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赛飞出演剧戏音乐剧《杨月楼》 她塑造这个奇女子形象有何特点

发布:电影 时间:2018-10-10 09:58

她是经典越剧《五女拜寿》里义薄云天的翠云;她是电视剧《大宅门》里敢爱敢恨的杨九红;她和中国众多大导演都合作过,谢铁骊的电影《红楼梦》中,她是妙玉;张艺谋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她是三姨太梅珊;李少红的电影《红粉》中,她是青楼女子小萼;陈凯歌的电影《风月》中,她是姐姐秀仪……太多性格鲜明的女性形象,因为何赛飞的演绎,而给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何赛飞出演剧戏音乐剧《杨月楼》 她塑造这个奇女子形象有何特点

越剧演员出身,影视演员出道,她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既有古典婉约的情意绵绵,又有鲜活生动的时代风尚。她似乎演的每个女人都美,却美得各有千秋,性格也迥然不同。多年来,何赛飞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影视表演方面。如今,久违舞台的她,终于在十一长假期间再次登台北京,和李宝春、金士杰等名角联袂主演原创剧戏音乐剧《杨月楼》,扮演爱上绝代名伶杨月楼的富家千金韦阿宝。

重回舞台再演传奇女子再登舞台只因此剧“太好玩了”

和何赛飞约在宾馆见面采访,满面笑意的她打开房门,虽然素面朝天,但眉眼依旧灵动秀美;一身青春休闲装扮,也更添几分活泼俏丽。桌子上铺着准备挥毫泼墨的笔墨纸砚,则是她平时爱好之一,并且在圈中已颇有名气。这个秀外慧中的女人,无惧岁月,依旧美得充满韵味。

剧戏音乐剧《杨月楼》由李宝春导演、编剧,金士杰担纲艺术顾问,杨立新任表演指导,李宝春、何赛飞、金士杰、孙丽英、陆锦花领衔主演,是以戏曲跨界融汇话剧、评弹、交响乐等多种艺术样式的创新形式演绎晚清四大奇案之一杨月楼案,唱响绝代名伶杨月楼的人生传奇。

如今定居生活在上海的何赛飞,很少有机会和北京观众见面,舞台大戏作品也已多年没有了,。“讲老实话,话剧这些年来找我的也不少,但是都没有太大兴致。”但她唯独对这次的剧戏音乐剧《杨月楼》兴致盎然。“我本来就喜欢音乐,当时一听这个就觉得,哎,这个太好玩了!”何赛飞说着就喜上眉梢,兴奋起来。

但到底什么叫剧戏音乐剧?舞台上又到底是什么形式?何赛飞笑脸盈盈地答道:“主要还是围绕人物的情绪,什么样的音乐形象能够表达当时规定情境中的人物情绪,什么样的音乐符合形象,什么歌风比较适合,那就拿什么来。”

以角色为出发点选择最合适的表演方式,只为了让戏好看好听。几位各领域的大师级演员编剧,这回凑在一起做的这件事儿,怎么听都怎么觉得很酷!

杨月楼是红极一时的京剧名伶。咸丰年间,他曾跟随师傅在天桥卖艺。后来演《泗州城》中的孙悟空一角出了名,人称“杨猴子”。出露头角后便应上海金桂戏院老板之邀南下。初来乍到,他就凭借出色的表演技巧,在金桂戏院一炮而红,迅速风靡申城。坊间更是流传有一句佳话,“金桂何如丹桂优, 佳人个个徽勾留。一般京调非偏爱, 只为贪看杨月楼。”何赛飞扮演的韦阿宝是一位富家千金小姐,对杨月楼一见钟情。可大清优伶身份低下,两人的地位悬殊,在那个年代,这就是一个悲剧的开始。最终,杨月楼被冠以“良贱不婚之礼法”、“整觞风化”的罪名,因“诱拐卷逃”被关入牢中,妻离子散。

《杨月楼》中韦阿宝的角色和《大宅门》中的杨九红有着某种相似之处,都是为爱奋不顾身的女性角色,都有着可敬,可爱,可怜,可悲的一生。而富家出身的韦阿宝,不同于杨九红出身于风尘,因此她从衣食无忧、百般受宠,到痛失所爱、颠沛流离,其不幸遭遇更是令人扼腕同情。

为塑造人物想出很多好点子

在排演《杨月楼》的过程中,何赛飞利用她多年来的艺术经验和感悟,为塑造韦阿宝这个人物想出了很多好点子,。“我坚持最后两场戏,韦阿宝要穿着平民衣服,头发也白了,就是把张力拉出来。她一开始那么富贵,最后那么凄苦,会特别打动人心。”何赛飞一门心思钻在戏里,嘴里说着韦阿宝的种种可能,就进入了人物的状态,一副楚楚可怜的动人之情,似乎下一秒就要哭了出来。

她完全投入角色,甚至不顾形象,还想要在脸上做个伤疤,可大家都不忍心破坏她在舞台的美丽,她却自有她的道理:“韦阿宝在外面很有可能处处被人欺负,因此会衣衫褴褛,身上有伤。但他们不让我往脸上弄伤疤,那么好吧,破旧的平民衣服是一定要穿的!”

“我是那种演戏时比较‘能给’的人,就是演戏对感情不吝啬,比较能给予角色饱满情绪的。”,她说着说着,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好像一下就陷入了充沛的情绪之中,“年纪大了,老这样演是要脑充血的,不骗你呀!”吴侬软语的腔调带着点儿娇嗔,让人听了想笑犹怜,又心生几分敬意。正是因为这种投入和敬业,让她对每一个饰演的角色都倾注心力,在角色里重活一次。舞台剧,更是因为一场戏的完整性,而更有一戏一生的错觉。

还有一个关于韦阿宝的细节,很有意思。阿宝一出场,便是“女扮男装”去戏楼听杨月楼的戏。这也是何赛飞想出的点子,。“我们分析人物,要里三层外三层做功课,包括社会背景,历史背景。” 既然故事发生在晚清时期,西方思想已经影响了旧上海,何赛飞想,韦阿宝作为一个富家千金,思想上行为上都会受到西方的影响,。“她想出来看戏,就要伪装自己,而且还有趣新鲜。她会有一种反串的快感,也有一种玩的快乐。这也是当时有钱有闲的千金小姐才会做的事情。”这个想法也获得众主创的一致同意,于是便有了一个身着男装的酷酷韦阿宝。

更有意思的是,何赛飞不仅要让剧中的韦阿宝形象时髦,嘴里有时冒出几句“洋文”,而且坚持还要给韦阿宝配个包,不是普通的包,一定是国外才有的时髦包,。这要是放在现在,可不就是大牌奢侈品包包嘛,而且还是海外代购才有的那种款式。“年轻女孩嘛身上穿着传统的服装,手上拿那个西洋包,这才能体现当时的时代背景。”因此剧中这个包包也是由金士杰老师专门台湾带“代购”回来的,跟北京的朋友们见面。

“只有真动心了才能演出来,才真实。”,对于塑造角色,何赛飞说,:“对于我们当代演员来说,经历越丰富越好!我的影视剧创作,得益于我多少年前在越剧舞台上的磨炼;而我现在舞台戏剧的创作,也得益于我在影视剧创作中的经验。”

编辑:TF017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