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传君称《公寓》后来像广告片:为什么还要拍电影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7-10 13:35

王传君称《公寓》后来像广告片:为什么还要拍电影

王传君

王传君每部戏里你都认不出我,就对了

眼前的王传君,蓄着胡须,头顶渔夫帽,一副日系打扮,甚是随意。

这几年,他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大体都是这个造型。然而,三年前的他与现在判若两人。

当他在微博放出一张“颓废大叔”的照片时,网友纷纷留言:这样怎么拍《爱情公寓5》啊,会毁了我们的关谷。

王传君才不在乎网友们的感受,他更在意自己内心的选择。在被一部电视剧“伤到”之后,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演电视剧了,但随之而来的是11个月没戏可拍。

这之后,他又体会到了人生的各种极致:去纽约拍戏让他找到了自己;好友与母亲的相继离世让他彻底放飞自我;对王家卫的《摆渡人》说“我不喜欢”,让他上了热搜第一……等他再次回来时,已是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脱胎换骨。

王传君说,自己也曾“浪过”,不过“现在断舍离断得可厉害了”,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做名演员,多增加一些烟火气,不要过度曝光,“每次出来观众不认识我就对了。”

A拒演电视剧,结果11个月没戏拍

2015年,王传君接了一部古装魔幻探案剧《大仙衙门》,他演男一,所以很在乎,“我提了很多想法和建议,还帮他们改过剧本。”

拍完后,他就去了日本度假。期间接到剧组要给作品配音的消息,他一直不太喜欢别人给自己配音,就跟剧组说等他两天,然后把原定回上海的机票改签到北京。然而,等他回来后却发现,他的角色已经找人配完了。“太扯了,两天就配完一部三十多集的电视剧,我看了一眼都快吐了。”

后来,王传君搜到了配音演员发的一条微博,说“配了一个有史以来最难配的男演员”。他苦笑着:“我不是夸自己,我的语速他跟都跟不上,他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话。原来我演到80分,结果他配完就变成50分了。”

王传君“被伤到了”,从此他不再接电视剧。

只有一次例外,客串了老同学郑恺主演的电视剧《国民大生活》,“编剧老师跟我认识,他找不到演员就说能不能帮忙串一下,我看了一眼觉得挺逗的,就去串了四场戏。”

这种“任性”的举动带来的直接后果——连续11个月没戏拍。

“一开始还能坚持,但又过了几个月,真的有点慌了,发现没人再找我去拍戏了。”彼时,他想过去当编剧,也想过去做导演,后来发现其实什么事都干不成。

恰好,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在古北水镇办了一个表演班,没有工作的王传君报了名,也帮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日本人专注的匠人精神是我们所缺少的,它让我懂得要专心干好一件事,就是当一名演员。”

B接连遭遇生离死别,从此放飞自我

王传君的母亲患有癌症,2016年,医生和他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那段时间,他正好没戏拍,就陪了母亲四个月。当时他有个朋友参与了一部电影叫《情遇曼哈顿》,要去纽约拍摄,“接这部戏纯粹是因为我没去过纽约,想去看看。另外,也是因为我如果继续待在家里,我妈也受不了,她觉得耽误了我的工作。”

2016年9月,11个月没戏拍的王传君去了纽约,待了一个月,拍戏之余就去看看艺术展,他第一次感觉到一个地方是这么开放,包容度这么大,“直到现在,我微信的来源地区,写的还是纽约,因为我是在纽约‘找到的自己’。”

纽约回来后,王传君去了印度。“我有个朋友要去印度拍学生作业,我去帮他演。”从繁华的纽约一下到了印度,那种感觉妙不可言,“这是一个有神性的地方。”我们先是去了“黄金之城”杰森梅尔,之后又一路到了瓦莱纳西恒河,很荒凉,到处都是牛粪、牛尿,人们还都光着脚。和当地的一个小伙聊天,王传君问,你们不嫌脏吗?小伙子说,“水能洗掉的东西,有什么是脏的呢?”

在外界的认知中,恒河水很脏。之前BBC专门拍过一部关于恒河的片子,“在印度有很多穷人,他们这一生的梦想就是死了以后,攒一点钱可以去恒河上漂一漂,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然而,因为BBC的纪录片,印度政府开始明令禁止“漂尸”,只有七岁以下有信仰或者不是病死的小孩才可以。

王传君曾在恒河边上近距离地看过一次“烧尸”,是一位去世的老奶奶,“从一具完整的尸体被烧成一块块黑的,最后捣碎成灰,过程中没什么亲戚在旁边哭,她的儿子把骨灰弄好后,撒了一点到恒河里,把剩下的一半带回去了。”他说,那种感受挺不一样的。

从印度回来没多久,母亲就病逝了。而在三个月前,他的好友乔任梁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2016年年尾那段时间,集中体验了所有人生极致的事,生离死别全都有,那个时候就感觉彻底放飞自我了,整个人都翻了一个面,开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C敢说“不”,让他拿到了好剧本

正是在那一年的年底,由王家卫监制的电影《摆渡人》上映。娱乐圈很多明星都在微博发表“我喜欢”,表示支持这部电影。

当时王传君的母亲刚过世不久,他正在家里折纸钱,抽空刷了下朋友圈,莫名其妙就看到好多人都在刷《摆渡人》,“他们也没说喜不喜欢这事,直到看到有位记者朋友说:‘作为你的粉丝,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站台了,好吧,我喜欢。’就是这句话把我搞毛了,直接发了一个‘我不喜欢’!”他还把这句话同步到了微博上。

几个小时之后,朋友打来电话,说,“你现在是热搜第一”。

这么直言不讳,就不怕得罪人吗?“表达我自己的观点还不行?还不让我说话了是吧?”也就是在那段时间,王传君算是活明白了,敢对外界说“不”。“我觉得说‘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中庸,其实每个人就应该有自己的个性,这样这个世界才有可能变得不同,不然都成了为别人而活。”

可能有人会觉得,在演艺圈,像王传君这种性格肯定会丢失掉很多资源。但在他看来,自己没什么好失去的,也不想收获什么。

正如他所言,“对的人自然会跟对的人在一起,如果我很拧巴,自己也会很累。”一句“我不喜欢”,真的就让他遇到了“对的人”——陈冲导演的新片《英格力士》监制,在面试了众多演员后,都没有找到角色身上的那股劲儿。有一天,监制正好刷到微博上王传君发的“我不喜欢”,他赶紧给陈冲打电话说,不要找了,我已经帮你找好了。

拒绝影版《爱情公寓》

——为什么拍,越看越像广告

下个月,电影版《爱情公寓》即将上映。然而,原班人马回归中,唯独少了饰演关谷神奇的王传君。

“拍《爱情公寓》对我来说,只是一段经历而已,没那么重要。关谷这个角色也是没办法,别人要求我一定要演成这样,跟傻子一样,观众还特容易喜欢这种装疯卖傻的角色。”电影版《爱情公寓》筹备时,他就拒绝了,“大家都觉得拍完《爱情公寓4》就应该结束了。因为已经合作不下去了,先不说抄不抄的事,你不觉得越看越像一部广告片吗?全都是广告植入,为什么还要拍电影?”

至于粉丝,他的原则是“你们愿意留就留,爱来来,爱走走,不关我事。”

跟了王传君时间最久的粉丝是从2007年的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开始的,“有几个就像亲人一样,我演话剧,他们就在旁边看着,说这里不对。我说噢,我再试试。”

彻底放飞之后,观众在银幕上第一次看到“脱胎换骨”的王传君,是2016年底《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马仔。很多人甚至没发现,他是《爱情公寓》中的关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