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因妻遭骚扰追打骚扰男被判刑 上诉称正当防卫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8-10-11 00:45

2016年5月21日,长期在沈阳打工的邵民生回到位于凌源市的老家。夜晚上床入睡后,被曾多次骚扰妻子的同村村民丁向廉砸窗户的声音惊醒,遂起身出了房门,与丁向廉厮打起来。

丈夫因妻遭骚扰追打骚扰男被判刑 上诉称正当防卫

厮打过程中,邵民生妻子黄玉上前拉架,被丁向廉打伤,同时,丁向廉亦被邵民生打伤。随后,黄玉报警,丁向廉被送往派出所。后经医院诊断,丁向廉轻伤二级,黄玉也受了伤。

因敲窗行为不当以及打伤黄玉,丁向廉以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15天,而邵民生则被丁向廉诉至法院。2017年5月15日,凌源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邵民生有期徒刑10个月。

双方不服,均提起上诉。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邵民生犯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并发回重审。2018年9月10日,凌源市人民法院重审认定,邵民生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

“丁向廉多次骚扰、威胁我妻子,不知我在家的情况下,还打碎我家玻璃,把我妻子打伤,还害得她精神抑郁,导致我家孩子也无人照料。”邵民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就算构成伤害也是在正当防卫,“我现在的诉求就是无罪,不是免予刑事处罚。”

妻子在家多次遭同村村民半夜骚扰

邵民生家住辽宁省凌源市四合当镇大马营子村,长期在沈阳打工。

王文卿和邵民生在一次公益活动中认识,在案发前,王文卿还和邵民生一起到邵民生老家做过公益。王文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那时候他媳妇精神状态好,看上去乐呵呵的,事发后,我看她情绪也不好了。”

“邵民生是优秀农民工代表,一直致力于农民工维权、保护留守儿童和留守妇女的权益、大爱清尘等公益事业,而他自己的妻女却在半夜遭受惊吓。” 王文卿感叹道。

邵民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老家,就算回家也可能是白天回去晚上就走。我和妻子都是农村人,她遇到骚扰也不好意思跟我讲,所以我也一直不知情。”

据邵民生的妻子黄玉讲,在案发前,自己曾遭到丁向廉入户骚扰。对此,黄玉写下一篇关于丁向廉骚扰她的《情况说明》,文中称:

2016年5月7日晚,她和女儿在卧室睡觉,先后听到丁向廉敲、撬窗户的声音。后丁向廉从窗户跳进房内,一边说着“我已经看上你好长时间,没功夫下手,我媳妇去北京要一个月后才回来……”一边抱住她想发生性关系。

黄玉挣扎却无法摆脱,就大声向10岁的女儿呼救,女儿已经被吓哭了,丁向廉看见女孩在,慌了,就往窗外跑,还让母女俩不要将这事告诉他人……

5月11日晚,丁向廉又到邵民生屋外,称想要跟黄玉好。

证人张某提到,2016年5月17日至19日,黄玉都在她家睡觉,“我问她为啥来我家,她说不要问,她也不知道问谁去,接下来我就没好意思问了。”

董某也作证称,那年5月中旬的某天,她和对象吵架,便去了黄玉家。晚上,黄玉让她作伴,并告诉她,有个姓丁的经常敲她家窗户吓唬她。

又一次砸窗骚扰被女子丈夫追打

2016年5月21日晚,邵民生回到家里。他当时并不知妻子被骚扰,那晚,他与妻子、孩子在东屋睡觉。

据他在供述中所说:“我睡得比较死,就听见我爱人骂,房子外面咣咣响,我没有穿衣服就下地,打开房门看见一个人进了我家外屋,他看见我出来转头就跑,我就开始追。大概跑出十米左右有个小推车,(他)就推着手推车要撞我,我躲开了。他又向前跑,撞上了停放在那里的摩托车,我追上他之后我俩就厮打起来。”

“这时候我媳妇过来拉我,他过去就把我媳妇给打倒了,我见他打我媳妇,就把他按在地打了几拳,然后用裤腰带将他的手捆上……我追上他,两次厮打就是互相拳打脚踢,具体怎么打的,记不清了。”邵民生说。

对于当晚的事件经过,丁向廉则称,当晚10点左右,他去邵民生家窗外敲窗户,喊黄玉没有回应,便感觉不对就往回走。邵民生则抓住他,拿个东西便想打,还说来贼了让黄玉报警。邵民生用拳头打了他头部、胸部,他俩撕扯往西边道口时,黄玉走了。而(撕扯)到邵民生家西边草垛时,他被打懵,清醒时就已经被捆上了。

“邵民生在我身上,双手按着我的胸脯,双腿在我的身体左侧,膝盖顶在我身体左侧腰部,然后跳身用膝盖蹲打我两三下,之后就骑在我身上打我。”丁向廉称,等警察来了邵民生才停下。随后,丁向廉被带到派出所,民警看丁向廉受伤较重,让他联系家人将其送到卫生院。

“到第二天上午时,我前胸特别疼。”丁向廉又被送往市医院住院。

丁向廉的弟弟作证称,他看到邵民生在草垛那里用拳头打他大哥,警车到了黄玉就自己倒在地上了。丁向廉的侄子武某也作证,“当时邵民生媳妇在草帘子那站着。”

高某则作证称,邵民生是他三小叔子,他听到声音到现场时,看见黄玉在地上躺着,邵民生让他别管她,进屋看孩子去。“我到现场时已没有其他人了,当时玻璃已经碎了。”

打人致伤,女子丈夫被判犯故意伤害罪

事发后,丁向廉就其伤情先后做了三次司法鉴定,损伤程度均为轻伤2级。5月22日凌晨2点,黄玉被送往医院,住院11天。

出院后,黄玉将丁向廉诉至法院,法院认为,丁向廉虽否认殴打黄玉,但其供诉与邵民生供诉黄玉劝架的过程一致。丁向廉因酒后无故到邵民生家阳台处敲窗滋事,2016年7月28日,被凌源市公安局给予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

黄玉被诊断为头皮、胸、手挫伤、后循环缺血,可以认定黄玉受伤由丁向廉所致。凌源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处丁向廉赔偿黄玉医疗费等费用共计约5600元。

对此判决,丁向廉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1月31日,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而在邵民生被检察院指控犯故意伤害罪并附带丁向廉对邵民生的民事诉讼一案中,2016年7月29日,邵民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2017年5月15日,凌源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邵民生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赔偿丁向廉医疗费、误工费等约1.3万元。2017年5月28日,邵民生刑满释放。

双方不服判决,均提起上诉,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邵民生犯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并发回重审。

重审时,邵民生的辩护律师王秋实在庭上辩称,丁向廉深夜砸玻璃、入户威胁留守妇女,邵民生冲出家门后立即让家人报警,之后追捕丁向廉,丁向廉反抗后双方进行撕扯,双方撕扯的主要问题是控制与反控制,邵民生在主观上是没有任何加害的故意,他的目的只是要将这个村痞抓住并交到公安机关处理而已。

法院未采纳邵民生是在正当行使扭送和自卫权利的辩护意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