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快应用

发布:科技 时间:2018-12-06 21:31

原标题:尴尬的快应用

尴尬的快应用

今年 3 月 20 日,小米、华为、OPPO 等 10 家中国手机厂商罕见地站到了一起,共同发布了快应用。无需安装、即点即用,快应用就是手机厂商版的「小程序」。

快应用联盟的 10 个手机品牌保有量接近 10 亿,如果除去苹果用户,是和微信一样的全民级平台。而在快应用的官方描述中,它们拥有更底层的系统能力,交互也更流畅,是更优于微信小程序的平台。

但两者的发展却是冰火两重天。

11 月 7 日,马化腾在世界互联网大会透露,小程序已经有 150 万开发者,小程序应用数量超过 100 万,覆盖 200 多个细分行业,日活用户达到 2 亿。

快应用却一直不怎么被开发者待见。快应用联盟中最活跃的小米在 11 月 28 日公布了一个数字:小米快应用的注册开发者终于突破了 1 万,而小米是快应用联盟中最活跃,用力最多的成员。

尴尬的快应用

另外,不管在媒体曝光、投资人关注度还是用户认知上,快应用这个看上去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都无法和小程序相提并论。

快应用联盟背后的神秘角色

这其实不是手机厂商第一次站到同一联盟。

2014 年 8 月,OPPO、vivo、酷派、金立、联想、华为等 7 家中国智能手机厂商一起组成了一个「硬核联盟」,之后,魅族也加入了这个联盟。

尴尬的快应用

硬核联盟是干嘛的?在官方描述中,它致力于服务 CP(内容提供商)及游戏厂商和发行渠道,降低发行门槛,提升分发及推广效率,为广大手机用户提供最优质的移动应用。

如果更简单地来说,就是这些相对传统的手机厂商看到了小米的互联网手机模式的崛起,以及 MIUI 在游戏和应用分发、在线广告中获利颇丰,决定联合起来分一杯羹了。

尴尬的快应用

▲ MIUI 上越来越多的广告让它被戏称为「AdUI」,不少人想找到去除 MIUI 广告的方法,但这是它的商业模式使然

硬核联盟有一个发起方和运营方——玩咖传媒,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4 年 3 月,几乎就是为硬核联盟量身定制的。创始人高弟男曾在百度工作 6 年,曾任百度移动云事业部商务总监。

现在,玩咖传媒已经更名为「玩咖欢聚」(Wanka Online),并于今年 6 月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在招股书中,玩咖欢聚也揭示了它和各家手机厂商的关系:

我们以逐个项目为基准向若干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技术支持,通过这些服务,我们可以提高其变现潜力。我们就大部分这些项目免费工作。这些项目包括建立和开发包括应用商店和游戏中心在内的移动技术平台。我们也提供与浏览器和搜索引擎相关的其他技术支持服务。我们相信,我们已通过这些项目加强与智能手机制造商的合作关系。

在业务上,玩咖欢聚从硬核联盟成员取得用户流量及内容分发渠道,之后用自己的广告平台处理流量,向游戏、应用开发商出售。当然,这些费用是要和手机厂商分成的。

玩咖欢聚的生意做得不错。2015 年,硬核联盟一共首发了 1683 款游戏,游戏总下载量达到 30.23 亿,平均游戏分发占比超过 35%,总流水超过了 37.68 亿。

2015 年和 2016 年,玩咖欢聚的营收分别为 1530 万元和 4060 万元,2017 年剧增到 4.856 亿元。它的业务也从一开始单纯的游戏分发,扩展到应用分发和广告。

尴尬的快应用

手机厂商也乐得其中。玩咖欢聚的绝大部分收入,都要「上交」给手机厂商。2015 - 2017 年,玩咖欢聚的销售成本分别为 1704 万元、5436 万元和 4.4 亿元,销售成本中的大头是发行费用,即向手机厂商支付的渠道费用。三年的发行费用分别为 1520 万元、3640 万元和 4.25 亿元。

而且,随着这些手机厂商的出货量逐渐超过小米,它们在游戏和应用分发的地位是越来越强势的。三年来,玩咖欢聚的发行费用占销售成本的比例分别为 88.9%、67.0% 及 96.8%。

如果你细心的话,会发现今年成立的快应用联盟比当年的硬核联盟多了四个成员:小米、一加,中兴和努比亚,原来硬核联盟的厂商只有酷派缺席了。实际上,快应用联盟的服务方和运营方正是玩咖欢聚。

尴尬的快应用

招股书中,玩咖欢聚提到,「利用我们与硬核联盟成员建立了战略性关系,我们取得独特优势,可利用广大的智能手机用户群。我们与硬核联盟成员之间的关系亦给予我们可为广告主提供稳定的分发渠道来源。同时,硬核联盟所建立的大型用户基础令我们有可能统一快应用的开发及分发标准。」

对于快应用这个还在起步中的平台,玩咖欢聚在招股书中着墨不多,不过它揭示了自己在其中的具体角色:作为快应用联盟创办人推出快应用开发的官方指引,已发布全方位的快应用开发套件及相关技术档,运营快应用开发的官方网站 - Quickapp.cn。

快应用和小程序不同的商业逻辑

小程序到底是什么,是个至今都难以回答的问题。

2018 年初,小程序成了资本圈的小风口,一批收获了大量用户的小程序团队甚至遇到了投资人排队上门的情况。36 氪曾报道,一位投资人透露,按估值计算,某当红小程序 1 个 DAU(日活跃用户)的价格达到了 1000 美元,等同于用户价值极高的 Facebook 的 DAU 价格。

尴尬的快应用

▲ Facebook 活跃用户的超高价值来自它超强的网络效应

但是小程序的价值显然不能这么算。到了下半年,不少以极高估值拿到投资的小程序遭遇了尴尬的境况:一方面,开发者想依靠广告将流量变现,却发现转化率极低;另一方面,想做电商,又发现用户的留存率和复购率极低。

小程序「用完即走」,微信说到做到。这也引发了「小程序是不是被高估了」的讨论。

不过,在深耕小程序电商的有赞 CEO 助理冷面看来,小程序其实是微信生态中的一环,它和腾讯社交广告、公众号、微信小号、朋友圈、微信群一起,是微信生态里商家可见的运营支点,单点突破很难,需「通盘运营」。

如果这样来看,张小龙像清教徒一般为小程序定下的「不做应用商店」、「不做推荐」、「用完即走」就讲得通了。

尴尬的快应用

▲ 张小龙特意选择 1 月 9 日发布小程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