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换鞋走进这个 “危机四伏”的展厅

发布:娱乐资讯 时间:2018-11-10 11:05

如果走在建筑工地,总是会小心避免踩到玻璃渣子。但是,有位艺术家特意为观众安排了专门的鞋和袜,就是要让我们踩在满地的碎玻璃上走一走。伴随着“咯吱咯吱”玻璃破碎的声响,那种滋味绝不是“如履薄冰”所能形容。

艺术家是刘建华,碎玻璃是他个展“物镜”的一部分。这个个展与艺术家孙逊的个展“塞上”同时亮相上海玻璃博物馆最新改造的当代艺术空间。作为上海玻璃博物馆本年度“退火”项目,该项目艺术总监李力邀请艺术家刘建华和孙逊以玻璃为媒介材料进行了最新创作,从而有了这两个全新个展。

必须换鞋走进这个 “危机四伏”的展厅

“打碎”对玻璃的视觉经验和认知

“物镜——刘建华个展”将于当代艺术空间二楼集中呈现 。

首先看到的是作品《碑》,它以其庞大的体量和血红色外观向观众营造了肃穆和压迫气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相通的另一展厅里暗潮涌动下的喧嚣、压抑和不安。

在第二个展厅里,玻璃碎片平铺在整座展厅,观众看展必须小心翼翼、亦步亦趋地挪动。脚下无规律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提醒着观众正身处一个“危机四伏”领域 。有艺术评论家认为这是一次艺术家对于玻璃媒介运用最为直接的表白。玻璃的易碎、危险、透明在踩上去的刹那有了全新的感受。这一展厅中央放置的《黑色的形体》由玻璃、水泥混杂制成的书形墙组成,每堵书形墙的高度高达2.5米,厚度可达将近半米。三堵庞然大物赫然伫立在观众面前,阻碍着观众的前行,在危机四伏的气氛上又为观众增添了心理压力。半开放状态的展厅内,艺术家为一半窗户镶了油画框,窗外风景的自然流动与展览融为一体。

在《碑》、《黑色的形体》和《呼吸的风景》这三件作品中,艺术家首次大规模使用玻璃作为原材料进行创作。但观众完全看不出来这是玻璃,艺术家消磨掉了玻璃原本晶莹剔透的光泽。满地的碎玻璃与这三件玻璃作品形成强烈对比,这正是艺术家想要告诉观众的,他的作品“打碎”了大家对玻璃的视觉经验和既定认知。

必须换鞋走进这个 “危机四伏”的展厅

玻璃博物馆成为当代艺术新阵营

当代艺术空间一楼将展出“塞上——孙逊个展”,引自唐朝诗人王维“使至塞上”,展览标题探讨意向转换和时空属性。该展览上集展出孙逊系列手稿、绘画、动画影像以展示艺术家对于新创作的思考脉络,而这一玻璃材质的大型装置新作则将在明年3月的展览下集揭开。

“未来我们会更加开放艺术家申请机制,希望更多有兴趣的国内外当代艺术家参与这个项目,推动项目在国际当代艺术界、玻璃艺术界的影响力;另一方面玻璃这种材料的研究发展属于科学范畴,而当代艺术则是艺术范畴中最前卫、最善于思考社会未来和人类命运的。” 上海玻璃博物馆馆长张琳表示:“科学与艺术,在‘退火’项目中率先做了交融和结合。我们绝不故步自封将继续模糊科学与艺术的边界,融入多学科视角,也许在未来科学家、哲学家、社会研究者也可以加入到这个有趣的项目之中。”

必须换鞋走进这个 “危机四伏”的展厅

“退火”是玻璃制造工艺中极其重要的步骤,是玻璃塑形的决定因素,同时它承载着创作中让人期待的随机性与不可预知性。上海玻璃博物馆“退火”项目始于2014年,五年来先后邀请到了张鼎、杨心广、廖斐、毕蓉蓉、林天苗、刘建华和孙逊共7位艺术家参与到这一项目,这些艺术家大多是艺术生涯中首次集中使用玻璃这一材料,这样一种带有实验性质的创作不但延展了玻璃这一材质的无限可能性,更拓宽了当代艺术被创作和被接受的外延。

上海玻璃博物馆值“退火”项目五周年之际公布博物馆园区的新规划——新建成的当代艺术空间将持续聚焦当代艺术研究和展示,2019年将有张鼎、杨福东、杨振中、刘建华等多位艺术家进驻博物馆园区成立艺术家工作室,2020年上海美术学院新校区将与玻璃博物馆毗邻。今后上海玻璃博物馆将以更多元的姿态和身份介入当代艺术,为城市西北角增添当代艺术的新阵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