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中美对决:争夺十亿级消费者

发布:科技 时间:2018-11-07 19:58

原标题:鲜为人知的中美对决:争夺十亿级消费者

1937 年,在上海居住的美国商人 Carl Crow,写下了一本名为《四万万消费者》的书,在书中,这位前新闻记者以精彩的笔触,记录下一个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商业社会,其中的许多故事和规律,直到今天依然值得借鉴。

这本书启发了后来者:2005 年时,美国记者和商人 James McGregor 沿着前辈的路,又写下了《十亿消费者》一书。这位同样在中国生活了 25 年以上的 " 老外 ",希望通过自己的著作,让那些 " 脑海中遍地黄金和希望的外国商人 " 们,认识到一个更真实生动的中国商业生态。

无论是 " 四万万 " 还是 " 十亿 ",这样的书名都不言而喻——广袤而尚未开发的巨大市场,无数等待着加入消费洪流的中国人,先行者足以赚个盆满钵满,到处都是喷薄欲出的力量和欲望。

如今,又是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的十几年过去了,中国除了依然是世界上最有生命力的商业版图外,更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原本只能作为被观察和被开发的十亿消费对象,如今却成为了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甚至进一步,在他们中已经涌现出了更多的 Carl Crow 或 James McGregor,这些先行者就像几十上百年前的美国人一样,看到了新的 " 十亿消费者 "。

这个新版的十亿级消费者故事,要从印度讲起。

" 原始部落 " 的诱惑

"19 岁的 Saraf 在位于印度巴特那的一所大学学习。在 15 岁时,他得到了他的第一部智能手机。当时,他希望在他的新设备上播放电影和游戏,但当时糟糕的移动网络使其无法实现。"

Saraf 的遭遇,正是这个全球增速最快经济体中,万千年轻人的缩影。

移动互联网对于中国人来说,早已经如同水电一般无处不在且严重依赖。断网对于大多数中国人的体验,几乎等同于窒息。然而很少有人会考虑,如果有个国家几亿网民都几乎处在这种没有 WiFi,移动信号时灵时不灵的场景下,他们会怎么用手机。

如同其他部分新兴国家,印度的电信业发展也是脱离了 " 有线互联网 " 这一阶段,直接从功能机时代,跳进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人在用智能手机之前,家里连 PC 都没有。发展环节的跳跃,也就意味着功能的遗漏,没有固定宽带也就没有 WiFi 普及,所以印度用户从拿到手机开始,基本就主要靠电信运营商的信号过活。

可是印度的电信运营商也不给力,据全球最大 CDN 服务商阿卡迈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底,印度的平均网速在 15 个亚洲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二。而在《全球数字报告》的 " 手机网速 " 一项中,印度排在全球 40 个代表性经济体中的倒数第一位,低于平均值的一半以下。

鲜为人知的中美对决:争夺十亿级消费者

更不要提信号的稳定性,时至今日还有不少印度人打电话时,要把手和头都伸出窗外,这种场景自从 " 小灵通 " 时代之后,国人就很少再见到了。

然而,这些数码时代的 " 原始部落 " 却又体量庞大。不止是印度,在印尼(东南亚)、南美、中东、非洲等地区,都存在类似的问题。这些跳跃了有线网时代的国度,如今却以极为高涨的热情拥抱着移动互联网。

鲜为人知的中美对决:争夺十亿级消费者

comScore 的调查显示了这样的一种趋势:即越是 " 新兴经济体 ",其国民对手机的依赖度就越高,移动互联网传输数据占比在总数据传输中就更大,相比欧美发达国家,这一现象就更加明显。

这样的市场,无疑像几十年前的中国一样,充满了机遇、挑战和诱惑——根据 2016 年 ITU 统计的未触网人口分布,这些地区都至少还有 50% 的人口还活在前互联网时代。

巨头的得意与失意

今年夏天,《经济学人》刊登了一篇文章,讲述中美互联网巨头争夺新兴市场 10 亿用户的故事—— " 在印度等新兴市场,中美正在争夺新的十亿消费者:阿里巴巴正在与亚马逊较量,谷歌与百度展开竞争,腾讯可以证明其对抗 Facebook 的勇气。"

今年年初,在听闻 2018 年 Facebook 有可能在印度创造约 9.8 亿美元营收的消息后,谷歌印度高管层都颇为震惊。要知道,2017 年,谷歌在印度的收入才刚刚达到 10 亿美元。

对于谷歌而言,Facebook 现象显而易见。" 在午餐时间里,可以看到谷歌班加罗尔办公室 10 个人中有 6 个一边走一边看手机,他们告诉媒体正在看 WhatsApp。所有 10 个人都说他们经常使用 WhatsApp。"

为了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数字广告业务集散地不被抛在后面,谷歌正在加大投入,试图通过更好的广告购买工具和更多本地化服务来吸引客户。甚至于,这家国际巨头已经在自己的地图软件中,加入了摩托车和双轮滑板车的导航,这是印度常见的交通方式。以及谷歌还专门为印度用户上线了一种在中国非常常见的工具软件—— "WiFi 热点查找 "。

而与之对比的,则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在印度的喜忧参半。小米等公司的成功,已经广为流传,现在印度市场上的安卓机型,已经被中国公司事实上垄断了起来。

然而,像腾讯等巨头的 " 失蹄 ",却少人听闻。

2012 年初,腾讯在古尔冈组建了一支由十余名员工组成的团队,开展了大规模的营销活动。刚开始的时候,微信成功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 在广告期间赢得了大约 2500 万名用户。连续 45 天微信是 Google Play 商店中排名最高的应用程序。"

但微信的发展之路就像游乐场里的过山车一样开始转向,并一路下跌。应用程序卸载数量开始增多,没有用户粘性。之后用户大部分都切换到了 WhatsApp。

一位印度互联网用户评价到:" 作为一个品牌,微信拥有巨大的潜力,但我认为他们无法真正理解印度人的思维,因此没能抓住年轻人的喜好。" 微信刚刚在印度上线时,应用本身有 40MB。当时印度的主流手机只有不到 200MB 的容量。由于存储限制,微信在一开始就遇到了技术问题。

并未死心的腾讯,在 2016 年时和富士康向 " 印度版微信 "Hike 共投资了 1.75 亿美元,却影响了 Hike 的产品方向。Hike 在没有找到让自身存活的本土利基市场前,就机械模仿微信 " 超级应用 " 策略,结果在与 WhatsApp 的竞争中迅速败下阵来。

对于自己的商业文明和互联网发展,中国人具有足以自豪的高度自信,然而,究竟该怎样去和美国巨头争夺海外新兴市场呢?

4 亿用户的娱乐梦

不同于人口结构迅速老龄化的东亚国家,印度 25 岁以下的群体占了总人口的一半,这些刚刚触网的年轻人,如同 1998 年第一次打开 QQ 的中国青年一样,有着无穷的精力和探索欲望。而这其中最让印度人着迷的,就是手机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