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们还年轻李泱泱安排纪绚丽相亲 林子渝帮樊书臣拿回案子

发布:电视剧 时间:2019-04-15 11:11

公司外面的露天咖啡馆,樊书臣看到林子渝在那里吃东西就坐到旁边跟她吐槽博曼这次抢纯秀案子的事,林子渝开导她说如果是棋逢对手那就一拼,但如果是不值一提就没必要计较了。樊书臣说博曼既是棋逢对手又不值得一提,所以他才会烦恼。林子渝相信樊书臣肯定能成功,只要做到第一别人就无话可说。

趁我们还年轻李泱泱安排纪绚丽相亲 林子渝帮樊书臣拿回案子

史唯聪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樊书臣,纯秀真正的老板是穆总的夫人姚总,这位姚总是位大美人,最近刚生产完在家休息。樊书臣要史唯聪到了纯秀见机行事,但现在史唯聪要跟纪绚丽道歉,他可不想以后的四人早餐都少一个人。

史唯聪知道他得罪了纪绚丽,他只好求李泱泱去帮忙说情求得纪绚丽原谅。李泱泱受人所托带着吃的去水疗馆找纪绚丽,她们都商量着要给史唯聪一点教训,免得每次他都不长教训。说完史唯聪,李泱泱就真心劝纪绚丽彻底葛一寒,那种男人不值得留恋。

抵达纯秀公司后,樊书臣进去找穆总,可穆总根本不见他。另一边,纪绚丽和相亲对象在餐厅见面,他是一位摄影家。这个人是李泱泱同事帮忙介绍的优秀青年,李泱泱想着把葛一寒给PK下去,纪绚丽才能彻底走出来。

樊书臣和史唯聪去了姚总坐月子的医院,他们本想找机会跟她见面谈话,可根本没有机会。回去的路上,史唯聪猜测是不是姚总的孩子得了白血病需要博曼的老总捐骨髓,所以纯秀才会跟博曼合作。樊书臣觉得不可能,他要史唯聪别乱说。

趁我们还年轻李泱泱安排纪绚丽相亲 林子渝帮樊书臣拿回案子

夜店里,纪绚丽跟李泱泱吐槽说看得上的人看不上她,看不上的人却对她穷追不舍。

朋友四人回到学校附近的餐馆吃早餐,他们四个人都通宵了,不过史唯聪和樊书臣是忙工作,纪绚丽和李泱泱是玩了一夜。得知樊书臣和史唯聪忙的是纯秀的案子,李泱泱就说上次那副画就是被姚总高价拍走的,纪绚丽也说姚总为了女儿的事不管公司,所以穆总才会把持公司。樊书臣要她们想办法跟姚总见一面,李泱泱就说她可以借画的事约姚总出来,到时候他提前十分钟过去自我介绍。

咖啡厅里,姚总因为看到老公出轨想要离开,可樊书臣却过来跟她说纯秀的案子,姚总说她没有时间必须提前离开,但他死缠烂打,她就给了菲林一次机会。等姚总走了,樊书臣才发现她急着逃走是因为穆总带着女伴在咖啡厅里,她是受不了才会离开。李泱泱知道穆总出轨后气不过,她乔装打扮后混进男厕所蹲到穆总并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菲林这边,一组和二组的人忙着做纯秀的策划案,史唯聪跟樊书臣建议不用找女模特而是用创意取胜。史唯聪的策划案让樊书臣头都大了,没想到林子渝也快疯了,她还在画会场的布置图。樊书臣去会议室看林子渝的进展,她一边画一边说现在化妆品对女性来说不再是悦人悦己,而是一种伪装的武器。按照林子渝的创意,她将纯秀的新品发布会定义为重生,无数的女性正是在一次次打击中成长以获得重生。

趁我们还年轻李泱泱安排纪绚丽相亲 林子渝帮樊书臣拿回案子

第二天一早,纪绚丽睡过头,她刚准备换了衣服去上班却接到了唐总打来的电话。与此同时,樊书臣和林子渝带着新策划赶去纯秀参加竞标。博曼的人为了跟樊书臣抗衡准备招洛宗良进来,可总裁不同意。

能重新拿下纯秀的案子,樊书臣就说这次多亏了林子渝。李泱泱得知史唯聪跑去画家那里就很是无语,为了补他捅的篓子,她直接去杂志社找同事帮忙。在李泱泱的帮助下,画家答应做菲林这次纯秀案子的艺术顾问。另一边,樊书臣跟着姚总去布置新品发布会的现场,一组组长却以为认识纯秀的御用模特李思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