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带16岁儿子找上门 男子求法庭别让妻子知道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7-09 19:44

(原标题:前任带着16岁儿子找上门,男子请求法庭不要让现任妻子知道这事……)

去年,浙江衢州男子朱南得知,自己的前任带着16岁的儿子在找他。朱南虽说想见儿子,却拖了一年都没有去见,他的前任怒将朱南告上法庭。接到法院传票的朱南,说自己会来处理这个官司,但是恳请法庭千万不要让他现在的老婆孩子知道这件事情……

在安徽有了恋人、儿子却一别16年没了音讯

18年前,朱南还是个小伙子,2000年春节后,他来到安徽淮北某镇做生意,恋上当地女子杜茜。杜茜长得甜美,当时追她的小伙子不少。但杜茜都没看上这些追求者。杜茜得知朱南是浙江人,认为浙江的生活条件要比安徽强多了。

朱南虽然个子不高,但谈吐斯斯文文,还透着几分机灵,为此,杜茜喜欢上了他,经常来他这里买东西,还有意逗留,找话题聊天。朱南也把自己走南闯北做生意遇见的一些故事,讲给杜茜听,就这样,二人谈起了恋爱。

2001年农历8月,朱南在杜茜家中,按当地习俗与杜茜举办了婚礼,摆了酒席。当时朱南的母亲和他最亲的阿姨夏丽,作为男方代表参加了婚礼。在农村酒席一摆就算结婚,两人并没有去登记申领结婚证。

前任带16岁儿子找上门 男子求法庭别让妻子知道网络图,图文无关

2002年5月,朱南与杜茜喜得一子,取名杜胜。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年,朱南因生意不太顺利,决定回浙江老家发展。杜茜没想到,这一别,朱南就没了音讯。

到了老家的朱南,不知什么原因,之后的16年里他再也没有回过安徽淮北,完全不过问杜茜和儿子的情况。

而杜茜一直盼着朱南回去,由于当时的条件受限,杜茜没有朱南的联系方式,又因为没有登记结婚,身份证信息双方都不很清楚,也不知道朱南老家的地址。甚至连朱南的名字,杜茜都给记错了字。

寻夫16年后终于找到等了一年他都没主动联系

16年来,杜茜从未间断,她一边独自打工,抚养儿子,一边四处打听朱南的下落。杜胜也很懂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2015年,杜茜来到杭州打工,偶然间,她碰到了朱南的一个远房表妹方琴。

方琴表示,确实曾听表哥谈起过,他在安徽有一段让他至今内疚无比的婚姻,说他心里一直很难受,又不能和现在的妻子坦白……

知道朱南在衢州后,去年杜茜通过第三人找到朱南。据第三人描述,朱南在得悉杜茜为了儿子至今未嫁后,就流泪了,并表示很想见见自己的儿子。

朱南还说,现在自己都在家里干活,农闲时出去打打工,家里的经济全都老婆掌管,自己身边没有几个闲钱,不过他会想办法为儿子杜胜筹点钱的。但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朱南既没有给钱也没有联系过杜茜,这让杜茜很失望。

2018年1月16日,杜茜把朱南告上了衢江法院,要求由朱南支付儿子的抚养费每年1万元,从2002年起至儿子独立生活止。

男子不想让现任妻子知情抚养费

由亲戚帮忙垫付

承办法官电话联系到朱南时,朱南表示自己愿意面对这场官司,但他恳求法庭为他的案件保密,千万不要让他现在的老婆孩子知道。他还专门打电话给杜茜,让杜茜不要着急,表示他会想办法给钱的,还拜托杜茜千万不要到他家里去。

前不久,一别十六载的杜茜、杜胜与朱南及朱南的阿姨夏丽等人,相见于衢江法院,人人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杜茜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她指着朱南,示意儿子叫爸。杜胜果真喊了一声“爸!”虽然有点怯生生,但“爸”一声出口,朱南哭了。他一把将儿子拉到了怀里,说:“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欠你的太多了。”

依照法律规定,杜胜享有与婚生子同样的权利,朱南作为父亲,必须承担支付杜胜抚养费的法定义务。

法官了解到,目前朱南在家务农,农闲时出去打临工,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上学,生活上有一定的压力。且其妻主管家政,其本人无独立的经济来源。要求他从2002年杜胜出生起每年付1万元,算到今年要付17万元,这笔钱可能很难兑现。

承办法官做起了背靠背调解,双方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约定:杜胜还是随母亲杜茜生活,由杜茜抚养成人,朱南一次性支付杜胜抚养费2.6万元;从2018年6月份起,每月支付杜胜抚养费600元等。

据了解,上述款项,都是朱南的亲阿姨夏丽帮忙支付的,她表示愿意帮侄儿这个忙。(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