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7-10 03:34

(原标题: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有商家尚有2000万成本未回收)

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因洱海治污被关停的环洱海2900余家餐饮客栈,终于收到了政府的最新消息。

5月30日,大理州政府发布了《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管理规定 (试行)》,明确了洱海保护的蓝绿红三条线。其中,蓝线为湖区界限,绿线为湖区界限外延15米。按照规定,蓝线和绿线范围内的建筑物将进行拆除。

消息一出,不少客栈主愁上眉头,担心“血本无归”。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紧临洱海的院子,被划进了拆除范围。

进展:

湖水界限外15米都将被拆

雨一阵阵的。

院子里,白色条桌在太阳的暴晒下,边角出现了蛛网状的开裂。遮阳伞一年多没有打开过了,上面带着污垢。墙角也长满了杂草。

林宇(化名)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他穿着拖鞋,点着烟,斜靠在屋檐下一遍遍刷着手机。

客栈老板群里,不时会有一些信息爆出,谁家的房屋被划定在全拆的范围、谁家的只划了一半、政府人员又到谁家去做了测量……群里密密麻麻的消息和讨论,让他一会儿抱着些许幻想,一会儿又觉得没有希望。

他没有参与讨论,只是偶尔搭一两句话。

最近这一两个月,他睡得不太好,“总是焦虑,失眠”。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洱海环海路旁的标语。

林宇的客栈,坐落在洱海西边的龙龛码头旁。背靠苍山,面朝洱海,蓝天、白云、阳光、花朵、清凉的湖和沁人心脾的风,一切应有尽有。

7年前,从昆明来到大理租下这套院子,并把它打造成客栈时,他和妻子觉得,这一生,应该就在大理扎根了——这里不仅拥有诗歌和远方,还能赚钱!

然而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

根据政府人员的测量,他的客栈在“绿线”内,整栋房子将被拆除。

比林宇更为郁闷的,是杨中华(化名)。杨中华是湖北人,2015年辞掉工作,卖掉北京的房子,来到大理喜洲租下一个院子,花500多万元改造,并新建了一栋三层的海景楼。前后两栋楼,共有16间客房,其中临海的有10间。

不想,正式营业不到2年就被关停,有10间海景房的这栋楼,刚好处在拆除范围。

6月27日,《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管理规定 (试行)》发布后不到一个月,政府工作人员便到他的酒店进行了测量。

“感觉天都快塌了,现在才回收了150万的成本。”他说。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让大理走红的电影《心花路放》拍摄地也处于拆除范围。

7月1日,封面新闻记者在洱海边走访时看到,紧临湖区的房屋,都被打上了红色的印记,墙上写着数字“15”。包括让大理瞬间爆红的电影《心花路放》的拍摄地——云渡洱海度假酒店和自在酒吧,也都处于拆除范围。

不过,洱海东北片区的海东镇、挖色镇和双廊镇,拆除范围与上述海西片区有些不同。

这个不同的标准,也被商家投诉到了中央环保督察组那里。

6月22日,大理州政府官方网站发布《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交办举报环境问题办理情况的报告》,对此进行了解释:

洱海东北片区(海东镇、挖色镇、双廊镇段)已于2009年实施洱海湖滨带(东区)一期生态修复工程中,将15米范围内的房屋拆除搬迁。双廊村、大建旁村依据2013年12月省人民政府批复的《大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将双廊历史文化名镇保护规划范围线与蓝线不一致的按蓝线划定,绿线重合于蓝线划定。

这意味着,双廊镇上,包括杨丽萍艺术酒店在内的多家临湖建筑物,或将得已保留。

投资者:尚有2000万以上的投资未回收

位于喜洲桃源村的蝶海月酒店负责人孙明敏最近也很焦虑。

今年42岁的孙明敏和丈夫都曾是北京某外企的管理人员,夫妇俩年收入超过200万。

2012年,夫妇俩与朋友到大理游玩后被这里的风景和人文吸引。当时,大理正在打造环湖经济带,几个人决定在这里投资。

经过多次谈判后,孙明敏与朋友成立了大理喜悦桃源旅游文化开发有限公司。2012年8月21日,公司与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签定投资协议,孙明敏作为代表人签了字。

按照协议规定,大理喜悦桃源旅游文化开发有限公司,在桃源村投资3000万人民币,建设文化广场、文化会所以及度假酒店等,并“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云南省人民政府及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

