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聪女孩自强自立逐梦清华 用眼睛读懂人生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07-14 08:16

失聪女孩自强自立逐梦清华 用眼睛读懂人生

江梦南

失聪女孩自强自立逐梦清华 用眼睛读懂人生

江梦南和父母

【中国梦·践行者】失聪女孩自强自立逐梦清华用眼睛读懂人生

大洋网讯“人比山高,脚比路长”,江梦南在湖南宜章分享自己成长故事后,为年轻的同学写下了如是寄语。

半岁时,江梦南因耳毒性药物导致极重度神经性耳聋,左耳损失大于105分贝,右耳听力完全丧失。从此,她就一直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经过父母的努力,她学会了发音,并通过读懂唇语,与其他人正常交流。

初中开始,知道“迟早都得离开父母,适应外面的世界要越早越好”的江梦南,便一直寄宿住校,独立学习和生活。高考时她以615分的成绩考入吉林大学,顺利完成了本科和硕士研究生阶段的全部课程。在校期间,她获得了吉林大学自强自立大学生标兵、白求恩医学奖学金、东荣奖学金等荣誉。

近日,她被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录取为博士研究生。9月,她将逐梦清华园,继续用眼睛读懂人生。

江梦南始终记得,小时候每到周末,父母都会骑着单车带她到一片茶场,一家人在那里一“玩”就是一天。但随着自己慢慢长大,她才知道,原来那是父母的工作,“我当时一直以为是去玩的”。

在江梦南的家中,父母坐在她身旁,每当有人问江梦南,父亲或母亲就会用手轻触一下她,提醒她别人正在与她讲话。之后,江梦南就会转过头,睁着大眼睛看着对方,读唇语,理解对方的讲话。

不敢相信女儿聋了

1992年,江梦南出生在宜章莽山瑶族乡,父母是当地民族中学的老师。“我是瑶族,我姓江,父亲姓赵,爷爷姓宋,我们那里子女随母姓的多。”江梦南说。

“女儿是不幸的。在她半岁时,一场大病(持续高烧二十几天)之后,出现了听力障碍。”江梦南的父亲赵长军说,由于住在穷山沟里,加上工作太忙,女儿的病情当时一直没有确诊。直到1993年暑假,他和妻子带女儿从乡医院到县医院,再到市医院、省医院,最后一直到了北京,几乎跑遍了中国最好的耳科医院和耳科研究所。

“差不多一岁的时候,我们在长沙的湘雅医院确诊了她的病情。”赵长军回忆说,当时湘雅医院的诊断结论是:“无听力(135分贝未引出反应波),系极重度神经性耳聋。”医生说,他们无能为力。

“肯定是机子出了问题!”这是江梦南母亲的第一反应。“没有再做检查的必要了,长大送到聋哑学校是最好的打算。”当时医生这样告诉江梦南的父母。

江梦南的母亲说,医生也是好心,一次检查费就要近300元,相当于当时他们家两个月的工资。但她和丈夫都不信,要求再做一次检查。医生动了恻隐之心,免费为江梦南做了第二次检查,但检查的结果仍然是极重度神经性耳聋。

“女儿失聪了!”赵长军说,当时揣着检查报告,他和妻子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七月的长沙酷暑难熬,但我们感受不到炎热,虽然阳光灿烂,而我们的眼前却一片灰暗。”

打“哇哇”让我们心滴血

第二天,不甘心的赵长军与妻子想到了“助听器”,但医生则告诉他们:“助听器只是适合听力损失小于95分贝的,你们的女儿135分贝都没有引出反应波,言语康复的希望很渺茫。”

“我们又失去了理智,为了那一丝丝希望,固执地要求医生卖一副助听器给我们。”赵长军说,在医生的一再劝导下,他们买了一副价值300元的国产盒式助听器。

一岁多的女儿已会玩玩具,助听器在她的眼中就是一个“玩具”。“不到半天,耳机线挣断了,耳机也被送进了嘴里……再后来,玩腻了,拿到手里就摔。”为了让女儿适应助听器,父母会在女儿睡着后给她戴上,然后就在耳边放火车、汽车、动物声音的磁带。“声音就像是站在铁路旁听火车经过那么大,但女儿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有件事让赵长军至今印象深刻:跟女儿同龄的孩子都会玩打“哇哇”的游戏,他和妻子教女儿学打“哇哇”时,女儿却只有动作,没有声音,“打‘哇哇’时,她觉得好玩,她在笑,我们的心却在滴血。”赵长军说。

“我们常想3岁的她会怎么样?6岁的她又会怎么样?那时,别人的孩子进幼儿园、进小学了,她行吗?也就是这个无声的动作,更坚定了我们为女儿康复的决心。”赵长军说,之后,夫妻俩一直没有放弃教女儿做言语训练。

一句“妈妈”

1994年1月,他和妻子带着行囊来到了北京为女儿寻医。当时是北京最寒冷的季节,气温将近零下20℃。一家三口从未到过北方,对这样的寒冷虽有准备,但还是难以忍受。“一到北京我们就把替换的衣服全部穿上,穿得像三个布袋子一样,但还觉得冷。”赵长军说,一家子跑遍解放军总医院、协和医院、同仁医院、中日友好医院……但所有的检查结果几乎都是一致的:器官发育正常,染色体正常,系高烧所致极重度神经性耳聋。

带着失望,赵长军一家即将结束北京之行。就在坐车赶回湖南的前一晚,“女儿扶着床沿自顾自地玩着,不知是玩具掉了还是什么原因,分明听到女儿在向我们发出求援的声音。”赵长军说,当时他和妻子像触电一样,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们半年来努力进行言语训练的结果。之后,他们就围着女儿,诱她叫“妈妈”,女儿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父母,做出了叫妈妈的口形,但没有声音。妻子把女儿的小手拿过来放到自己的脖子上,让她体会到声音的振动,一遍又一遍地说“妈妈”。

终于,一段含混不清但又有意识的声音从女儿的口中发了出来:“妈~妈”。“女儿也好像要哄我们开心似的,一声比一声清晰地叫着。”随后,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要女儿喊“爸爸”,女儿又喊了,只是没有“妈妈”喊得那样准确。

“一个晚上,我们就这样不知疲倦地争着要她喊‘爸爸’‘妈妈’,懂事的女儿也好像要把以前没叫出来的‘爸爸’‘妈妈’全部补回来一样,不知疲倦地叫个不停。”

阅读速度超过常人

“女儿的语言是康复了,但上学读书还存在困难,听不清老师讲课,怎么办?”赵长军说,当时他们就决定提高女儿的自学能力,还要训练女儿的“读唇”能力。

为此,他和妻子找来儿童心理学、家庭教育以及聋儿康复方面的书进行学习。在突出自学的前提下指导女儿读书学习,并训练她如何识别他人的口唇变化,每天定期让女儿看带字幕的电视节目。

渐渐地,江梦南能从别人说话时口唇的变化分辨出对方在说什么。她的阅读速度有了惊人的提高。“比如我们看一篇文章要3分钟,她只要2分钟,这是看字幕电视训练的结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