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赚钱"卖命群"里接"亡单" 却因诈骗获刑1年半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9-01-14 12:41

(原标题:“卖命群”里的“死亡订单”)

男子为赚钱

图为庭审现场。 张祖豪 摄

2018年1月5日下午,一名青年男子乘坐高铁从浙江宁波来到上海。傍晚5点左右,他来到上海武夷路上一家单位门口,开始驻足等待。他要等的是一个他并不认识的男人。有人告诉他,这个男人快要下班了,会从这家单位出来……他要等的人到底是谁?又要对这个被等的人做些什么?是谁让他来到这里的?本文将详细讲述一起在QQ群里,接受他人下的“订单”,跟踪并企图杀害他人的犯罪行为。

1接“亡单”毫不犹豫

青年男子名叫周源(化名),25岁。

事情要从2017年12月说起。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周源平时爱玩手机。就在这个月,他加了一个名叫“卖命群”的QQ群。这个群里会有人提出想要帮忙做的事,有意向的就相互私聊,谈成了办事拿钱。周源本来做的就是给人送外卖,习惯了用手机接单。

机会很快来了。12月25日凌晨1点多,一个昵称“茉莉花开”的网友在“卖命群”里求助。

周源马上与之私聊:“有单/可以找我/绝对靠谱”。

等了40多分钟,“茉莉花开”在凌晨1∶51回复:“是。亡单/消失/报价”。

周源:“我要的就是这种单/很合适/对方资料”。

“茉莉花开”:“普通人/报价”。

周源:“50”。

“茉莉花开”:“太高”。

周源:“你心里价多少”。

“茉莉花开”:“10万”。

周源:“没得谈/最少40万”。

“茉莉花开”:“没那么多钱,做不了”。

周源:“10万买不了命”。

之后的几天里,周源和“茉莉花开”几乎天天联系。两人先是讨价还价谈好成交价为15万元,又彼此打探对方的信息,质疑对方是否诚心。周源表示“只要我能拿到钱,就做”。“茉莉花开”发誓“一定能拿到,骗你我全家死绝”,但同时表示必须等周源“做完”才能给钱。周源询问“目标”的相关信息,“茉莉花开”说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在上海,单位地址和本人照片必须等周源到了上海才能给。“茉莉花开”建议周源“要做你最好春节前做,因为他不是上海人要回家过年”,并提醒周源“你要下个共享单车app,担心他可能骑车上下班,你跟不上/你找到他家了就好办”。两人还探讨用什么方法让“目标”消失才安全。周源表示“最好不见血”。“茉莉花开”夸周源“聪明”。周源问:“你是男的女的?”“茉莉花开”回复:“男的”。

2018年1月5日,周源从宁波动身前往上海。从上午十点半周源到火车站开始,两人的QQ就一直处于在线状态。“茉莉花开”要周源把车票“发给我看一下”,周源要“茉莉花开”把钱准备好,“到了我先看到一半的钱”。下午三点左右,周源按照“茉莉花开”的实时“导航”到达上海武夷路上一家单位门口,并发实景照片给“茉莉花开”,证明自己已经在“做”了。“茉莉花开”要周源紧紧盯住出入这家单位的每一个男人并上传照片,“这样我们两个人确认快得多”……之后,周源一直蹲点守候……他反复查看“茉莉花开”发给他的相片,对路过和进出这家单位的每一个男人都仔细观察……然而,直到晚上七点多,“目标”男子还是没有出现。于是两人决定,明天上午继续蹲点。

“收工”后周源表示“要见到钱”,“茉莉花开”上传了一张图片,图中,十多叠看似从银行取来尚未拆封的万元一叠的人民币,随意地摆放在地上。周源质疑图片的真实性。“茉莉花开”又传了一张图片: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手举一叠万元人民币,乐呵呵地对着镜头,男孩面前的桌面上,随意摆放着十多叠人民币。周源还是不信,于是,两个人一个频频发问质疑,一个一再解释说明,直到“茉莉花开”赌咒发誓“骗你全家死绝”“出门被车撞死”,周源仍然将信将疑。当晚,周源在附近网吧过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周源再次来到这家单位门口守候,希望“目标”男子会在上班时出现,但还是没能等到。于是,周源坐火车回了宁波。

