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OUSE:从闭环米其林到运通黑卡

发布:科技 时间:2018-07-09 15:25

会员制在美国一个非常成熟的生意,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美国的会员制超市Costco市值超过900亿,年销售额更是多达1200亿。而在线上,亚马逊的Prime会员也一度是「不盈利」的亚马逊重要的变现手段。

两者虽然都是会员制,但模式却不尽相同,Costco是非会员无法在其中消费,而亚马逊的Prime会员则更多地是一种权益的增加。相同的是,同样作为消费世界的产物,两者如今都有着过亿的会员数量,引领着美国的零售消费行业发展。

而在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让中国的商业模式也逐步演进到了会员制爆发的前夜,用户逐渐愿意为更优质的服务和潜在更低价的权益而预先付费。正如凡勃仑在《有闲阶级论》中曾讲过的,「格调」是一种社会分层,而在格调的背后,本身消费也是一种社会分层方式,于是关于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的争论也从未停止。

即便是在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世界中,分层都是必然的选择,而在纺锤状社会结构中部的大众消费群体对新消费的需求才是最大的生意。

YHOUSE瞄准的便是这一类人群,这个起家于线下社群运营的「精选吃住玩乐特卖平台」,如今已经积累了7万多家优质商家资源,以及600多万篇代表着消费升级趋势的城市攻略内容,并寄希望于用会员制的YPASS超级会员,在升级版大众点评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抢占这一人群吃住玩乐等主要的消费场景。

「每个社群都是特定人群的符号,喜欢体育的在虎扑,喜欢健身的在KEEP,喜欢炒股的在同花顺,喜欢旅游的可能在蚂蜂窝,喜欢精选吃住玩乐的就在YHOUSE,我们正在朝品质消费符号而努力。」

YHOUSE:从闭环米其林到运通黑卡

以这样的方式,YHOUSE解决了米其林、大众点评这些本地生活服务的评选和信息提供者一直以来的交易闭环问题,先用优质内容在用户心中种草,然后以会员制的形式变现,并增强优质内容和消费格调聚拢而来的用户粘性。

会员制粘性的结果则是社区的形成,有着近似标签的用户都聚拢在了YHOUSE的平台上,YHOUSE也就有机会围绕人群去做更重度的运营,例如市值超过20亿美元的消费俱乐部SOHO House,其从线上走到线下,如今以实体店作为载体为用户提供娱乐消费服务,切入商业地产领域。

而更远的故事或许是运通,这家以商旅支票起家的公司,如今已经是美国首屈一指的发卡行,其发行的信用卡动辄几百、上千美元的年费,甚至还发行过万年费的高端黑卡。服务本身已经不再是运通获取收益的核心,其88%以上的收入来自于卡费和由此带来的消费金融收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