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矢之的”音集协

发布:明星新闻 时间:2018-11-09 09:41

原标题:“众矢之的”音集协

作者/十八子

音集协一声令下,6000多首歌曲在KTV被下架!其中包括《K歌之王》《泡沫》《十年》等歌曲。

“《K歌之王》都下架了,大家来了还点什么歌,唱什么歌?”KTV老板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吐槽。这还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动作,更深的动作已经私下发酵了一两年。

圈外人不知道的是,曾经作为音集协的会员——权利人,也选择退出音集协。?曾经不愿意交版权费的KTV,和音集协打官司从未打赢过。

而这次,音集协还和曾经穿一条裤子的天合闹崩了。11月6日,音集协发文终止委托天合文化集团著作权许可收费资格。

“众矢之的”音集协

(来源:音集协官网)

双连击把音集协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11月7日下午,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致电甘肃天合文化有限公司,咨询对方“是否与音集协产生纠纷,在走解约程序”,对方表示“不清楚”,随后挂断了电话。

11月7日晚间,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致电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副理事长兼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咨询相关情况,他表示“下架歌曲是为了唤醒市场;与天合解约,不是突然之举,而是因为天合公司拖欠权利人的版权费长达一年半之久,严重损害了音集协全体会员的合法利益。另外,我们也早就发现天合利用收费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的相关事实。下架歌曲、天合解约,两件事情没有联系。”

可是,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多方咨询发现,与2010年著作权分配引发的舆论不同,这次的几方都不满意。

音集协觉得委屈,“我们是在维护全体会员的利益”;天合文化集团(简称“天合”)觉得不公平,“凭什么音集协可以单方面解除合约”;权利人觉得自己根本没分到什么钱,“还不如脱离音集协,诉讼获得的赔偿远比音集协分得多”;KTV觉得“凭什么每个地区收费标准不一样,你们说多少就是多少”。

1

2008年,音集协在国家版权局的认可下,终于诞生了,成为我国唯一负责管理音像权利人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

此前的好长一段时间,都是由音著协管理着这一块。后来,音集协成立,就把这部分业务分了出去。音著协针对的是词曲创作人,而音集协针对音像制品。简单来说,前者是对作品的授权管理,后者是作品载体的授权管理。

是机会也是挑战。音集协总共也就几十人,如何能顾忌到各地成千上万家KTV的版权问题呢。“说起来也是因为当时音集协刚成立,权利和地位都比较小,就和天合合作,委托天合到各地收取版权费。”周亚平告诉河豚君。

这样一来,天合成为音集协管家的身份就确定了。10年风霜,截至目前,天合在各地已有29家分公司。

“众矢之的”音集协

“众矢之的”音集协

按照正常的流程,是天合向各地KTV授权版权费,然后上交给音集协,音集协上交给音著协,最终这些钱根据歌曲的点唱率、点唱次数、唱片公司拥有的版权数额等分配给相关权利人。

这样一来,KTV向音集协交了版权费,就无须再对接著作权者,直接由音集协授权就可以使用数量众多的音乐电视作品。另一边,著作权利人也无须自行动手,成为中国音集协会员就有人帮忙维权。

但是这中间有一个问题,著作权使用费到底应该怎么分,一直没有定下来。

“众矢之的”音集协

直到2010年,音集协召开第二次会员大会,才公布了《全国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分配方案》,对权利人及音集协实行1:1分配。当时可以用来分配的著作权费是1.7亿元。看起来是天大的好事儿,权利人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名正言顺靠自己的创作挣钱了。

可是“凭什么你说分50%就分50%,这也太少了。”权利人为此争论不休。一度把音集协炒到舆论高峰。

没有办法,时任音集协常务副理事长、总干事王化鹏就出来解释了:在总数中扣除营业及附加税、文化部“全国娱乐场所阳光工程”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监管平台8%的费用后,运营成本、维权成本、宣传成本以及基础建设成本占其余部分的比例为50%。具体的分配规则将由理事会依据大会授权随后制订。歌曲的点唱率、点唱次数、唱片公司拥有的版权数额等,都是分配的依据。

“众矢之的”音集协

“众矢之的”音集协

“众矢之的”音集协

“众矢之的”音集协

“众矢之的”音集协

慢慢地,这事才平息下来。周亚平告诉河豚君,“除去正在审理的案件,2017年的著作权费能分给权利人70%以上。”

之后的几年,天合与音集协的配合,在外界看来十分默契。天合负责向各地KTV收取版权费,如果对方拒不配合,天合就会到现场取证并保存,随后音集协告相对应的KTV侵权,直到他们愿意交版权费为止。

效果也显现了出来。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在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发现,各地区娱乐服务公司与音集协的官司很多。几乎最终都交了版权费。

“众矢之的”音集协

(来源:裁判文书网)

音集协官网显示,最近的一场是今年7月份结束的。山西省运城市中级法院就音集协诉山西万里卡地亚娱乐有限公司(下称“万利卡地亚”)著作权侵权一案做出一审判决,参照国家版权局公告的卡拉OK 使用费收费标准,按照山西高院指导意见每天每包房5元确定赔偿金额,总计5万余元。

事件起因是万利卡地亚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了音集协的会员——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海蝶音乐有限公司的音像作品,且没有支付相应的版权费。

《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万利卡地亚使用音像作品的证据等一应俱全。最终法院判万利卡地亚赔偿。也就是说,以后万利卡地亚都得交版权费,否则凡涉及音集协会员的有关作品均不可使用。对于非音集协会员的作品,万利卡地亚可采取与相应的唱片公司协商,获得授权后使用。

“众矢之的”音集协

早在2014年12月,音集协还发了“与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续约的公告”,公告显示“经过6年的艰苦工作,实现了权利人在卡拉OK领域收益的‘零突破’,2009年至2013年收费额连续5年突破1亿元,收费范围遍及全国”。

此外,音集协表示,决定继续与天合合作,以提高版权收费为目标,深化为权利人服务,延期至2027年。

2

愿景总是好的。但是,别忽略了,利益面前,终究日久见人心。

“2015年,我们就陆续收到来自各地的投诉了。”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副理事长兼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自那时起,音集协就渐渐发现事情不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