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格勒《盛夏》单纯莽撞 FIRST盛夏蓬勃热烈

发布:电影 时间:2018-07-14 08:17

列宁格勒《盛夏》单纯莽撞 FIRST盛夏蓬勃热烈

剧照

列宁格勒的盛夏单纯莽撞 FIRST的盛夏蓬勃热烈

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无心同科恩兄弟一样用环形叙事讲述为了音乐信仰却落得且行且绝望下场的loser故事,热衷于挑衅政权的人物脾性也未曾在本片中有过展露。导演渴望同所有摇滚迷一样撕去所有标签,单纯地在盛夏描述一个燥热的故事,用自己的方式宣示着个体的存在,以自己的方式期待着变革的来临。影片黑白影像在摇滚教徒第一声开嗓,整个画面就溢满了色彩。

维克多·崔本人在80年代末极为政治见解倾洒自己创作的一腔热血,但导演却选取了他一生中最平和的一段经历去描述。但凡是留名青史的人物,终究逃脱不了被一段生卒年月潦草定义的宿命,旁人只得凭借留存下来的资料妄加揣测。影片中,看似最不起眼的生命阶段取样,那些在逼仄的公寓里哼唱一段旋律、临摹一张封面,或在朋友家客厅偷偷开一场小型音乐会的平凡瞬间,让Mike和Victor更加有血有肉地傲立在摇滚史上。导演无意评判历史的定论,而是专注人物和故事本身,回归小礼堂,回归真实、炽热、无畏的目光,回归每一个人对于摇滚与盛夏最私密的情绪。

在影片中的那个夏天,生活仿佛被拉长,情绪来不及解说。其中的人们不在乎这是朋克、蓝调还是英伦摇滚,不在乎这摇滚乐是否血统纯正。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崭新的,像夏日乘凉时呼吸的每一寸空气,像夏夜一跃而入的清冽河水。尽管单纯而莽撞,但这就是他们对一个即将到来的伟大时代之告白,也是作者的示意。

而在七月西宁FIRST影展的夏天,我们将跟随《大象席地而坐》的开幕进行了一次出逃,看似绝望的沦丧中怀揣着对最后一寸希望的原动力。而《盛夏》作为闭幕影片会让我们跃然领悟到,即使绝望与消亡是生活的本质,只要此刻身处灿烂的瞬间,希望就能成为永恒的回音。

7月27日,来到盛夏的西宁,一起感受影片《盛夏》热烈蓬勃的生命力。闭幕影片放映结束当日,也在青海大剧院迎来第12届FIRST影展星光红毯和青年电影盛典,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获奖影片在盛夏的夜晚公布。7月21日—7月27日,每场映后积极参与交流的观众,即有机会获得红毯观礼票及颁奖礼入场券,与青年影人共度属于电影的夜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