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与女儿拍"编年体"合影的父亲 已成了空巢老人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9-02-15 00:21

(原标题:还记得与女儿拍“编年体”合影的父亲吗?如今他成了空巢老人)

四十年前,我拥有了自己的幸福小家庭——文静聪慧的爱人王述和可爱的女儿华华。

如今,我的爱人离世多年,独生女儿华华远嫁他乡,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单身汉”。

人生好像一晃眼就过了六十多年。

那个与女儿拍

1979年女儿华华出生,这是我们的第一张全家福。

那个与女儿拍

以前工资不高,胶卷很贵,冲洗照片还要花钱。照片不多,每一张都很珍贵。

这是女儿华华开始学琴的时候。我和爱人工作很忙,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读幼儿园的华华去少年宫参加活动,认识了徐老师,就开始在少年宫跟着徐老师学唱歌弹琴。

后来,学琴变成了我们家的一种延续。

那个与女儿拍

为了纪念家里装了电话以及女儿当上了少先队大队长,我拍了这张照片。

那时电话号码才五位数。我骑单车载女儿放学,经常有同事开玩笑大喊:“华大队长!”我问他们瞎喊啥呢?他们就笑嘻嘻地说:“没喊你。我们喊的是华华。”华华长大了,1998年中日互派留学生,华华被选派去日本留学,从那时开始,女儿就不得不和我们聚少离多了。

华华在日本勤工俭学,而且一年就考过了日语最高级,我们都很为她感到骄傲。

那个与女儿拍

我和女儿从1979年开始,每年都在镇江金山塔湖边合影。

前几年,三十多年的父女合影被媒体曝光了。好多网友问:怎么都是父女合照,妈妈呢?其实每年我们都是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去拍照的。但三人合照和母女合照不全,只曝光了父女合影。

后来,华华结识了日本丈夫,留在了日本。不过,她几乎每年都会赶回来在镇江金山塔湖边和我拍照。只有一年,实在没办法回国,她还着急得哭了。这是我们一家在湖边的最后一张合影。

那个与女儿拍

2008年,家有喜事,第一个外孙女出生,我的爱人抱着她第一次回家;2009年,就遇到了令人悲痛欲绝的意外。

我们出了车祸,我昏迷了一个月,而我的爱人永远离开了我们。有时候一个人在家,想到这些事真的很难过,但在外面我只会展现自己乐观的一面。后来,我们又有了第二个外孙女。大外孙女总是很骄傲地跟小外孙女“炫耀”:我有外婆抱我的照片,你没有。小外孙女急了,就让我抱着她,也在这个门口,照了一张几乎一样的照片。

那个与女儿拍

从女儿赴日求学开始,家里就剩我和爱人两个人。

每年我爱人的生日,我们都会开一个小小的玩笑。我会在前一天买好蛋糕藏在车里。第二天一早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布置好。她会假装惊讶问,哪里变出来的蛋糕?她总说:蛋糕那么贵,我们年纪大了也不能吃那么甜的,干脆别买了。我觉得有道理,2008年差点儿就没买。但转念一想,两个人又能在一起多少年呢?还是买了。幸好买了啊!

我现在还每年买蛋糕陪她过生日。

那个与女儿拍

说起来,我和爱人性格迥异。

我爱人性格沉静,工作上很有成就,镇江第一批开放的6个注册会计师里就有她。而我比较外向、爱玩。

我想退休之后周游世界。她说不愿意跟我到处跑,只想去埃及看看。结果还没退休,就遇上了09年那场噩梦。2013年,我去了埃及,身边带了一张她的照片。趁同伴们不注意,我在狮身人面像前悄悄帮她拍了一张合影,算是了了一个心愿。

结果还是被眼尖的朋友们发现了,大家都忍不住哭了。

那个与女儿拍

爱人突然离世后,我不得不开始了独居生活。

我住在镇江的一幢小楼里,楼下有个小院子。冬天雪粘在地上容易结冰,楼里住的都是老同志,我是最年轻的,于是就下楼给大伙儿铲雪了。我还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楼里的常住人口就十几人,大家的孩子不是在北京上海就是在杭州工作,都不在镇江。经常会有邻居们去自家儿女那儿探望、住上几个月,我也不例外。每年我都会去日本一两次,见见女儿一家。

那个与女儿拍

每次去日本,我都会带上几本中文书。

白天大人去上班、孩子们去上学,剩我一个人,我就看书或者出门逛逛。我的衣服鞋子帽子都是女儿买的,她想把我打扮成符合国际潮流的老人。每回出门我多看一眼什么东西,她就要买。有时候我想比较一下价格,她就担心我舍不得,马上把东西买下来。

我想是因为她没办法在身边照顾我,担心我平时一个人生活,心里面一直想着要弥补。现在我在日本逛街都不敢多看一眼,怕她乱花钱。

那个与女儿拍

在女儿家看着两个宝贝外孙女练琴,总是忍不住想到陪女儿练琴、骑车的时光,仿佛就在昨天。

记得女婿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爱人悄悄告诉我:女婿不仅会弹琴,还弹得比华华好。我让女婿给我们表演一下。女婿恭恭敬敬洗了手之后才开始弹琴,我发现确实弹得比女儿好。

虽然我自己不会弹,以前总陪着女儿练琴,听得出好坏。

那个与女儿拍

在女儿的小家庭里,我总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享受到天伦之乐。

小外孙女在日本上一年级了,学校发放了统一服装,需要在衣服前面缝上号码牌。正好我会针线活儿,就动手给她缝上了。在日本上学的小孩冬天都得穿短袖短裤上课,我们长辈看着心疼,但也入乡随俗了。

那个与女儿拍

除了去探望女儿一家,我还有摄影、写作、旅游、健身的爱好。

年纪大了,身边陆续有发小离开。每次去参加追悼会心里都很沉重,也会暗下决心要求自己活得好一点。

一年的时间里,多的时候,我甚至有三四个月在旅游。我已经游历了145个国家,觉得最适合居住的国家是瑞士,最讨厌的食物是咖喱。

这张照片是我在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跳起来。个子矮的我总想让自己高大起来!哈哈,枉费心机啊!

那个与女儿拍

出国旅游总有人以为我是日本人,解释起来很麻烦。我干脆就在衣服或者帽子上别一个国旗或者国徽,这样就不会有人误会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