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深陷粮票高价拍卖骗局,被骗十万元至今未找回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9-02-27 12:58

“这笔钱是我的养老钱,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见到杨志敏老人,她连连叹气。事情源于去年,她和一家拍卖公司签订合同,交了用于拍卖粮票的所谓“抵拍费”8万元后,这钱就再也没了着落。此后,为了能卖出粮票,她又被人坑了两万元。

老人深陷粮票高价拍卖骗局,被骗十万元至今未找回

家住东直门的杨志敏老人今年已经75岁了,和老伴儿都曾是燕山水泥厂的员工。此前,曾有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联系过她,询问她是否有粮票。得知杨阿姨手里还有不少“存货”,拍卖公司将她的信息发布到了网上。去年8月,杨志敏接到了另外一家拍卖公司的电话,对方称她手里存着的59张全国通用粮票,通过拍卖的形式能够获利百万,拍卖保留价高达260万。

和杨阿姨联系的工作人员不断强调公司是有资质的,虽然他们是2018年7月刚成立的,但是因为刚换了执照,原用名的公司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了。杨阿姨说,8月23日,她带着粮票来到拍卖公司签署合同,还选择了“抵拍费”三个档次中最贵的8万元的档次,为的也是让自己的粮票在拍卖会上能卖个好价钱。

签完合同后,获悉此事的杨志敏的女儿觉得事情蹊跷,于是,她27号带着母亲再次来到拍卖公司,增加了一些合同里没有明确指出的条款。对方也非常爽快地为她们开具了合同附属和承诺书,这让杨阿姨当时吃了一颗定心丸。

“拍卖会”在去年10月如期举行,杨志敏和老伴儿本想到现场去看看,结果被告知还要缴纳5万元的“入场费”,两人提出意见后,对方才准许他们进入,但前提是只能看自己拍品的拍卖环节,毕竟拍品太多了,有两千多件。

杨阿姨回忆,当时的会场坐满了人,拍卖流程也都很正常,只是每次叫价时她也并没有看到有人举牌。“咱们也不懂拍卖的这些东西,以为这就是正常的呢。”

拍卖会后,杨志敏的粮票流拍了,拍卖公司告诉她不要着急,还会另外安排一场拍卖。一直与杨志敏对接的工作人员兰小姐自称,因业绩好要转到“总部”工作,但要修改他们这些客户的合同。杨志敏长了个心眼,拒绝了对方修改合同的要求。又等了一个月,对方突然将她叫到公司,将合同全部收回。杨阿姨说,自己年纪大,当时没反应过来,事后才发现,原来合同中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也被对方拿走了。后来,拍卖公司彻底失联。

此事不久,杨阿姨又接到了另外一家文化交易中心打来的电话,对方称,能帮她代理拍卖手中的粮票。“这次我是交了2万手续费,当时也不知道第一次交的8万已经打了水漂。”缴费后,这家公司还时不时给杨阿姨来点儿“甜头儿”:袁大头、小玉玺……但就是未提拍卖的相关事宜。

今年元宵节后,杨阿姨不放心,前往这家文化中心的办公地,结果大厦物业告诉她,这家公司早在年前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如何维权是老人最关心的事。她告诉记者,女儿在国外工作生活,平日很难陪伴在老两口身边。自己平时在家看电视的时间不多,也不经常看新闻,偶尔用电脑玩点儿简单的游戏,看看电视剧,也不会上网。所以,之前类似的案例媒体也有过报道,但她都未曾了解。

虽然杨阿姨目前还未追回自己被骗的钱财,但在采访的最后,她仍然善良地说道:“这些骗我的年轻人,他们才二三十岁,长得也都挺漂亮的,学这些坑蒙拐骗是把他们害了啊,希望他们迷途知返。”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