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发布:明星新闻 时间:2018-07-11 10:30

原标题: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作者/十八子

致敬李志-(理智)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是一个老古董,理性没克制住冲动,傲然站立在风中。他比你们这些资本方贫穷,感性会带来平庸,不想做英雄,交给你们一纸诉讼,只想换来些许尊重。我方天雷地动,你方按兵不动,谁比谁有种?派了个前锋,把话题搅得笼统,想把屁悄无声息放在空中,律法在你心中,有用无用?

发视频、放录音、连续发布《哇唧唧哇》、《小文与老迟》rap单曲……几乎能用到的方式全用了,李志终于在今天(7月10日)逼出了事件的主办方哇唧唧哇。

哇唧唧哇代表马昊出面向李志道歉,并传达出这样几个意思:

1.主要是来解决演唱会的版权问题,关于演唱会的部分我们一定解决到底,愿意承担法律的一切的后果。

2.《明日之子》是腾讯视频作为主要出品方,并且在腾讯视频上播映的节目,音乐版权都是由腾讯视频相关版权部门去处理的,当然处理的结果我们作为主办方和出品方之一,会共同去承担我们的事项。

3.在这个行业不规范的时候,愿意和李志老师的团队一起来完成这样一个路径。因为它没有先例,这件事情如何解决,包括怎样是合理的最终解决的流程,希望能够跟行业的机构、平台,也跟我们的音乐人一起联合起来,就是能够成立相关音乐版权的自律联盟。

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一定程度上来说,李志团队稍占上风。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但与此同时,网友对哇唧唧哇的回应并不买账,认为“推的真干净,最后终于被骂怕了,让大家停止艾特他们了”“鸡贼,节目侵权甩锅腾信、巡演侵权甩锅艺尚春,赔偿金200万肯定不会赔满的大不了让法去判。总结就是都怪我哇唧唧哇遇人不淑遭队友拖累但虽然我哇唧唧哇监管不力我哇唧唧哇也还是像李志一样是推动版权保护的先驱者”……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为什么这件事情受到这么大的舆论关注呢?还得从年初的毛不易侵权李志歌曲说起。

我以为的是你以为的

“就是老毛病啊,年初毛不易侵权的事情就没有妥善地解决。他们(哇唧唧哇)的说词是‘以为李志消气了’,这事就过去了,但就是没有解决,最后是不了了之的,到现在都没有解决。”李志经纪人迟斌今天忙坏了,电话一个接一个,在间歇空挡接受了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的采访。

2018年1月,明日之子全国巡回演唱会洛阳站巡演,毛不易唱了一首《关于郑州的记忆》被李志指责侵权。

事后,毛不易微博发了声明,并及时更新进度:“我公司将巡演事宜承包给总主办方之后,根据各地不同政策,总主办方将具体工作承包给了各地主办方,具体责任划分尚不明确,我和我的公司正在积极推进。”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上述的主办方便是这次事件的主角“哇唧唧哇公司”,地方主办方是“杭州艺尚春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下称“艺尚春”)。也就是哇唧唧哇认为版权问题交由处理的公司。

7月6日,艺尚春相关人联系到了迟斌,大概意思是说“我们发了声明,以为李志老师消气了,原谅了我们这次的问题,这个事情解决了,后来老师又提了,我们想问,是不是我们解决的,您这边不太满意?”

迟斌也表示“非常非常不满意,首先,这个道歉函上没有提及任何人的名字,什么样的事件,毛不易翻唱了李志的哪首歌,这些信息都没提到。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道歉函,而是充满外交辞令,偷奸耍滑的一份文书而已。并把这个意见返回过去了。第二,没有任何人来和我说,要不要补一下授权。”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而这个事情辗转到今天,其实也就是昨天(7月9日)在上海碰了一面,然后我们再继续等他们的回复。一而再再而三还是拖着时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迟斌告诉河豚君。

发文、道歉,综艺维权只能靠舆论?

多年音乐版权维权经历,的确是维权难。但迟斌也感受到行业的确在越来越好。比如,各大音乐上的音乐版权,相关政策下来后,的确好了很多,盗版音乐都直接下架。

而综艺这块,似乎永远是音乐侵权重灾区。“基本没有什么惩罚,就算赔偿也是九牛一毛,所以当然大家都不在乎有没有侵权。”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小娱盘点了几年来,各大综艺出现的侵权事件:

2012年,《中国好声音》,侵权曲目《我的歌声里》、《独上西楼》、《说,你爱我》

2013年,《中国梦之声》,侵权曲目《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2017年,《我是歌手》,侵权曲目《默》、《opera2》

2017年,《明日之子》,侵权曲目《关于郑州的记忆》、《天空之城》、《圆圈》、《成都》

2017年,《梦想的声音》,侵权曲目《浮生未歇》、《月亮粑粑》

2018年,《跨界歌王》,侵权曲目《恋恋风尘》、《儿时》

2018年,《偶像练习生》,侵权曲目《Mask》、《半兽人》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 不完全统计)

“歌手钟志刚发微博称李玉刚在节目中演唱的《月亮粑粑》构成了侵权,而且到节目播出都没有得到节目组的任何通知或收到任何版权费用。”

“《儿时》原唱刘昊霖发文斥责,称未接收到任何通知,未授权情况下节目录制并播出。之后,《跨界歌王》发文道歉。”

微博发文→侵权方道歉,微博发文→置之不理,微博发文→石沉大海……到今天,李志已经不是第一个被侵权的音乐人。那么会不会是最后一个?

同样在今天,陆续有一批被侵权的音乐人出来说这件事。比如,黑豹乐队歌手赵明义。

“你们至今没有人联系我。你们是觉得我斗不过你们,还是觉得我粉丝太少?……”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被侵权,李志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就这套路,看来短期内李志不会是最后一个被侵权的。

事情最终的结果会怎样,我们三天后见。

以下是迟斌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实录:

娱乐资本论:整个事件过程中,你们团队最在意的是什么?

迟斌:整个过程中,我们最在意的事情,就是希望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侵权,我们希望真正有企业有这个担当,能来承担责任,第一时间来给我们解决,该道歉道歉,该赔偿赔偿。

娱乐资本论:你们希望这件事情得到怎样的解决?

迟斌:根据我们已经提出的赔偿诉求来解决,这是我们希望得到的结果。那如果得不到这样的赔偿诉求,达不成共识的话,我们就要走法律程序了,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步骤,但是我们目前还在等消息。

娱乐资本论:你认为为什么综艺节目中,出现音乐侵权的事情如此难解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