也不会骑车带孩子走向那个卤水摊。那天,她和孩子小小同时被烫伤,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就医。事发后,她和丈夫在募捐平台募捐到善款30多万,却被人质疑“诈捐”。

男童烫伤求助被指

有人称胡彩云家条件不错,还买了保险,被质疑“诈捐”。

有人称她家有车有房,条件不差,募捐是为了骗钱。在经过几天的考虑后,她和丈夫向平台申请了退还所有善款,停止捐款。目前,他们决定卖房子筹款救小小,只因为不希望孩子长大后受到“诈捐”的质疑声。

事发:

母亲小孩同时受伤

一夜之间筹到30余万捐款

6月25日上午十点半刚过,家住四川崇州市三江镇的胡彩云骑着电瓶车,带着自己刚满3岁的儿子小小上街。但就在她把车缓缓停在文庙街一个卤水摊前时,一个没站稳,站在车上的小小连人带车向一锅滚烫的卤水栽了下去,随着卤水锅彻底打翻,胡彩云的右腿也被烫伤。此时她顾不得多想,一把将小小抱起,但此时小小的整个下半身却已经被烫脱了皮。

随后,胡彩云和小小都被送往四川省人民医院救治,小小被卤水烫伤胸前区、臀部及双腿,而胡彩云的右下脚也全部被烫伤。

虽然已经住进了医院,小小的生命体征也趋于平稳,但高额的医药费却让胡彩云一家犯了难。

“当时医生给我们大略估算,从住院治疗到后期的恢复,儿子的医药费大概需要50万,而我需要10万。”胡彩云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就他们家的经济状况来说,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

事发后,小小被烫伤的画面,被街角的监控拍到,并流传到了网上。不少人都对小小的遭遇表示出了同情和关心。“其中一个朋友知道了这个事之后就给我们建议,要不试试在网上发起一个捐款,看看能不能救个急。”胡彩云说,于是他们当晚就把相关资料上传到了网上,以医生说的60万元医疗费为目标,通过“水滴筹”向全社会发出了求助,没想到十几个小时之后,平台上就显示已经筹足了30多万。

转折:

遭遇质疑声音

“开奔驰又有房子还差钱?”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还没来得及高兴,事情的走向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筹款页面中的评论区,开始有人质疑我们家的经济状况,说我们家是做生意的,根本不缺这60万。”小小的姑婆周亚梅拿出了一个微信截图,上面写着:“那家人在其他保险公司买了保险”“300万的医疗,所有的费用都能报销”“居然跑去利用公众的同情心捐款”“这个是我们一个朋友今天早上给我说的”……

男童烫伤求助被指

有人质疑,也有人支持,并辗转多方向他们转款,加油打气。

随着相关言论流传得越来越广,胡彩云一家的心里也如压着千斤巨石一样越来越沉。“刚听到这些言论的时候我们又是伤心,又是生气,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小小的爸爸周宇说,一些评论甚至直接点名他们家是做羊肉生意的,家里开的都是奔驰。“做羊肉生意不假,但却是小本买卖,家里也确实有车,但也是开了好几年的面包车。”周宇说,这些家庭信息只有村里人才会知道,他也不晓得怎么流传到了网上,还越说越玄乎。

男童烫伤求助被指

有人质疑,也有人支持,并辗转多方向他们转款,加油打气。

与质疑的人不同,网友中也出现了另一种声音,不少捐款的人与质疑的人在评论下争论。支持的人表示,不管小小家经济状况如何,孩子烫伤是真,为孩子献爱心又有何不可呢?小小的父母称,直到今天,还有不少人辗转多方,向他们转款,并加油打气,“别理网上的流言蜚语,钱收下,这是我们的心意,祝娃娃早点康复。”看到爱心人士的留言,周宇和爱人也很欣慰,“还是感谢这些好心人,感谢他们帮我的娃娃。”

退款:

主动申请停止捐款并退款

打印银行流水单准备公开

因为被质疑“家里不缺钱”“诈捐”,周宇和妻子胡彩云做出了一个决定:停止捐款,并申请退还所有善款。这个决定对他们来说有多难呢?“目前我们已经花了6万多,大部分都是借来的,医生给我们预算的是60万左右。”

6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打开小小的筹款链接,发现该页面显示“筹款人申请退款成功”。“钱还没到我们帐上,所以平台是按原路返回,应该几天就到了。”几天前,一家人还在筹到钱的欣喜当中,谁知流言蜚语却让他们被迫放弃了这笔善款。

男童烫伤求助被指

周宇从银行打印了流水单。

下午,周宇从一家银行打印了几张流水单,流水单显示户名“胡彩云”,截止至6月24日(事发前一天)其账户余额是829.29。“这是娃娃他妈妈的银行卡,这至少证明事发前我们钱并不算多的嘛。”他说,打印流水单是为了给大家证明,自己并不是所谓的“有钱人”,也会考虑在有人质疑时公开流水单。

结局:

不愿孩子背负骂名

打算卖房救孩子

6日下午,四川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病床上,小小正在睡觉。护士拿来了一袋血,说要给他输。第一次输血的小小不知是因为被惊醒,还是怕疼,看到护士后哇哇大哭,胡彩云马上握住他的下手,一边轻柔,一边安抚,“乖,不哭,一会儿就好起来了。”

男童烫伤求助被指

夫妻俩主动申请停止捐款并退款。

看着病床上的小小,几乎全身都被绷带缠着,夫妻俩一筹莫展。“没得回头路了,捐款都停了,平台已经在退钱了。”尽管仍有好心人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他们,用转款的方式捐钱,但那一夜之间募来的30多万,他已经决定放弃。“还能怎么办,卖房子都要救!”他不清楚后期的费用需要多少,但他仍坚持用尽全力为小小治疗。

周宇说,他们一家“诈捐”的事在网上传开后,他曾想过主动找到媒体澄清,但又怕越描越黑。当记者问及,已经筹到了30万,就算有质疑,为何不顶住压力收下时,胡彩云也表现得非常坚决。她表示,这一切都是为孩子的成长担心,她怕孩子长大后,承受莫须有的污蔑,“我不想娃娃长大后,被人指着说,小时候救他的钱是骗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小小,紧紧抓住他的手,语气沉重,却目光坚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