2“发财梦”彻底破灭

一月是上海一年里最冷的时候。花了两天时间、挨冻受冷五六个小时,结果一无所获还赔了来回路费。回到宁波,周源向“茉莉花开”表示,自己是急需用钱才接单的,希望先预支点,哪怕千儿八百也行。但“茉莉花开”坚决予以回绝。之后十多天,两人时断时续地在QQ上聊天,相互进一步试探对方的“诚意”。周源欲擒故纵让“茉莉花开”另找别人,“茉莉花开”不动声色回称“这一单非你莫属”……结果,还是周源按捺不住对钱的渴望,答应再试一次……

1月25日下午,周源再次来到上海武夷路上那家单位门口蹲点。腊月的寒风里,周源苦苦守候了一个下午,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周源抱怨“茉莉花开”提供的信息太少,连“目标”在不在上海都不清楚,怀疑自己被对方“耍”了。“茉莉花开”赌咒发誓自己绝对有诚意,只要周源把事办成,不仅15万元一分不少,还会有额外的奖金。在“茉莉花开”的劝慰下,周源决定第二天一早继续蹲点,再见不到“目标”就“不干了”。

当晚,周源依旧在网吧里过夜。但和上次不一样,没有等到天亮,26日凌晨,警方就将周源“请”到了警署。

到案后,周源向警方如实交代了自己在QQ群里接单的过程。周源告诉警方,自己老家在四川,初中毕业后就随父母到深圳打工。因不爱听父母唠叨,2017年9月独自到宁波找工作。先在一家化工厂上班,觉得不自由就改做送外卖了。当年12月在QQ上加了个“卖命群”,没想到接的第一单就是“亡单”。周源解释说,“亡单”的意思,就是他按照“茉莉花开”所给的地址和相片到单位门口等到那个男人,然后尾随到他住处伺机将他杀害,然后把尸体处理掉,并把整个过程发视频给“茉莉花开”,最后“茉莉花开”会当面给他15万元。“但我不是真的要去杀人,我只是想要点钱。”周源告诉警方,他事先就想好了,在等到那个男人后直接告诉他有人要害他,让他自己消失一段时间,以便让“茉莉花开”误以为他已经被杀了。同时,他会要求那个男人摆个姿势,配合他拍个“装死”的假视频,然后凭假视频向“茉莉花开”要钱。警方搜查发现,周源随身携带的双肩包内,除了两个手机、一个钱包和1000元现金,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当天,周源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送看守所羁押。至此,这个让周源魂牵梦绕整整一个月,却又一直将信将疑的“发财梦”彻底破灭。2018年3月1日,检察机关以涉嫌诈骗罪对周源批准逮捕。

3“生死冤家”是何人

那么,这张“死亡订单”的下单人和订单指向的“目标”究竟是怎样一对“生死冤家”呢?通过QQ注册信息,警方找到了在上海从事房产中介工作的小龙。据小龙回忆,2017年8月的一天,他在街边发广告,一位看上去40多岁说普通话的女子与他搭讪,该女子自称是外籍华人,叫邓玲,想在上海买房投资。小龙当即带她看了几套房子,但这名女子都不满意。当天,双方互加了微信。小龙说,之后该女子就出国了,他就没有再见到过她,但双方一直有微信联系,该女子微信昵称“简单快乐”。小龙说,后来有一次,该女子说她不会注册QQ号,让小龙帮一下忙,小龙就用自己的手机号给她注册了一个QQ号。小龙告诉警方,他注册QQ号之后微信发给了“简单快乐”,他自己从未使用过这个QQ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