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发布:电视剧 时间:2019-03-17 08:35

原标题: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阳台上》在北京的第一场映后见面,是小电君经历的“最失控”的发布会之一。

随机点名的第一个观众便向主创开炮:“我用失望和烂片评价这部电影,你们想用它圈多少钱?”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面对不留情面的差评,台上的男主角王锵已暗暗露出愠色,还没看片的周冬雨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只有站在最左边的导演张猛平静得一如既往,甚至在低压的帽檐下藏着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

在活动后的专访中,他对小电君说,比这更激烈的批评他听过太多。电影与观众的关系本来就是简单的五个字——“各花入个眼”。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张猛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阳台上》上的一张海报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做过太多勇敢又愚蠢的事情。”这或许也是张猛对待电影的态度。

在这个被资本牵着鼻子走的市场里,他习惯了逆流而动。关照现实,回归胶片,张猛走得勇敢又“愚蠢”。

品道张猛:不能对生活袖手旁观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小人物”

张猛的新片扎根上海,将镜头对准了生活在城市中心,却又游离在主流之外的“拆二代”。

主人公张英雄的父亲因为与拆迁工作人员陆志强发生冲突而忽然离世,张英雄决定要为父亲报仇。生性懦弱的他却在不断偷窥、跟踪的“复仇”过程中,对陆志强的女儿陆珊珊产生了复杂而冲动的情愫。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张猛说,最早打动他的是原著小说里“弱者报复弱者”的主题,张英雄、陆珊珊、陆志强甚至电影中的每个人都是被高速发展的都市挤压到边缘的“弱者”。这样一群人之间的互相报复和伤害就显得格外虚无而残酷。

在张猛看来,无论上海还是家乡东北,现代化都市和身处其中的人的状态都是相似的,“小说里描述的上海,一面高速地发展,另一面又把原住民围剿到一个小地方,这一点和东北很像。”

仅从这一点来看,《阳台上》依旧很“张猛”。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从处女作《耳朵大有福》再到后来的《钢的琴》《胜利》,张猛总是把镜头对准那些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描摹着他们在社会变迁中的迷惘、挣扎和无所适从。

在《耳朵大有福》里,范伟饰演的铁路工人王抗美“光荣退休”后,却发现在生活中已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所谓“耳朵大有福气”不过是自欺欺人。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钢的琴》里,张猛聚焦辉煌落幕时的东北老工业区。王千源饰演的陈桂林带领一群下岗工人用亲手打造钢琴这一荒诞的仪式,完成着对一个时代的告别。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到了“东北三部曲”终章《胜利》,张猛开始拍起落魄的黑帮大佬。陈胜利在十年铁窗生涯后开起幼儿园,仅凭着骨子里残存的那股猛和真,对抗着这个不由自己的时代。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张猛电影里的小人物总带着三分悲凉、三分幽默和三分荒诞的浪漫,立体饱满并与他们身处的城市有着同频率的脉搏。

在之前的采访中,张猛曾引用鲁迅的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是他坚持为小人物著书立传的原因,“作为一个导演,面对生活,你不能袖手旁观。”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小众”

张猛很有意思,别的导演总倾向于在处女作里回溯青春,他却偏偏在第一部电影里拍起了“退休生活”。接下来的《钢的琴》描绘“中年危机”,直到这部《阳台上》才终于倒退着拍回了“青春”。

听了我们的描述,张猛笑了,说自己没想那么多,不过是“赶上一部拍一部”。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钢的琴》剧照

在拍摄《耳朵大有福》前,张猛手里其实攒了不少剧本,但看来看去只有这个故事最便宜,成本不过300万人民币,便毫不犹豫地下手拍了。

最终,他凭借该片获得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新导演奖、上影节亚洲新人奖评委会特别奖两项大奖。但影片只卖出189万票房,张猛依旧没摆脱资金上的窘境。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第二部电影《钢的琴》,他坚持用最烧钱的胶片拍摄,到处磨嘴皮子借钱,最困难的时候,兜里只有47块钱。

女主角秦海璐拍着拍着成了投资人,王千源在东京拿下最佳男主角时,手里还握着剧组打的白条。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钢的琴》剧照

《钢的琴》虽然在国内外电影节上风光无限,拿下多个重量级奖项和提名,在市场上却依然难逃冷遇。经历了若干次延档和片名风波,这部投资500万的小成本电影最终只收回区区690万。不少影迷为张猛扼腕叹息,认为这部好作品“生不逢时”。

如今,新片《阳台上》上映一日,票房仅有312万,在年票房600亿的时代不过是沧海一粟。在票房上,张猛总欠了点“时运”。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钢的琴》时,张猛曾在采访中一半自嘲地对记者说,我是奔着商业片去的,却被生生地逼成文艺片导演。如今再提起这句话,他笑着回应:“那是我胡说八道。”

现在的张猛不会再简单地用艺术和商业定义自己,“喜欢的就拍了,能找到钱我就拍了,没去界定自己到底是哪一类型的导演...票房这东西,能赚点钱很好,但是没有赶上那样的题材,没有赶上那样的剧本,所以说也没有机会,因为我喜欢的都是这样现实主义、小众一点的。”

那个最会拍东北的导演,拉着周冬雨拍了一部上海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