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宣传轰炸这招儿,在国外灵吗?

发布:科技 时间:2019-01-10 11:42

原标题:保健品宣传轰炸这招儿,在国外灵吗?

【环球时报驻日本、德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孙秀萍 青 木 陶短房】编者按:因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号称“百亿保健帝国”的权健集团近日被相关部门立案侦查。这给日益追求健康的中国民众再次提醒:面对琳琅满目的保健品和商家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该如何理性选择和消费?其他国家的情况或许值得参考。《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在日本和欧美国家调查发现:在日本,民众已不再“爆买”保健品,相关企业也更加自律;在德国,找不到保健品巨头企业,明星为保健品代言更是小心翼翼;在北美,政府部门监管不力曾引发不满,华人社会跟风当地人的保健品,但又有不同的保健理念……

在日本,商家和消费者都不狂热

在老龄化问题严重的日本,各类保健品层出不穷,有的刚出来时比较受追捧,但很快就会被其他新产品代替。2017年,日本健康食品和保健药品的市场销售额同2016年相比增幅只有2.8%,为9131亿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由于日本民众消费时日益变得理性,保健类产品已不容易引起“爆买”现象。

日本人很重视健康。近来,一些缓解眼睛疲劳和身体疲劳的辅助保健品比较受日本人欢迎。《环球时报》记者常常看见一些日本上班族,在车站自动贩卖机上买一瓶,然后一饮而尽。

日本内阁府消费委员会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现在日本50岁以上人口中,约30%的人会选择吃保健品。但在日本健康类电视节目中,谈得最多的还是天然食品。有的节目会跟踪长寿老人,讲述他们的生活习惯和日常饮食,有的请名医介绍食材的效用和最佳吃法,有的介绍食品的最新科学研究成果。去年4月,日本《现代周刊》刊登一篇题为“不要上当受骗!那些吃了也无效的保健品一览表”的文章,其中就有最受老年人追捧的一种氨基葡萄糖。该产品主要由厂家做电视广告推销,据称有止痛、治疗骨关节变形以及“吃了走路轻松”等效果。该产品的电视广告采用“洗脑式播放”,一天数次,广告词朗朗上口,甚至小孩子都喜欢模仿。但《现代周刊》认为,这款氨基葡萄糖产品夸大其词,并提醒消费者“不通过检查就乱补充维生素反而有增加癌变的可能,缩短寿命”。报道还援引法政大学教授左卷键男的研究成果,提出在日本早期上市的绿球藻类保健品夸大“防癌”效果,因为通过动物试验并未得出相关的科学数据,相反如果摄入量太多,还会引起肝功能障碍。

日本媒体经常提醒消费者:保健品不是越贵、越天然就越好,只能说也许贵的和天然成分含量高的相对安全一些。有的还提到,保健品的成本一般都在定价的10%以下,厂家会拿出大量宣传费,去夸大效用,提高售价。日本国立健康营养研究所网站罗列出每日所需各种营养成分的摄入量,以此提醒消费者不要乱买乱吃保健品。

相比媒体的引导,日本商家也相对“自律”。《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一家药妆店的松本清品牌区看到,各类保健品摆满两个柜台,包装上写着酵素类、胶原蛋白类、清汁类、纳豆菌类等字眼。品牌区的药剂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保健药物很多,关键是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我们店里每种药物都不会大批进货,如果有顾客想多买,最好提前告诉我们备货。”另外,他还提醒记者:“如果你身体不缺什么,就尽量不要吃保健品。”记者咨询防止体内黑色素沉着的保健品,他推荐的居然是最廉价的一种,并解释说:“贵的只是因为一天服用两次,成分完全和一天服用3次的相同。同样的量,价格会差出上千日元。”

绝大多数日本保健品企业的自律也与日本相对严格的管理有关。日本厚生劳动省对保健类产品的审批严格,所以商家必须要明确告知消费者。在药妆店一瓶售价为3000多日元的蜂王浆说明书上明确写着:“本品并非经过消费者厅长官个别审查的产品。过多摄取本品不会治愈疾病,也不会增进健康,请遵守每日的正常摄取量。”

德国找不到“保健品帝国”

“德国保健品市场正在显著增长!”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去年5月的一篇报道认为,德国的健康经济产业近年来强劲增长,发展势头甚至现在比德国经济的招牌产业——汽车工业还要猛。德国商品测评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几乎1/3的德国人认为传统的饮食不能为身体提供足够的膳食营养,而需要服用保健品来保证身体的需要。

尽管德国保健品产业发展迅速,但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相比拜耳、默克这样的医药企业巨头,德国并没有所谓的“保健品帝国”——大多数保健品企业为中小型企业。全球领先的整合信息技术与医疗服务供应商IQVIA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保健品市场高度分散,排名前20位的制造商只占销售总额的51%。一些有百年历史的保健品企业,员工人数只有三四百人。

目前,德国保健品主要有三种销售方式:一是大型日用品商店,尤其是两大日用品连锁店DM和Rossmann;二是药店;三是网店。在柏林的一家DM分店,正在购物的柏林工业大学学生克劳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因为喜欢健身,所以他常会来店里买一些保健品片剂,补充一下营养。退休老师约翰娜买了智能体温计和一些维生素,她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按照医生的建议买的。如果身体没有问题,我平时不会特意买保健品。”DM分店的经理贝恩德对记者表示,店里的数百种保健品都是严格筛选后才上柜的,为保证质量,所售1/3的保健品是自有品牌,其最大特点就是物美价廉。

《环球时报》记者走进住处附近的一家药店,询问药剂师彼得斯博士超市和药店出售的保健品有什么区别。他表示,前者销售的保健品属于食品类,按照《德国食品及消费品法》规定,食品广告不能写有“医疗作用”的内容。而药店出售的保健品可以被列为药品也可以被列为食品,因此在一些产品的包装上写有“有助于增强身体免疫力或控制胆固醇”等字样。彼得斯说,有药物作用的保健品的审查会更加严格,按照德国和欧盟的审批要求,要通过相关临床试验,拿出权威的科学数据。

在德国,如果名人在给保健品做广告时夸大其词会受到严惩。2013年,DHU制药公司就因请女演员乌苏拉·卡尔文代言钙片等保健品被德国反不正当竞争保护中心告上法庭。卡尔文在电视广告中夸其代言的产品对自己生活如何有影响,并极力向消费者推销。反不正当竞争保护中心认为,此举违反《医疗广告法》和欧盟的“名人不能鼓励消费者购买某种药品”相关指令。DHU制药公司所在地的法院判其立即停播明星代言的广告。

柏林医疗法律专家维海恩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名人代言保健品广告必须有事实依据,拿出自己确实受益于该产品的证据。除反不正当竞争保护中心,德国消费者保护组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也对保健品市场进行监督。消费者保护组织旗下的“食品观察”每年还会评出“最欺骗人的保健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