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原型陆勇:与电影方已和解 我只是一介草民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7-07 11:47

《药神》原型陆勇:与电影方已和解 我只是一介草民

陆勇(资料图)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陆勇最近确实很忙,从7月2号《我不是药神》北京首映礼返回无锡之后,电话基本就没断过,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接受十来家媒体的采访,用他的话说:“本来生活很平静,找我求药的病友也少了,现在电影一出来又乱套了。”

对于《我不是药神》这部影片,陆勇的情绪十分复杂。一方面,他承认电影的火爆让更多人关注到白血病人群体和医药制度。但一方面,他认为电影中“印度神油”、“家暴”、“卖药赚钱”等情节曲解了他的真实经历,对他的个人形象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为此,他曾在微博上公开发表维权声明。

在凤凰网娱乐的专访中,陆勇详细介绍了与《我不是药神》的纠葛,他表示现在已经与电影方完全和解,“我更希望大家关注这部电影反映出的问题,一方面是让社会更了解我们这个群体,这是我们真实的生活环境,包括求药、对生的希望、对药的渴望、对健康的渴望,都是非常真实的。第二方面,这部电影也显示了我们国家医疗改革的进步。”

采访中,陆勇还谈及“药神”“药侠”的称号。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一介草民,一名普通的白血病人,他没有太多时间继续花在对名号、过往经历以及电影的讲述上。陆勇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值得他费心的事去做,一切终将回归平淡,电影的热度也会散去,“我终究只是个普通人,会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

关于电影:拍得比较真实,很多病友都去捧场

凤凰网娱乐:家人、身边人包括以前的病友,看过这个电影后有没有和你分享过他们的感受,都怎么说?

陆勇:这个电影很多病友去看了,都在捧场。他们觉得拍的还是非常不错的,很感人,因为这个戏里面的一些场景,包括思慧为孩子治病,包括黄毛离家出走,这都是我们白血病患者生病以后真实发生的一些事情,不是杜撰出来,是有现实基础的。所以这部电影主要还是反映了我们群体当时那种穷困的状态,还是比较真实的。

凤凰网娱乐:你对这部电影还是比较认可的。

陆勇:对,表现出来的主题还是比较正面的。

凤凰网娱乐:有没有哪一场戏特别触动到你?

陆勇:主要还是里面一些白血病患者的生存状态,包括吕受益上吊自杀,都比较真实,另外比较打动我的就是黄毛开车逃离警方的追捕,撞上集装箱卡车,我的父亲当时也是为了我,想多赚点医药费,在路上骑摩托车出车祸了,一句话都没说七天以后就去世了,所以这里面的场景看了以后会特别有感触。

关于授权:曾带着四五位病友和演员开座谈会

凤凰网娱乐:剧本创作阶段,编剧说曾经找到你授权,具体授权的内容包含什么?

陆勇:我简单复述一遍我的授权书,甲方是我,乙方是编剧韩家女,就未命名电影剧本项目开发达成协议,乙方计划撰写以白血病患者跨国买药治病的电影文学剧本一部,需用甲方相关故事及经历为背景,为了允许背景进行操作,乙方将正面宣传甲方的形象,维护其名誉,并承诺在此电影项目中,注明根据我的真实故事改编,被授权人乙方尊重甲方的各项合法权益,不得授权第三方对甲方造成伤害,该片的著作权被乙方所有,乙方不得将甲方相关授权用于该项目著作宣传发行给无关的公众。

凤凰网娱乐:授权之后到电影上映,还有哪些部分有你的参与?

陆勇:电影去年3月15号开机,3月14号剧组把我们请过去,我跟四五位病友、家属,主要是演员组、导演组进行一个座谈会,讲一下我从生病以后到我这个案子结束,整个的亲身经历,然后其他病人也分享了一下他们生命的心路,主要是了解一下我们这个群体的情况。

关于维权:他们答应的没有做到,所以我才施压

凤凰网娱乐:期间你曾有过抗议,还发了微博维权声明,你主要想表达的诉求是什么?

陆勇:因为在2016年年底的时候,我就看到电影的广告在网上出现,徐峥他扮演一个印度神油店老板,发现了治疗白血病的药物,他以此赚钱,后来又良心发现,又去低价卖药救人,我觉得这里面的故事情景也好,人物形象也好,跟我是不一样的。我不就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吗?然后我自己又帮助人家,我是无偿帮助患者,我就没赚钱,电影里面他是赚钱的,再良心发现,所以不太一样,我觉得这样的话可能对我的形象有所损伤,所以当时我就在微博上提出了我的观点。

凤凰网娱乐:除了在微博上发声之外,你还做了哪些沟通?

陆勇:这里面还有一个情况,在2016年的年底,我发现和我本人的生活不符,就马上去跟编剧韩家女联系,我跟她说你不对啊,你怎么会这样写,你不能对我形象造成正面损伤,就提出了质疑。她说这个片子卖给了宁浩公司,不太清楚这个情况,让我和宁浩公司的制片人联系一下,于是我就跟王易冰联系上了。那时候他还在日本,说2017年的春节回来以后到无锡跟我见面,来了以后也是聊为什么要这样做,当时我也理解他,他说电影经济比较起伏,要有吸引力,这样的话电影才有艺术性,票房也比较好。当时我心里面有点不太舒服,这样改的话对我的形象会不会有所影响,我就建议在片尾加上我的原型,让我作为原型站出来讲几句话,表明我的身份和态度。他说挺好,这样的话很有说服力,这个片子等于是有事实基础的,看上去也比较真实,当时他是同意的。3月14号在南京,徐峥老师也跟我说,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把片尾你讲话的那段再录一下,后来他们一直没来找我,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忘记这回事了,所以我当时在微博上面发了一篇声明。我觉得他们答应的这些东西没有做到,所以我才给他们施压。

关于和解:两次和制片人沟通,目前已经完全和解

凤凰网娱乐:电影片方还做了哪些沟通工作,大概有几次,都是谁来找的你?

陆勇:他们说之前这个预告广告主要是为了吸引人眼球,比如说广告里面有一段话叫钱就是命,他们就说这个广告是比较零碎的,我们电影拍的并没有对你进行负面的宣传,意思就是你看完电影以后再说。后来5月28号我就看了电影,觉得这个电影确实蛮感动的,也蛮震撼的,我还可以接受。到6月19号他们这部片子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进行了放映,放映以后,他们说效果很好反响很大,所以当时马上就来了,导演、片方代理、徐峥的代理他们就找我见面,主要还是对我说艺术表现力更加曲折,让我理解一下他们,对我的形象做一个分割。最后我们就达成了和解协议,之后他们片方邀请我去7月2号在北京清华大学的首映式,我也在首映式上向更多人讲出了自己的故事,表达了自己的心声。在发出抗议到达成和解,应该是做了两次沟通工作,都是这个片子的制片人,叫王易冰。

凤凰网娱乐:目前你对这部电影的态度是什么,和片方完全和解了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