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师妻子家中被快递员杀害 嫌犯杨召朋欠赌债

发布:社会新闻 时间:2019-08-15 17:22

  “我晚上回来吃饭。”丁乙未曾料想,这竟成了他与妻子韩玲的最后“对话”。

  2018年12月18日傍晚7时许,他回到家里,发现妻子遇害。120医生赶来,测妻子的心电图,“都是平的。”

  警察很快便将嫌疑人杨召朋抓获。据检方指控,杨召朋借向被害人韩玲收快递包裹之际,强行入户实施抢劫,并将韩玲杀害。

  丁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妻子脖子和脸上有十多处刀伤,遗体告别时,殡仪馆的化妆师说,她脸上的伤太重,怎么化妆都遮不住。

  “谁会想到,哪天因一个快递,连命都丢了?他凭什么剥夺别人的生命?”丁乙说,妻子突然没了,他们两家人都无法接受。

  红星新闻获悉,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将在本月下旬开庭审理此案。被害人家属决定放弃提起附带民事赔偿,希望凶手“血债血偿”。

清华教师妻子家中被快递员杀害 嫌犯杨召朋欠赌债

↑警方对韩玲死亡原因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 受访者供图

毫无预兆的生死阔别

  丁乙在清华大学教书。2018年12月18日,其妻子韩玲网购申请退货服务后,快递员杨召朋前来上门取件。丁乙未料,妻子会因此丧命。

  “我晚上回来吃饭。”丁乙回忆,这是他与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当天是周二,他上午八点半匆匆出门上班。当时,妻子还没起床,他交代完,对方应了一声。

  晚上7点左右,他回到家,进门后,发现妻子躺在地上。“我当时就懵了,地上有血,她脸上也有血。”丁乙说,他的第一反应是,妻子可能不小心摔倒,或是出了意外。

  回过神后,他拨打120,叫了救护车。20来分钟后,医生赶到,给妻子测脉搏和心电图,“心电图显示都是平的。”

  丁乙描述,这时,他才注意到,妻子的脖子处搭着一块毛毯。医生把毛毯撩开,发现有很深的伤口,不是自然伤。医生提示他,人已经没了,打电话报警。

  丁乙说,大约晚上7点半,他拨通了110。几分钟后,警察来了。他思索,妻子肯定不是意外而亡,是有人进屋作案。

  “我第一反应就是快递员。”丁乙解释,妻子是用他手机买的东西要退货。当天下午4点多,他手机收到有取件服务被取消的提示,“这很异常。一般情况下,即使当天取不到件,第二天还可以约着来取,没道理会取消。”

  另外,他跟妻子感情好、社会关系也很简单。妻子在京的亲戚朋友很少,跟周围邻里关系也挺和谐。事发后,他几乎可以确定是快递员作案的。“我知道她在网上下了退货服务申请。”

“精心安排”的遗体告别

  丁乙说,拨打110报警后,他把妻子遇害的消息告诉了双方家人和自己单位。住附近的亲戚朋友和同事便第一时间赶来。第二天,双方家里的亲戚也赶到北京。

  案件资料显示,嫌疑人杨召朋在事发第二天被抓获归案。

  妻子遇害后的那一夜,丁乙在派出所里度过。他要配合警察调查,介绍事发经过和他了解的信息。亲戚们告诉他,第三天早上在小区里看到有嫌犯去指认现场。

  丁乙描述,案发后,妻子父母想见女儿一面,但他没敢告诉两位老人,韩玲是被凶残杀害的。即便在遗体辨认环节,他也想尽各种办法,“拦住”老人们,他和小舅子(妻子的弟弟)去做的辨认。

  他清晰记得,妻子被害现场很惨,地上一团团散开的血,她戴的眼镜镜片都摔脱掉了。妻子脸上有瘀伤,半边脸全是红紫色。“我开始以为是血,后来在停尸间看,血已经清掉了,才发现是瘀伤。”

  遗体告别时,老人们要见女儿最后一面。丁乙向殡仪馆的化妆师求助。“化妆师跟我说,没法化妆,她脸上的伤太重,刀伤、打伤,怎么化妆都遮不住。”

  最终,化妆师给韩玲化了很重的妆,并用一些花对她的伤口进行遮挡。另外,在遗体周围摆了很多花篮,不让老人靠得太近,这样才过了关。

  妻子离去这半年,丁乙活在崩溃边缘。“夫妻两口子,正常情况下,是要携手走完一辈子的。我俩身体都还不错,没有什么大的病痛,后面几十年,还要相依为命。她突然离去,这打击太大了。我现在完全是为了责任而活着。”

嫌犯案发前欠下十余万赌债

  “凶手真的太过分,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丁乙说,妻子身材瘦小、柔弱,为人善良、温和,不会因琐事与人争吵。她独自在家,也缺乏反抗能力。即便有争执,对方也犯不着如此凶残杀人。

  据悉,嫌犯杨召朋目前已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犯抢劫罪公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

  丁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向相关部门了解到,1992年出生的杨召朋经济状况较差。案发前,他因为赌博欠了十多万外债。另外,杨因为没给够礼金,在老家跟妻子只办了酒席,没有正式登记。

  在丁乙看来,一般的抢劫犯罪,作案者主要是图财,只有在抢不到或遇到阻挠时,才会有杀人的情节和意图。但他妻子羸弱,被打倒后近乎昏迷,还有被堵口鼻窒息的情况,已基本没有反抗能力,可凶手仍是下了“死手”。

  据起诉书指控,杨召朋用毯子闷堵韩玲的口鼻,并持刀刺切其头颈部数下(被害人尸检报告显示刀伤达十余处),致韩玲机械性窘息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而后,杨召朋抢走韩玲用的一部苹果手机。

  对于此案,为何定抢劫罪而非故意杀人罪?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北京市地平线律师事务所王亚男律师解释,因为根据现有证据,如杨召朋供述,他是为了劫财而去杀人,其主观故意是抢劫。现有证据难以体现其是为故意杀人而入室作案的。

  对于两个罪名量刑有何区别?王亚男律师说,一般人会觉得,故意杀人罪比抢劫罪量刑更重,但相关司法解释也有明确规定,为劫取财物而预谋故意杀人,或者在劫取财物过程中为制服被害人反抗、拒绝抓捕而杀害被害人,且被告人没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的情节,也是可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另外,嫌疑人是强行入室抢劫,本身就具有法定加重处罚情节,况且其用毯子闷堵被害人口鼻,并持刀刺切头颈部要害部位,灭口意图非常强烈,属于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危害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

网站地图