协议签订后,孙明敏等人辞掉工作,卖掉北京的房屋和车辆,凑了3000万元,举家搬了过来。

2014年,两家度假酒店开始试营业。总共有60多个房间,价格在500-600元不等。其中,“蝶海月”酒店有40个房间。

2017年初,生意刚走上正轨,两家酒店都被要求关停。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蝶海月”酒店墙上的拆除标记。

孙明敏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到2017年4月,总投资刚回收了很少一部分。关停前,他们还按照政府要求,花费50多万元,专项升级了污水处理系统。

在等待了一年多后,最受客人欢迎的“蝶海月”酒店又被划进了拆除范围。

“我们的总投资现在还有2000万以上的投资没有收回来。这一年酒店停业,包括房租、人员开支和收入亏损,最少也损失了200万元。另外,我们还有10多年的经营权,这部分损失我们也会主张的。”

“我们现在已经聘请了律师,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吧。”孙明敏说。

焦虑:补偿标准是多少?

林宇今年48岁了,他说,如果他得不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他和妻子将真正面临走投无路的窘境,“这么大岁数了,找工作找不到,又没有技术,怎么办?”

对于此前政府“客栈污染了洱海”的定论,林宇很是反对,“这个帽子真是乱扣”。

他说,当初他和妻子来大理时,客栈外面脏乱差现象很严重,门前的湖边随处是垃圾堆。

他和妻子出钱并亲自动手整改,才变成了今天的模样。平时,他和妻子每天都会在客栈周围捡拾垃圾,妻子还曾与湖边乱扔垃圾的游客发生过口角,“她看不得往洱海里扔垃圾的行为。”

林宇介绍,他的客栈总共投入100多万元,开业前几年,龙龛码头附近生意很差,2015年、2016年客栈生意才好起来,到现在成本还没有完全收回,停业这14个月,他最少也亏损了100万。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洱海边上的游客拍照点。

杨中华也算了一笔账,他的两栋楼,拥有10间海景房的那栋,如果被拆,他将亏损300万元,“这还不算停业整顿这一年的损失,和未来的经营权被剥夺的损失”。

6月27日,政府人员来杨中华的酒店进行了测量,但他没在,也没人告知他任何信息。

现在,大家都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拆,补偿标准是怎样的?

几天前,林宇和杨中华都在客栈群上看到一个消息,“某家客栈已经谈好补偿了,每平米1400元。”

这个消息让大家很为吃惊。

林宇说,如果按每平米1400块的标准来补偿,那他和房东都要血本无归,“以这个标准,我的客栈只能补偿30多万,而且这笔费用还是补偿给房东的,房东拿到钱后,又来退我房租,那我和房东都血本无归了。”

好在,这个“1400元的补偿标准”,无人核实到具体发生在哪家客栈,客栈主们相互安慰,“应该是个假消息”。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大理双廊风景。

但,令他们忧虑的是,截至目前,并没有政府人员与他们协商有关补偿的问题。

而被镇政府通知去开会的白正(化名)回来后,也对政府的意见不满意。

白正是林宇的房东,他说,政府的人和他交谈了很久,到最后也没明确告诉他补偿标准。

“他们问我,希望怎样补偿。我说我不知道,我说按照国家规定补偿就行。”

白正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隐隐感到,“以后房东和客栈主纠纷打架的事肯定不少!”

但他向林宇保证,“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也知道你的性格,放心,其他人打架,我们也不会打的。”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洱海边上的治污系统正在加快建设。

杨中华说,他们从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得知,对于客栈主的补偿,政府可能会采取“重置成本”的标准进行,就是由评估公司测算在大理市其他地方修建一幢一模一样的房屋需要多少钱,再除去使用年限折旧进行补偿。

“我们认可这种形式,但是大理的房价现在飞速高涨,6月初,中央电视台就报道了,目前大理的房屋没有每平米一万元以下价格的。”他说,“如果以我们改造时的价格来评估,我们依然是大幅亏损。”

政府:将依法依规补偿

7月2日,大理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经过近一年多的建设,环洱海截污工程已于6月30日整体完工。

沿着环洱海公路前行,记者看到,部分路段也已栽种好了绿植,路边新建的房屋也全部处于停建状态。

大理确定洱海治污拆迁范围 有人2000万成本未回收6月30日,当地村民在洱海中打捞水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